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在安倍晋三被暗杀的前一天,山上彻也发出一封信,称统一教会毁了他的生活,“导致我的家庭崩溃、破产。”
山上彻也的母亲已入教超过20年,不顾家人的反对捐出巨额捐款。他写信给一位报道该教的博主说:“那个时期的经历,就算说是持续扭曲了我的一生也不为过。”日本警方已确认山上为寄信人。
次日,安倍在奈良市进行助选活动时被一支自制枪支近距离击中身亡
警方指控山上犯有谋杀罪,称他对“某个团体”感到愤怒,并决定以日本前首相安倍为目标。当局没有透露该组织的名字,但统一教会的一位发言人表示,山上很可能指的是他们。目前尚不清楚山上为何将他的仇恨指向安倍。
7月8日的枪击事件后,教会的法律麻烦被推回到全国讨论中,尤其是与那些声称因大笔捐款而陷入贫困的家庭的纠纷。这些捐款是教会在日本数十亿美元收入的一部分,教会在全球政治和商业领域的抱负很大程度上靠这些资金的支持。
安倍遇刺案的嫌疑人山上彻也指责统一教会“导致我的家庭崩溃、破产”。
安倍遇刺案的嫌疑人山上彻也指责统一教会“导致我的家庭崩溃、破产”。 Kyodo/Via Reuters
在2016年的一项判决中,东京民事法院判给一名教徒的前夫逾27万美元赔偿金,此前该教徒将前夫的遗产、工资和退休基金捐赠给该组织,以让他和他的祖先“免遭”诅咒。
在2020年的另一起民事案件中,法官下令教会和其他被告向一名女性支付赔偿金,此前该教教徒让她相信,她孩子的癌症是由家族的罪过引起的。在他们的建议下,她花费了数万美元购买教会的物品和服务,比如研究她的家族史和购买福佑。
广告
上周,教会官员表示,他们已于2009年与山上的家人达成协议,偿还她多年来捐赠的5000万日元(约合36万美元)。山上的叔叔在接受采访时说,她至少捐赠了1亿日元。
参与了部分案件的调解商议的律师渡边博说,许多家庭对教会的起诉在法庭仲裁协议下达成了和解。
现年28岁的嘉阳田惠利在一个信奉统一教会的家庭中长大。
她说,她的母亲将一笔遗产和出售房屋的收益捐赠给了教会。她说,一家人不得不挤进一间小小的东京公寓,公寓里摆放着昂贵的统一教会书籍和被认为可以带来好运的花瓶。
嘉阳田说,在中学时,她开始密切关注父母的财务状况,并说服他们存钱买车买房。她的母亲现在捐款不多。嘉阳田一方面谴责了安倍遇刺案,另一方面,她说她希望这会引起人们关注“许多被摧毁的家庭的案例”。
自民党东京总部为领导该党多年的安倍晋三默哀。
自民党东京总部为领导该党多年的安倍晋三默哀。 Kimimasa Mayama/EPA, via Shutterstock
日本统一教会发言人佐藤进表示,一些教会成员鼓励教徒过度捐赠,但大多数捐赠者的动机是信仰。
“如今似乎不可想象,但那些人相信上帝,”佐藤说,他担心教徒会成为安倍之死的替罪羊。
文鲜明牧师于1954年在韩国创立了统一教会。五年后,他在日本开设了第一家海外分会,日本分会迅速成为该教会最大的收入来源。
广告
安倍的外祖父、前首相岸信介曾出席由文鲜明创办的一个反共团体赞助的活动。几十年后的2021年,安倍在首尔由一家教会附属非营利组织赞助的会议上通过视频讲话,称赞教会“关注和强调家庭价值观”。
作为一名热忱的韩国民族主义者,文鲜明在日本接受教育,当时他的祖国正处于日本的殖民统治下。他的神学反映了他对日本的矛盾心理,在他的布道中,这个国家既是潜在的救世主,又是一种撒旦的力量。
在访问期间,文鲜明警告他的日本追随者,他们深陷罪恶之中,并告诫他们要为教会牺牲一切。
1973年,他对一群信徒说:“你们每个人都需要通过赔款来弥补你们祖先在历史上犯下的罪过,”并指示他们“流血、流汗、流泪”。
