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台北——中國軍艦本月演練了一次對台灣的封鎖,模擬了全球領導人和政策制定者們經常擔心的情景:不是戰爭,而是現代世界運轉所依賴的電子供應鏈陷入癱瘓。
雖然台灣最大的貿易夥伴(包括中國、美國、歐洲和日本)對這個自治島嶼的政治未來有不同看法,但它們有一個共同的慾望,那就是擴大自己在台灣尖端半導體產業中的份額。
眾議院議長佩洛西今年8月初的訪台開始,一個接一個的美國代表團前來拜會台灣晶片企業的高層。有很多他們希望得到的東西。近年來,台灣最大的晶片製造商台積電已承諾在美國和日本設廠。台灣晶片設計公司聯發科技最近與美國普渡大學合作開設了一個晶片設計中心。
這種考慮始於全球經濟一個基本的、令人不安的現實。台灣是世界上最先進晶片的最大生產地。這裡也正迅速成為世界上最危險的地緣政治引爆點之一。各國擔心的是,一旦發生衝突,企業將無法獲得用於製造手機和無人機、構建超級計算機和蜂窩網路,甚至製造新武器所需的微晶片。
廣告
太平洋兩岸的科技企業現在都嚴重依賴台積電生產的高性能晶片,它讓電玩遊戲中的畫面快速呈現,讓智慧型手機有智能,也可用於導彈制導和大量軍事數據的分析。這已使台積電對華盛頓和北京來說都成為了重要的戰略資產,雖然對大多數消費者來說,台積電的名字並不為人所知。
過去一個月的地緣政治戲劇性事件已讓台積電和台灣晶片供應鏈其餘部分的影響力顯而易見。佩洛西在訪台期間與台積電董事長劉德音和現年91歲、赫赫有名的公司創始人張忠謀見了面。另一個由美國參議院的麻薩諸塞州民主党參議員愛德華·馬基率領的代表團與台積電討論了投資和改善半導體供應鏈的問題。
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與台灣總統蔡英文本月在台北。
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與台灣總統蔡英文本月在台北。 Taiwan Presidential Office/Via Reuters
台灣總統蔡英文對一群來訪者說,她將台灣的科技實力視為一種手段,用來鞏固該島的民主制度支柱。蔡英文把經濟安全稱為國家安全的「支柱」,她說,台灣願意與夥伴合作,為她所謂的「民主晶片」建設可持續的供應鏈。
中國官方媒體對這些努力進行了抨擊,稱佩洛西與台積電高層見面只是「拍照作秀」。儘管如此,中國政府幾乎對台積電不置一詞,這顯示了台灣晶片對中國來說有多重要。
儘管蔡英文熱情接待了來自美國的代表團,但她和她尋求保護的半導體行業需要小心採取平衡之舉,兼顧各方利益。許多台灣企業——包括台積電——依靠中國市場賺錢,儘管它們支持蔡英文與北京的好鬥行為對抗。
雖然台灣半導體行業中的許多人在與中國發生衝突時會尋求美國的支持,但他們不願在美國建廠,認為那不現實,因為成本更高,而且缺乏配套產業。台積電的創始人張忠謀曾多次公開表明這一點。
台積電拒絕就其在地緣政治中的角色置評。該公司一直在美中利益之間的狹小空間裡尋找位置。它目前正在日本和亞利桑那州建設新的生產設施,同時也在擴大其位於中國東部城市南京的工廠產能。但關鍵是,台積電的絕大多數最先進的生產都放在台灣,而且繼續在這裡建設被稱為晶圓廠的尖端生產設施。
台積電製造世界上一些最尖端的晶片。
台積電製造世界上一些最尖端的晶片。 Costfoto/Future Publishing, via Getty Images
從某種角度來看,這種相互依賴的關係有助於維持和平。中國對台積電和其他台灣晶片公司的依賴讓中共不敢輕易入侵台灣。美國對同樣技術的依賴使其對台灣的軍事支持更具可信度。
