肯尼斯·裴(Kenneth Bae)表示,在被监禁的前四周里,朝鲜官员每日审问他达15小时之久,并且不耐烦地咆哮,直到他写出令人满意的自白书为止。不过他之后便获准阅读圣经与祷告。

这些朝鲜官员告诉裴,美国没有人在乎到愿意为他的自由出面协商,他几乎注定要在朝鲜刑罚体系内服完整整15年的劳改役期,这期间裴在一处大豆农场做苦工,身体减重超过30磅(约合13公斤)。不过他们允许裴看美国亲友发来的数百封电邮。

作为让他离开的条件之一,朝鲜政府还要求裴支付约30万美元的住院费用,不过在他所经历磨难的最后阶段,他们看来是放弃了这个要求。裴的这段痛苦遭遇在历时两年后,于2014年11月突然终止。裴表示他从未付过这笔医药费。

来自华盛顿州的传教士肯尼斯·裴现年47岁,育有三个孩子。他是被朝鲜关押时间最长的美国公民。在本周二面市的《不曾遗忘》(Not Forgotten)一书中,他揭露了这些未为人知的被囚细节。

广告

他是和另一名美国人马修·托德·米勒(Matthew Todd Miller)一同获释的,朝鲜当局称这是领袖金正恩(Kim Jong-un)的宽宏之举。和他们一同飞回美国的还有奥巴马政府的国家情报总监小詹姆斯·R·克拉珀(James R. Clapper Jr.),他此前造访平壤,以确保两人能够获释。

裴的书按时间顺序记载了自己的经历,采用了宗教故事的形式,其间穿插经文以强调“希望对抗绝望”的主题及他的信念:在一个分享此类信念会被视为颠覆的地方,是基督教的上帝在庇佑着他。然而本书还是一个求生故事,揭示了一段朝鲜囚禁美国国民的历史。

近年来有十多名美国人在朝鲜被捕。目前尚有两人在押,其他人大多是在美国高级官员出面干预后获释。来自俄亥俄州的大学生奥托·弗雷德里克·瓦姆比尔(Otto F. Warmbier)在3月因企图盗取一面政治标语而被处15年劳役。弗吉尼亚州商人金东哲(Kim Dong-chul)在周五被判10年劳役,罪名是从事间谍活动及其他违法活动。

在本书发表前的一次采访中,裴说在2012年11月被囚的第三个晚上,他意识到自己需要开始写日记。“我感到有一个故事要讲,所以就决定,也许可以把它写下来,”他说。

作为韩国裔归化美国人的裴在朝鲜城市罗先被捕,当时他带队从中国入境,在朝鲜进行一次得到官方许可的旅行,两年前他在中国创办了一家专营朝鲜旅游的旅行社。

他创办旅行社的一个潜在动机是传教,而这在朝鲜是非法的。在检查一个电脑硬盘中的文件时,朝鲜当局发现了他的真正目的,据裴本人说,硬盘是他无意中放在行李里的。

他说被囚禁的第一个月是最艰难的,他要竭力解释为什么他会有这些材料。

广告

“我感觉就像一只昆虫,被缠在蜘蛛网里,”他说。“越是挣扎就越糟糕,看不到出路。”

裴说对他的审讯“每天早上8点开始,直到夜里10点、11点,持续了四周。强度非常大。”

在写出了一份审讯人员满意的自白书后,裴的待遇有所改善,他在其中自称是一个密谋推翻政府的恐怖分子。裴说自己案件的首席检察官称其为“朝鲜战争60年来被捕的最危险的美国罪犯”。

他的牢房条件简陋,但是裴说比起朝鲜囚犯来说还是好得多。他所在的劳改营显然是面向外国人的,不过他始终没有见到别的囚犯。

“那里不是万豪酒店(Marriott),”他在一次采访中说。“连‘6号汽车旅馆’(Motel 6)都谈不上。”

他在被囚期间三次入院,所涉疾患包括糖尿病、心脏增大和背部疼痛。他说朝鲜官方说他所住的医院每晚费用为600欧元,他算下来大约是30万美元。“我对他们说,‘我是个传教士;我没那么多钱,’”他说。

他在狱中受到严酷的对待,但裴说这段时间也让他看到,朝鲜当局对外国人怀有一种较温和的敬意,他们是在意自己在海外的形象的。

广告

裴说他从未受到殴打。他们允许他和家人联络——他的母亲甚至获准去医院看他。他至今携带着那本在关押期间使用的圣经。

“最意外的是肯尼斯·裴可以看到家人发来的消息,”曾前往朝鲜磋商释放美国人事宜的前外交官比尔·理查德森(Bill Richardson)说,他为裴的书撰写了前言。尽管如此,理查德森还是在一次电话采访中说,“肯尼斯受到了最残酷的磨难。”

裴在书中写道,当他意识到自己即将获释时,一个反复预言他永远也出不去的检察官说,他那样做是出于好意。裴曾给他取了个外号叫“失望先生”。

“我不想让你产生期待,到头来空欢喜一场,”裴引用他的话说。

裴还在书中说,他知道前篮球运动员、金正恩的朋友丹尼斯·罗德曼(Dennis Rodman)曾在2014年1月来到朝鲜,但是直到后来才得知,罗德曼在接受CNN采访时非但没有呼吁释放他,反而贬损了他。这番令裴在美亲属怒不可遏的言论,间接扩大了此事的曝光度。

“我感谢丹尼斯·罗德曼,因为他对我的获释起到了催化作用,”裴在周一接受CNN采访时说。“他让人们开始关注我的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