1982年,文鲜明牧师(右)与妻子韩鹤子(左)在纽约麦迪逊广场花园参加一场“统一教”的集体婚礼。
1982年,文鲜明牧师(右)与妻子韩鹤子(左)在纽约麦迪逊广场花园参加一场“统一教”的集体婚礼。 Bettmann/Getty Images
数十万人听从了他的号召。到80年代中期,数十亿美元的捐款从日本家庭流入教会的金库。文鲜明用这笔钱建立了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以及一个由非营利组织和媒体机构组成的网络,其中包括《华盛顿时报》,他利用这些网络施加政治影响力。
根据随后针对该教会的民事诉讼作出的法院判决,家庭被要求不断捐款,并支付高额费用以购买各种宗教服务和文鲜明教义的皮革装订本。
广告
与教会有关的企业有时会使用高压销售策略来筹集更多资金。民事诉讼的判决描述了追随者如何利用祖先诅咒的警告来销售从韩国进口的装饰花瓶等产品。教会决定其追随者的结婚对象,并将数千人——其中大部分是女性——送到国外成为教徒的配偶。
到1990年代初,文鲜明在日本的势力达到顶峰。1995年,宗教邪教奥姆真理教成员发动的沙林毒气袭击引发了人们对该国所谓新宗教的强烈反对。随着前教徒的公开揭露和越来越多的诉讼,人们对统一教会的怀疑变得更加强烈。
全国灵感商法对策律师联络会”几十年来一直反对该教会,在1980年代后期开始接受有关它的诉讼。最终该组织接到了超过3.4万宗案件,提出了超过9亿美元的赔偿主张。
随着批评越来越多,统一教会开始反击,称多年的负面关注导致其追随者受到迫害。在其中一桩诉讼中,一位名叫后藤彻的年轻人在对其父母和在东京的其他一些人提起的民事诉讼中表示,由于家人试图对他进行反洗脑,他被关在东京一处公寓超过12年之久。
2012年,东京的“统一教”成员哀悼文鲜明去世。近几十年间,该教会在日本的影响力急剧减弱。
2012年,东京的“统一教”成员哀悼文鲜明去世。近几十年间,该教会在日本的影响力急剧减弱。 Yoshikazu Tsuno/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2009年春,东京警方突袭了一家教会附属企业,该企业逼迫客户高价购买通常用于文件的传统印章。在那次逮捕行动中,五名雇员被罚款,两名高管被判缓刑。
由于担心日本政府会取缔其合法地位,该教会颁布了信众招募和捐赠的新规定。
广告
在那之后的多年时间里,该教会在日本的权力和影响力——连带外界对此的抱怨——都有所消退。但“即使是现在,山上彻也那样的家庭还是有很多,”经常就此议题发声的议员有田芳生表示。“日本社会就是看不到他们。”
但山上彻也对“统一教会”的关注从来没有停止。他在一个Twitter帐号上写道,母亲的行为“让兄长、妹妹还有我自己陷入地狱般的处境”。他在枪击安倍前发出的一封信中提到了该帐号。
在各种反韩的长篇大论、充满厌女情绪的对非自愿独身文化的思考以及对日本政治的评论背后,这个已被封停的帐号反映出山上彻也痛苦的童年,以及他对母亲效忠“统一教会”的汹涌愤怒。他将自己人生的失败归咎于母亲与教会的关系。
山上彻也出生在一个富裕的家庭,但父亲在他四岁那年自杀。十年后,他的祖父突然去世,导致无人能阻止“我的母亲不断给‘统一教会’送钱,”山上彻也在Twitter上写道。
她“把我们全家都拖下水,然后自我毁灭了”,他写道。
在枪击前寄出的信中,山上彻也表示,他多年来一直梦想报仇雪恨,但他坚信,袭击教会不能带来任何改变。
广告
安倍“不是我的敌人”,山上彻也写道,“他只不过是‘统一教会’最有权势的支持者之一。”
但他还说,“我已经没有余力去想安倍的死会带来怎样的政治意义或后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