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首尔——据一位叛逃的高级外交官所著新书称,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对朝鲜上层的血腥清洗以及处决他的姑父,部分原因在于他对母亲的感情。他母亲的背景是朝鲜严防死守的秘密。

作者太永浩(Thae Yong-ho)在书中描述,金正恩的母亲高容姬(Ko Young-hee)在日本出生——这在朝鲜的统治上层来看来是一个严重的缺点。她与金正恩父亲的结合从未得到他的祖父、朝鲜国父金日成的认可。

太永浩写道,至于2013年被处决的姑父张成泽(Jang Song-thaek),金正恩似乎从小就觉得是他令高容姬无法亲近自己的祖父。

这本书名为《三楼书记室的暗号》(Cryptography From the Third-Flood Secretariat),长达542页,详细记述了太永浩在2016年逃往韩国之前身为朝鲜外交官的生活,他是这些年来脱北者中身份最高的人之一。对于从1940年代末建国以后便一直统治着朝鲜的神秘金氏家族,他做了毫不留情的批评。

上周,朝鲜暂停了与韩国的边界谈判,称太永浩本月在首尔宣传新书时所做的访谈和演讲是其原因之一。朝鲜官方媒体称太永浩是“人渣”,并称他是在“污蔑朝鲜最高领袖的尊严”。

2011年,一位据信是金正哲的人(中左)在新加坡埃里克·克莱普顿的音乐会上。
2011年,一位据信是金正哲的人(中左)在新加坡埃里克·克莱普顿的音乐会上。 Korean Broadcasting System, via Reuters

本书为一窥金正恩之兄金正哲(Kim Jong chol)的生活提供了难得的机会。他比金正恩年长三岁,但父亲在选择接班人时,选择了弟弟而非哥哥。一位曾在金氏家族内担任寿司厨师的日本人表示,他有一次听到他们的父亲说,哥哥过于柔弱,无法领导这个高度军事化的国家。

广告

现年34岁的金正恩是前任领袖金正日的三个儿子中最小的一个。父亲在2011年去世后,年轻的金正恩通过一系列的有效清洗接管并巩固了权力。

两兄弟还有个同父异母的哥哥金正男(Kim Jong-nam),他一度被认为是父亲的最爱。金正男一直流亡国外,直到去年2月在马来西亚吉隆坡遇刺身亡。年轻的金正恩被指为排除自身统治的潜在威胁而授意这场谋杀。

相反,据太永浩的书称,金正哲得到了弟弟全方位的保护,享受着只有家人才有的福利。人们对与金正哲有关的事所知甚少,只知道他和金正恩少年时都曾在瑞士留学,以及他是一名狂热的吉他手。

在2015年的一系列加密电子邮件中,时任朝鲜驻伦敦大使馆第二号外交官的太永浩接到了特别指示,要求负责一位来自朝鲜的特别来客:金正哲。他来此是想参加一场埃里克·克莱普顿(Eric Clapton)的音乐会。

太永浩称,金正恩的这位兄长非常喜欢克莱普顿,以至于朝鲜政府曾在一份合同中提供100万欧元定金(约合117万美元),邀请克莱普顿赴平壤演出。但是这位音乐家拒绝了,定金也被退了回去。

该书称,为了伦敦的那场音乐会,太永浩受命购买六张演出票,并在该市最好的一家酒店定两个套房,在顶级餐厅里预订位置。金正哲乘坐头等舱经莫斯科深夜飞抵伦敦后,命令太永浩直接带他去牛津街的HMV唱片店,他拼命敲门,要求商店为他开门。

“来伦敦的飞机上,我心里只有一件事:去这个唱片店,”太永浩称金正哲曾这样说。

广告

金正恩的哥哥最终被说服,等第二天商店开门时再来。不过太永浩称,他和手下的麻烦才刚刚开始。金正哲坚持要求,无论何时何地,他想抽烟就要抽烟。尽管他们费尽心机找了很多一流餐厅,但他也喜欢在麦当劳用餐。

伦敦的丹麦街上有很多吉他店。太永浩写道,在那里,“他非常高兴,就像拥有了全世界”。在一家店里,金正哲拿起一把吉他,随手弹了几段,打动了店老板,他们即兴表演了一场二重奏。

该书写道,在克莱普顿的音乐会上,金正哲购买了T恤和唱片等纪念品。演出中,他完全被音乐迷住了,他站起来,疯狂地鼓掌,还举起拳头。

2011年,在平壤金正日的葬礼上,金正恩(中左)和身后他的姑父张成泽。
2011年,在平壤金正日的葬礼上,金正恩(中左)和身后他的姑父张成泽。 Associated Press

回到酒店,在这位依然兴奋的客人的建议下,两人以及在场的其他朝鲜外交官喝光了客房小酒吧里所有的酒。

不过太永浩写道,在与金正哲相处的61个小时里,他发现,金正哲完全被排除在金正恩的权力机构之外。金氏家族的其他成员通常被称为“指挥官同志”,金正哲没有这样的头衔。

太永浩写道,金正哲曾在车里唱起美国歌曲《我的路》(My Way),唱的时候,眼神有点迷离。“他只是一个迷恋音乐和吉他的人。”

广告

太永浩在书中写道,1990年代朝鲜的毁灭性饥荒加深了自己对金氏家族的幻灭感。

太永浩在丹麦任职期间,朝鲜代表来到该国,为一家专向金氏家族提供奶制品和牛肉的特供农场采购奶牛。在许多朝鲜人快被饿死之际,另一名代表来这里,为朝鲜上层购买丹麦啤酒。朝鲜驻欧洲的外交官们一边为朝鲜人民游说人道主义援助,一边通过走私香烟来达到收支平衡。

太永浩回忆称,丹麦政府对他和大使说,丹麦将通过世界粮食计划署(World Food Program)提供100万美元的粮食援助。

“那位丹麦部长看着我们眼中的泪水,说不出话来,”太永浩写道。“但我们想像着,祖国的人民有食物吃会很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