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三个月前,日本最具影响力、任职时间最长的首相安倍晋三在参加竞选活动时,光天化日之下遭到枪杀,如今安倍之死仍在引发反响,尽管是以很少有人预计的方式。
暗杀引发的众怒情绪不是针对凶手,不是针对他在一个枪支管制严格的国家居然可以制造、使用枪支,也不是针对未能保护安倍晋三的安保人员,而是这位被害领导人长期执政的自民党及其下周为他举行国葬的计划。
现任首相岸田文雄正面临自去年秋天成为该党领袖以来最糟糕的支持率。随着数千名抗议者走上街头、签署请愿书反对国葬,公众的哀悼情绪似乎已经消退。他们抱怨葬礼浪费公款,是岸田及其内阁单方面强加给国家的。
安倍晋三遇刺事件还引发了一系列爆料,针对的是执政党政客与一个非主流的宗教团体之间令人不安的关系。被控谋杀安倍的男子山上彻也在枪击前曾写下对统一教会及其介入日本政治的愤怒。统一教会总部位于韩国,在日本非常活跃,并陷入法律纠纷。
山上彻也在日本奈良枪击事件后遭到指控。在一些人看来,他已经成为一种浪漫反派英雄,这些人觉得自己受到了无法控制的经济和社会力量的打击。
山上彻也在日本奈良枪击事件后遭到指控。在一些人看来,他已经成为一种浪漫反派英雄,这些人觉得自己受到了无法控制的经济和社会力量的打击。 The Asahi Shimbun via Getty Images
或许最大的转折是,山上的说法不但没有受到斥责,反而在日本公众中引发了极大的共鸣。数周来,日本媒体一反常态,一直在挖掘该教会在日本的运作情况,以及广大政客与这样一个被指控为了谋取经济利益而掠夺弱势群体(其中包括山上的母亲)的团体之间的关系。
随着数百名国际政要将于周二抵达东京参加国葬——这是55年来首次为日本首相举行的国葬,这场反弹也变成了针对安倍近八年执政的全民公投。虽然在全球舞台上大受赞赏,但安倍在自己国家却存在很大争议,那些反对其右倾政策的人现在对他的统治表达了大量不满。
广告
滋贺大学社会学副教授田村亚澄(音)表示,那些批评国葬的人认为,这将错误地抬高一位涉及许多有争议的决定丑闻的政治人物,包括人们指控他的政府不正当地为政治上的友方给予照顾,并且在新冠疫情初期处理不当。
“现在人们想‘为什么当时没有更多的人生气?’”她说。“这些问题本应拖垮他的政府,但事实上却没有。”
统一教会的东京分支。执政党称其379名议员中,有近一半承认与教会有联系。
统一教会的东京分支。执政党称其379名议员中,有近一半承认与教会有联系。 Yoshio Tsunoda/Aflo, via Reuters
虽然选民可能会继续以稳定的名义让安倍的政党执政,但他们反对在他死后大举悼念,借此表达对他生前所作所为的批评。
在上周一一场反对国葬的抗议活动中,数千人聚集在东京市中心的代代木公园,举着五颜六色的旗帜,它们代表着不同的运动:女性赋权、残疾人权利、拥护LGBTQ,以及反对核能或美国军事基地。
“我认为,我们大家像这样聚在一起,表达我们的感受是很重要的事情,”42岁的佐藤树平(音)冒着雨站出来说道。“安倍的所作所为,他所代表的,还有他给每一个人造成的伤害——是不对的。”
安倍在国际上赢得赞誉,包括在早期成功启动日本停滞不前的经济、接待首次访问广岛的美国总统奥巴马,以及娴熟应对善变的总统特朗普。他还帮助维持了一项被视为对抗中国堡垒的全面多国贸易协定,即使是在特朗普让美国退出了该协议之后也是如此。
在国内,他的名声就没有那么好了。在推动重新解释日本和平宪法并授权与盟军一起执行海外作战任务的立法时,他因对新闻媒体进行强硬压制、无视公众和反对党的大规模抗议而受到批评。女性对他未能兑现彻底改变几个世纪来父权统治地位的承诺也表示失望。
安倍晋三在2019年自民党年会上。该党与统一教会之间关系的曝光尤其具有破坏性。