一旦發生軍事衝突,台灣在全球晶片供應中的重要性也意味著,對各方乃至更廣泛全球數字基礎設施的損害將大為放大。台灣人把台積電稱為他們的「護島神山」不是沒有原因的。
廣告
中國新的好戰行為在本月早些時候達到了新高潮,它進行了為期一週的導彈試射和戰鬥機侵入,這種做法正在穩步讓台灣公眾失去對中國的好感。
「現在,他們正在極力向美國靠近,」國際治理創新中心研究半導體行業的高級研究員迪埃特爾·恩斯特在談到台灣領導人時說。「但從台灣的經濟和多數台灣企業的角度來看,他們需要保持與中國的聯繫,而且最好是盡可能緊密的聯繫。」
中國的軍演結束後,一些半導體行業的高層領導人已公開站出來反對中國。台灣第二大晶片製造商聯華電子的創始人曹興誠說,他將在軍演之後向台灣軍方捐贈新台幣30億元。一直被視為對中國友好的曹興誠在接受採訪時說,情況已發生了變化。
「他們不會帶來進步,只會帶來毀滅,」他在談到中共時說。曹興誠還公開批評了近年來台灣半導體行業的工程師為了高薪去中國公司工作的趨勢,稱他們是在「為中共服務」。
中國軍方在今年8月早些時候發布的導彈試射圖片,試射以台灣為目標。
中國軍方在今年8月早些時候發布的導彈試射圖片,試射以台灣為目標。 Eastern Theater Command, via Reuters
但在台灣微晶片行業,幾乎沒有人認為台灣能夠離開中國市場。電子器件供應鏈的大部分仍繼續經過中國。多年來,中國的半導體進口額超過了石油進口額。據中國官方媒體報導,2021年,中國進口了逾4300億美元的半導體,其中36%來自台灣。進口半導體的大部分用於為外國公司製造設備,然後出口到世界各地。
儘管中國努力在國內製造更多晶片——他們取得了一些成功,但最近也受到了行業高管因腐敗被捕的打擊,台灣晶片製造商一直在努力避免成為中國的「敵人」,台灣得到政府資助的工業技術研究院諮詢主任楊瑞臨說。
廣告
「台積電沒有誰說:『你是我的敵人』。我覺得台灣半導體產業,其實大家都還是知道我們是他們的朋友,就算是中國,」他說。
但台積電以及台灣已越來越多地與美國的政策保持一致。台積電的合作在川普政府打壓中國科技巨頭華為的努力中必不可少。台積電曾一直是華為的主要供應商,直到美國的新規定結束了這個關係。
根據美國國會最近通過的《2022年晶片與科學法案》,台積電也將得到美國晶片補貼,但要承諾不在中國擴大精密晶片的生產。台灣官員也樂於接受美國提出的Chip 4聯盟,該聯盟尋求將美國的晶片供應鏈與台灣、韓國和日本的晶片供應鏈聯合起來,把中國排除在外。
台積電正在日本熊本縣建設一個半導體工廠。
台積電正在日本熊本縣建設一個半導體工廠。 Kyodo News, via Getty Images
中國對台灣的依賴能給後者帶來多大保護,分析人士存在爭論。一些人認為,在戰爭決策中,對供應鏈的考慮無足輕重,因為戰爭會帶來難以估量的破壞,重塑地緣政治。
「你不得不擔心,在和平時期,這些相互依賴的關係在那些置身於這種關係的人眼裡,看起來非常重要,」曾在比爾·柯林頓總統任內擔任海軍部長的理查德·丹齊克說。「但當戰爭的勢頭開始發展時,它往往會淹沒這些東西。」
儘管如此,幾乎無人否認台灣在供應鏈中的核心地位,使這些考慮成為一個因素,也就是通常被稱為「硅盾」的概念。入侵台灣會意味著一種相互確保的毀滅形式,不一定是對世界的毀滅,而是對我們每天使用的許多現代電子產品的毀滅。
廣告
這確實會帶來一定程度的安全保障,台灣前立法委員許毓仁說,他現在是哈佛大學甘迺迪學院的訪問學者,主要研究科技政策。
「台積電處在暴風中心,」他說。「有時候,看似最危險的地方可能是最安全的地方。」
台灣海軍的軍艦,攝於本月早些時候。
台灣海軍的軍艦,攝於本月早些時候。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