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点击此处订阅NYT简报,我们将在每个工作日发送最新内容至您的邮箱。)
曼谷——他们聚集在泰国民主纪念碑前。他们在身着加冕服的国王巨像下举起手来表示反抗。
周日,至少一万名抗议者聚集在曼谷,其中许多人是首次参加政治集会,他们要求在这个军队坦克往往比投票箱更能塑造政治的国家进行变革。 
抗议持续了近八小时,市中心一条宽阔的大道上挤满了黑衣人,这是泰国自2014年政变——过去90年来泰国十几次成功的政变之一——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集会。
广告
由于新冠病毒而实行的紧急状态,这场示威严格说来不合法,每个参与者可能仅仅因为出现而被捕。然而,警察却袖手旁观,有的在奔驰展厅后面闲逛。
泰国日益壮大的抗议运动始于上个月的学潮,随后获得了更广泛的支持。
上个月在曼谷的一场抗议活动中,学生们模仿《饥饿游戏》系列电影,举起三个手指敬礼,这已成为泰国反抗政府的象征。
上个月在曼谷的一场抗议活动中,学生们模仿《饥饿游戏》系列电影,举起三个手指敬礼,这已成为泰国反抗政府的象征。 Adam Dea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虽然泰国躲过了这场大流行的冲击,但经济却受到重创,数百万人失去工作。由于策划上一次政变的退役将军巴育·占奥差(Prayuth Chan-ocha)仍以总理身份领导国家,泰国民众强烈呼吁建立新的政治秩序。
“我们的国家有很多政治分歧,但现在,无论我们的背景如何,很多人都团结起来,质疑这个政府的合法性。”民主活动人士纳塔·马哈塔纳(Nuttaa Mahattana)说。“看看谁在这里,有很多不同类型的人。”
抗议活动的领导者要求制定一部新宪法,而不是一部像现行宪法那样由军队制定的宪章。他们要求解散议会。在军方和君主制的公开批评者失踪和遇害之际,他们呼吁保护人权。他们说,如果目的不能实现,他们将继续集会。
“我们不恨这个国家,但我们恨你,巴育·占奥差,”15岁的学生本杰玛彭·尼瓦斯(Benjamaporn Nivas)在舞台上和其他人一起唱道,她给一首儿歌的旋律加上了新的歌词。“我们不想要独裁。”
周日的抗议活动发生在民主纪念碑,它是为纪念1932年结束泰国君主专制的非暴力革命而建。泰国现在是君主立宪制国家,但一些抗议领导者指责王室违反了这种政府形式的条件。
周日,人们聚集在曼谷的民主纪念碑。
周日,人们聚集在曼谷的民主纪念碑。 Adam Dea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泰国国王玛哈·哇集拉隆功·博丁达德巴亚瓦兰恭(Maha Vajiralongkorn Bodindradebayavarangkun)在泰国待的时间很少,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都生活在欧洲。他巩固了财政和军事权力,将国库和有势力的军队置于自己控制之下。
上周,一些抗议者在集会上呼吁对王室权力进行限制,这是一个罕见的挑战,因为在这个国家,亵渎王室法会让批评王室者面临最高15年的监禁。此后,当局向该运动领导人施压,要求他们不要在演讲中提到君主制。
广告
但周日的集会一直持续到晚上,在有关劳动法、学生发型和男女同性恋及跨性别人士权利的演讲结束后,年轻的人权律师阿农·南帕(Arnon Nampa)走上讲台,无视不许提到君主制的要求。早些时候,一束激光将一个泰语话题标签投射到民主纪念碑的白面上,“我们为什么需要一个国王?”
他说,当局“要求我们停止梦想”,他指的是“看到君主制与泰国社会共存的最大梦想”——而非君主不受法律章程约束,凌驾于社会之上。
“我在这里宣布,”他还说,“我们将继续梦想。”
抗议领导人的要求包括制定新宪法、解散议会以及停止对军方和君主制批评者进行拘留、令其失踪。
抗议领导人的要求包括制定新宪法、解散议会以及停止对军方和君主制批评者进行拘留、令其失踪。 Adam Dea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示威活动在一张显示2019年国王加冕仪式的大照片下进行,在那场仪式上,国王正式得到一顶16磅重的金冠和一笔巨大的财富,使他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王族之一。
在一排排井然有序的抗议者上方,还有身穿军装的国王第四任妻子苏提达·哇集拉隆功·纳·阿尤提亚(Suthida Vajiralongkorn Na Ayudhya)的特大照片。作为一名前空乘,她被授予国王卫队的将军军衔。
周日,保皇派的反抗议者也举行了集会,但人数不多。
广告
甚至在抗议开始之前,泰国安全机构就已经开始骚扰那些可能想要发表意见的人。上周,阿农因煽动罪被捕。他和另一名活动人士还面临亵渎王室的指控。
邦萨·普什图库(Pongsak Phusitsakul)是一名反对派政治人士,他的政党在去年还没能参加选举就被解散了,他说周日清晨他的狗叫了起来,原来是六名便衣警察在集会开始前来到他家恐吓他。
“我已经习惯了,”他说。“但我担心年轻人,担心他们将要面对的,担心他们的父母和家人不得不面对的。”
周日,警察在抗议地点附近巡逻。
周日,警察在抗议地点附近巡逻。 Adam Dea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此前泰国的抗议活动遭到武力镇压,数十人在曼谷市中心被杀,其中包括学生。
周日,尽管许多抗议者在在Instagram和Facebook上发布了自拍照——至少在网速没有慢下来的时候——但很少有第一次参加抗议的人愿意说出自己的名字。
一名17岁的高中生在集会现场举着一个手工制作的小牌子,上面写着“独裁必亡!民主万岁!”她很乐意摆拍照片,但不愿说出自己的身份。
广告
她告诉父母自己要去看电影。她说,不知怎么的,她最终还是前来参加抗议活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