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一份新报告称,美国应组织伙伴国家展开一场外交运动,抵制中国采取越来越强迫性的手段将台湾排除在联合国机构和其他国际组织之外的做法。
这份来自美国的德国马歇尔基金会的报告建议,美国官员要对中国在联合国高层的普遍影响力主动出击,抵制它“日益强制性和破坏性的影响,及其在联合国系统各部门推动本国议程、将其合法化的努力”。
报告作者写道,除其他做法外,美国还应该对中国官员在联合国机构中担任高级职位的任命和选举“持续游说进行反对”。《纽约时报》在报告于周四公布之前看到了定稿。
这份评估出台之际,由于俄罗斯总统普京入侵乌克兰,华盛顿和台北对中共可能会对台湾及其2300万人民采取行动的担忧日益增长。
广告
今年2月4日,也就是入侵的两周前,普京在北京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见面,他们宣布“两国友好没有止境”。双方发表了一份涉及广泛地缘政治问题的5000字联合声明,俄罗斯在其中重申了对北京“一个中国”原则的支持,该原则声称自治、民主的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
美国和台湾的官员一直在试图判断,普京对乌克兰发动战争对中共将台湾置于其统治之下的长期目标有何影响。可能在习近平看来,普京入侵乌克兰与他为夺取台湾可能采取的军事行动是非常相似的。与此同时,美国及其欧亚盟友对俄罗斯实施的严厉经济制裁,以及乌克兰人对俄罗斯军队的激烈抵抗,可能会起到威慑作用。
总统拜登上周五与习近平视频通话时讨论了台湾问题。这是中美关系中最敏感、最棘手的问题。美国向台湾提供防御性武器,并保持“战略模糊”,意思是不明确表示,如果中国试图入侵台湾,美国是否会派武装部队保卫台湾。虽然美国不承认台湾是一个独立国家,但也不对台湾相对于中国的主权地位表明立场。
中国坚称台湾是其领土的一部分,不能作为一个主权国家存在。只有14个主权国家承认台湾的完整外交地位,其中13个是联合国成员国。随着中国不断敦促各国放弃承认台湾,转向与北京建立正式外交关系,承认台湾的国家近年来一直在减少。去年12月,尼加拉瓜不再承认台湾,转向承认中国,巴拿马、多米尼加共和国、萨尔瓦多和所罗门群岛也在2017年至2019年间采取了同样的做法。
去年8月,立陶宛允许台湾在首都维尔纽斯开设代表处,导致中国召回驻立陶宛大使,切断了与它的贸易关系
来自倡导民主研究机构德国马歇尔基金会的这份报告列举了中国在联合国各机构和相关团体中进行强迫外交的类似例子。(这份报告的作者庄宛桦[Jessica Drun]和葛来仪[Bonnie Glaser]都是台湾问题专家,她们说,研究得到了台湾政府的资助,但报告中的观点是她们自己的。此外,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负责中国与台湾事务的高级主管劳拉·罗森伯格曾在德国马歇尔基金会担任高级研究员。)
广告
在有些例子里,中国外交官努力确保台湾不能参加这些机构的活动。在其他例子里,中国官员迫使联合国人员保证在文件中将台湾写成“中国的一个省”。美国的政策是促进台湾参与国际组织和国际活动。
联合国发言人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国务院一名官员说,美国官员一直强调,台湾“有意义地参与”联合国和相关团体的活动,尤其是与公共健康和安全有关的活动有着积极意义。该官员在一份声明中说,“考虑到我们所面临的挑战具有跨国性质,这样做符合联合国所有成员国的最佳利益。”美国官员经常与联合国领导人就这个问题进行私下对话。
为了改变人们对联合国1971年通过的第2758号决议的理解,中国进行了一场运动,该国在联合国框架内的努力是其中的一部分。该决议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中国在联合国的唯一合法代表,意思是它将取代中华民国在联合国的席位。虽然决议在台湾的主权地位问题上没有任何表示,但多年来中国一直在努力改变人们对决议文字的理解,让他们认为决议文本中有台湾是中国一部分的说法,庄宛桦和葛来仪写道。
中国“利用联合国第2758号决议和与其他成员国建立正常双边关系的协议,错误地声称‘一个中国’原则是被普遍接受的准则”,她们写道,中国的部分做法是“通过对政府施加经济压力”使其观点获得支持。
这些努力让中国更容易提出理由称,台湾应该被排除在国际组织之外。
“他们有很多理由在联合国领导层的头脑中巩固他们所说的‘一个中国’原则,”哥伦比亚大学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临时院长、前国务院官员柯庆生(Thomas Christensen)说。
在疫情暴发之初,中国曾阻止台湾以观察员身份出席世卫组织有关新冠病毒的会议。
在疫情暴发之初,中国曾阻止台湾以观察员身份出席世卫组织有关新冠病毒的会议。 Fabrice Coffrini/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中国也向私营企业和非政府组织施压。万豪、达美航空、澳航、Zara和美敦力都在最近几年改变了它们网站上的文字,因为中国官员曾指责它们将台湾列为国家。去年,在科罗拉多州一所高中的学生获许访问联合国一个组织之前,中国驻联合国官员迫使该校更改了其网站上的文字,在有关台湾的文字中加上“中国省份”字样。
德国马歇尔基金会的报告专门提到中国与世界卫生组织达成的一项协议,称其为将台湾排除在国际组织之外的一个极糟例子。作者写道,在新冠病毒大流行的最初几个月,禁止台湾参加世界卫生大会尤其有害,因为台湾当时已积累了新冠病毒疾病的信息,但无法与世界卫生组织分享。2020年5月,时任国务卿的迈克·庞皮欧和其他美国官员曾带领盟友,试图让台湾以观察员身份出席世界卫生大会,但未能成功。
广告
中国也在去年成功地阻止了一次类似努力
“北京正在为一场吞并台湾的战争做准备,中国政府坚持这种文字上的变化是为了免除北京在《联合国宪章》下的承诺,防止国际制裁和谴责,”曾在特朗普政府任副国家安全顾问的博明(Matt Pottinger)说,他现在是捍卫民主基金会的中国项目主席。“这不会得逞,因为世界不会容忍北京屠杀和平的邻居,无论台湾被视为一个主权国家还是‘一个中国’的一部分。”
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发言人刘鹏宇说,“台湾地区”参与国际组织、包括世界卫生组织的活动,“必须遵守‘一个中国’原则”。
中国的努力已让台湾人对大陆的不满情绪日益加剧。许多岛上居民认为,他们只是台湾人,不是中国人,持这种看法的居民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
台湾在国际社会的代表性问题一直是台湾两个主要政党(执政的民进党和反对党国民党,民进党试图强化台湾人的身份认同)罕见的两党共识的来源。
台湾一直在推动有意义地参与联合国事务。但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中国已基本上完全排除了这种可能性。
广告
“阻止台湾在世界舞台上的可见度是中国议程上非常重要的事情,”国民党前官员、台湾大陆委员会主任委员苏起说。
“就连国民党也对此不满,”他补充说。“我们渴望尊严。”
但中国在联合国和相关机构的影响力正在增长。
“由于中国在联合国的强大利益,这些机构很难让台湾加入进来,”国立台湾师范大学国际政治副教授关弘昌说。“它们不想与中国产生任何争端或冲突,所以它们最好不要关心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