安倍晋三在2019年自民党年会上。该党与统一教会之间关系的曝光尤其具有破坏性。 Tomohiro Ohsumi/Getty Images
最大在野党立宪民主党的干事长冈田克也在上周的新闻发布会上说:“最令人遗憾的是,即使日本一半以上的选民反对,一名政治人物的国葬仍将举行。”一些媒体民意调查显示,超过60%的公众反对国葬。
更有破坏性的是,关于统一教会和自民党之间的广泛联系不断曝光——山上说统一教会从他母亲那里骗走近100万美元。
广告
到目前为止,自民党宣布,在379名自民党议员中,有近一半承认与统一教会有联系,包括向统一教会所属团体发送祝电、出席统一教会会议等。
“刺杀事件直接暴光了统一教会和自民党之间合作的黑暗领域,”神田外语大学研究日本政治的教授杰弗里·霍尔说。
密切追踪公众对安倍之死反应的记者河崎环说,随着统一教会的行为曝光,山上在一些人眼里已经成为了浪漫反派英雄,这些人觉得自己受到了无法控制的经济和社会力量的打击。
7月,在东京运送安倍晋三遗体的灵车。安倍之死现在仍在引发反响。
7月,在东京运送安倍晋三遗体的灵车。安倍之死现在仍在引发反响。 Issei Kato/Reuters
河崎说,在过去几十年里,增长停滞和不平等扩大——部分是由安倍晋三的经济政策造成的——造就了“强烈感觉自己是受害者”的一代。
在网上,一群被河崎称为“山上女孩”的女性盛赞山上的长相,还说她们喜欢他在Twitter上表现出的书卷气。据山上的叔叔说,祝福者向关押他的地方寄去了大量爱心包裹,他迫不得已只得将它们拿回家。
甚至还有一部同情山上的传记片上映。电影导演、前激进左翼分子足立正生说,他计划在安倍晋三葬礼当天,在几家艺术影院放映这部电影,明年初在全国发行完整版。
广告
对统一教会的关注也落在了日本执政党与另一个宗教支持的政治团体的长期合作上。
公明党最初是由佛教组织创价学会组建的,自1999年以来一直是自民党的执政联盟伙伴。创价学会的成员为公明党候选人助选,并为自民党输送了大批坚定选票,支持他们执政。
“当然,暴力事件令一切都暴露出来,”北卡罗莱纳州立大学研究日本问题的哲学和宗教副教授列维·麦克劳克林说。“几十年来,创价学会一直受到这样的批评。”
在上周一的国葬抗议活动中,东京代代木公园的数千人高举旗帜,代表着包括女性赋权和反对核能在内的一系列运动。
在上周一的国葬抗议活动中,东京代代木公园的数千人高举旗帜,代表着包括女性赋权和反对核能在内的一系列运动。 Noriko Hayash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参议院的公明党议员平木大作表示,统一教会案的一个主要不同之处在于,这样的联系是在公众视野之外。
“目前,公众对自民党和统一教会持批评态度,因为人们说,我们不知道这两个组织之间的关系,”平木大作在自己的办公室接受采访时说。他表示,创价学会和公明党的关系“非常透明”。
不过,著名的自民党议员石破茂说,即使公众已经发出了反对国葬的声音,政治上出现变化的可能性也不会太大。石破茂在2012年的党内党魁竞选中险些击败安倍晋三。
广告
“岸田的支持率在下降,但反对党的支持率并没有上升,”他说。“公众感到不安。他们不确定。我猜他们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做。”
抗议活动组织者表示,他们希望公众可以受到激励。
33岁的菱山南帆子是代代木公园大规模抗议活动的组织者之一,也是一个反对安倍晋三修改和平宪法提议的草根组织的秘书长。她说,活动人士可以把市县选举为目标,向国家政府施加压力。
“日本人需要把自己看作只要提高声音,就能带来改变的人,”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