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金兰湾——越南战争的幽灵终于在金兰湾战略港口消失了。逾40年前,美国军队离开了这座庞大的基地。它曾经供海军陆战队登陆、B-52装载轰炸的弹药、受伤的美军士兵获得救治。
现在,一些越南人说,他们希望美国军队回来。
“最近Facebook上有一个问题:你希望从奥巴马总统来访中获得什么?”63岁的武文道(Vo Van Tao)说。“有些人说希望民主。我说我想美国人回到金兰湾来。很多人同意我的看法。”武文道年轻时曾是北越步兵,参加过抗击美国的战斗。
奥巴马定于周日抵达越南。这是自战争结束以来,美国总统第三次访问该国。预计他将回答的一个重大问题是,华盛顿是否会解除部分武器禁运,允许越南从美国购买致命武器。越共政府长期以来一直希望解除禁令,而把金兰湾开放给美国人可能是回报的一部分。
广告
对于白宫来说,解除禁运的决定取决于一个争论:是促使越南改善其恶劣的人权状况,还是让越南能更好地保护自己,抵挡中国在南海对其构成的日益严重的威胁
多年来,华盛顿把禁令的解除和越南人权状况的改善挂钩,敦促越南提供更多的言论自由,释放政治犯。但知情的美国官员透露,随着与中国在南海的冲突升级,奥巴马政府的态度开始倾向于解禁。
越发强大的中国给越南政府带来很大压力。越南知道自己无法独力对抗北京,目前正在小心翼翼地密切与美国的联系。
尽管在意识形态上,中国和越南同属共产主义国家,但在七八十年代,两国曾为南海的岛屿开过战。两年前,中国将一座石油钻井平台移到靠近帕拉塞尔群岛(Paracel Islands,中国称西沙群岛——译注)的一处争议海域——两国都声称自己对那里拥有主权——结果导致了海上冲突,越南一些城市发生了反华骚乱
后来,中国在南海填海造岛,并在上面修建军事机场,距离越南海岸仅300英里。
越南的需求符合美国的策略。美国一直在鼓励东南亚的沿海国家更好地保护自己,部分是为了避免美国被拖入与中国直接发生海上冲突的局面。
广告
越南在金兰湾修建了一座新的国际港口,而向美国开放金兰湾的可能性,为解除禁运提供了另一个诱惑。
美国存在在那里之后,美军就可以在南海西部边缘使用这座港口,和东部边缘的菲律宾美军基地遥相呼应。
“如果美国可以频繁出入金兰湾,对保持它与中国的力量平衡是非常有利的,”檀香山亚太安全研究中心(Asia-Pacific Center for Security Studies)的越南问题专家亚历山大·L·吴翁(Alexander L. Vuving)说。“假使南海现在发生什么事,美国要花一些时间才能抵达。中国则可以更快到达。”
2013年拍摄的金兰湾海军基地卫星图片。
2013年拍摄的金兰湾海军基地卫星图片。 DigitalGlobe, via Getty Images
越南一直避免结盟,也禁止他国在其本土建军事基地。他们清楚地表明,不会授予美国单独使用越南该处设施的权利,但会允许美国与其他国家共享。今年,新加坡和日本的船只率先使用了这一设施。
最近访问越南期间,美国副国务卿安东尼·J·布林肯(Antony J. Blinken)向河内保证,华盛顿没有在这里设军事基地的意图。
专家表示,取消禁运将有助于华盛顿在越南军方的保守派中获得更多信任。后者担心奥巴马政府将两国关系的改善视作让越南走向多党民主的一种途径。
广告
“要克服来自越南军方的阻力,美国必须通过解除武器禁运来表明善意,”武温说。这样做会为更密切的军事合作“打开方便之门”,他说,而接下来很有可能就可以重返金兰湾。
美国国防部长阿什顿·B·卡特(Ashton B. Carter)上个月在参议院听证会上表示,他支持解除禁运。
但对越南而言,位于方程式另一端的人权状况仍然是个大问题。它被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称为世界上严酷的高压政权之一。
上周,负责民主、人权和劳工事务的助理国务卿汤姆·马利诺夫斯基(Tom Malinowski)在河内会见了人权领袖和政府官员,目的是在奥巴马出访前对越南的人权状况做最后的评估。美国国务院称,他曾敦促河内方面“无条件释放政治犯”,并在其他方面改善人权状况。
越南的活动人士称,该国依然有超过100名政治犯,其中包括一些博客作者和律师,他们唯一的罪行就是批评过政府。
一位了解此行内情的美国官员称,越南人已经释放了积极的信号。上个月,布林肯在一次讲话中表扬越南政府在人权方面取得了“某些进展”,尤其是于去年首次允许成立独立的工会。
广告
出人意料的是,越南一位著名的持不同政见者竟然站出来支持解除武器禁运,并告诉马利诺夫斯基不该把这一问题和释放政治犯挂钩。
“如果奥巴马全面解除禁运,对越南和越美关系而言都会是件大好事,”河内公民社会论坛(Civil Society Forum)的创始人阮光亚(Nguyen Quang A)表示。“共产党说美国需要尊重我们的正当性,不要找麻烦。在我们看来这是消极的一面。但积极的一面是它正开创与美国关系的新纪元。”
解除禁运预计不会给美国国防供应商带来大笔意外之财。
澳大利亚堪培拉市专门研究越南事务的国防分析师卡尔·泰尔(Carl Thayer) 说,自从华盛顿在2014年部分解除禁运,允许越南采购海上防御用非致命装备以来,该国尚未采购任何美国装备,甚至没为海洋警察司令部(Coast Guard)采购美国产海岸雷达系统。
此外,越南长期以来的的武器供应商一直是俄罗斯,如果它放弃俄罗斯产重型装备,转而采购美国装备,会造成开支的增加。
但越南想要实现采购来源多样化,降低对俄罗斯武器的依赖。它正让印度帮忙培训在俄罗斯产潜艇上作业的人员,并寻求从以色列购买一些武器。
广告
上周,越南官员在河内的一个研讨会上会见了波音(Boeing)、洛克希德·马丁公司(Lockheed Martin)等美国军火商,讨论越南军方的需求。
参会者之一、菲律宾通讯装备供应商EDI-USA国际市场拓展负责人克里斯托弗·W·斯费杜(Christopher W. Sfedu)说,通讯软件似乎在越南军方的采购清单上居于前列。
俄罗斯人在金兰湾仍旧享有特权,可以让空中加油机从该基地起飞,为在关岛上空执行任务的侦察机补充燃料。
金兰湾深入内陆20英里,东侧和南侧都有在南海上若隐若现的山峦作为天然屏障,是东南亚地区最大的避风港,而且水位较深,具有极为重要的战略意义。
对于美国人的归来,当地居民武文道已经等不及了。
“中国人在斯普拉特利群岛上修建的飞机跑道,让越南人十分愤怒,”他指的是南海的争议岛屿。“我们估计他们只需要一个小时就可以过来轰炸西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