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盛頓——現任和前任官員稱,在研究了中國軍隊最近在台灣舉行的海空軍演習後,美國官員正在加緊努力在台灣建立大量武器儲備。
現任和前任官員表示,演習表明,在進行任何入侵嘗試之前,中國可能會封鎖該島,台灣將只能自己堅守,直到美國或其他國家介入——如果它們決定介入的話。
但將台灣變成一座武器庫的努力面臨挑戰。美國及其盟國優先向烏克蘭運送武器,這些國家的庫存正在減少,而武器製造商不願在沒有源源不斷的長期訂單的情況下開設新的生產線。
如果美國加快向台灣運送武器,尚不清楚中國將如何應對。北京聲稱民主自治島嶼台灣是中國領土。
廣告
美國官員正在確定出售給台灣的武器數量和類型,悄悄告知台灣官員和美國武器製造商,他們將拒絕一些大型武器系統的訂單,而是選擇更多更小、更靈活的武器。拜登政府於9月2日宣布已批准對台灣的第六個軍售一攬子計劃——價值11億美元的武器,其中包括60枚「魚叉」岸基反艦導彈。美國官員也在討論如何簡化銷售和交付流程。
拜登總統上個月表示,美國「不鼓勵」台灣獨立,並說「這是台灣自己的決定。」自1979年以來,華盛頓一直採取向北京保證它不支持獨立的政策。但中國外交部長王毅上個月在亞洲協會的一次演講中表示,美國通過「一次次官方往來,不斷提升實質關係,一次次售台武器,甚至包括很多進攻性武器」,正在破壞這一立場。
中國人民解放軍8月在台灣附近地區進行了艦艇和戰鬥機演習。據日本稱,它還向台灣周邊海域發射了彈道導彈,其中四枚飛越台灣。
中國軍方是在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訪問台灣後採取這些行動的。但即使在此之前,美國和台灣官員一直在更密切地研究入侵的可能性,因為俄羅斯對烏克蘭的襲擊使這種可能性看起來更加真實,儘管中國領導人沒有明確說明對在台灣建立統治的時間表
由於缺乏從鄰國運輸的地面路線,美國無法像對烏克蘭那樣輕鬆地向台灣提供補給。官員們說,現在的目標是確保台灣有足夠的武器自衛,能夠支撐到援助到來。拜登上個月表示,如果中國要對台灣進行「前所未有的攻擊」,美國軍隊將保衛台灣——這是他第四次表明這一承諾,偏離了美國歷屆總統對台灣的「戰略模糊」策略。
7月在台灣屏東舉行的演習。兩名前國防官員寫道,台灣需要「大量小武器」來進行分布式防禦。
7月在台灣屏東舉行的演習。兩名前國防官員寫道,台灣需要「大量小武器」來進行分布式防禦。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在台灣儲備武器是一個非常活躍的議題,」新美國安全中心的研究員雅各布·斯托克斯說,他是拜登擔任副總統期間的亞洲政策顧問。「如果你有儲備,你如何加固它,如何分配它,使中國導彈無法摧毀它?」
「人們的觀點是,我們需要延長台灣可以獨立支撐的時間,」他還說。「這樣做以避免中國採取最容易執行的『既成事實』戰略——他們在我們到達的前一天取勝,假設我們進行干預的話。」
廣告
美國官員越來越強調台灣需要更小、機動性更高的武器,這些武器可以對中國軍艦和戰機造成致命打擊,同時能夠躲避攻擊,這對於所謂的不對稱戰爭至關重要。
「打帶跑式」武器在烏克蘭軍隊中很受歡迎,他們使用肩扛式「標槍」和NLAW反坦克導彈以及「毒刺」防空導彈有效地對抗俄羅斯軍隊。最近,烏克蘭人用高機動性的美製火箭發射器HIMARS襲擊了俄羅斯軍隊。
為了將台灣變成「豪豬」——一個配備大量武器且攻擊成本高昂的實體——美國官員一直試圖引導台灣官員訂購更多此類武器,減少訂購像M1艾布拉姆斯坦克這樣的用於常規地面戰的武器系統。
自3月以來,五角大廈和國務院官員也經常與美國軍火公司就這些問題進行談話,包括本週在維吉尼亞州里士滿舉行的一次關於台灣的產業會議上。國防部官員傑迪代亞·羅亞爾在演講中表示,五角大廈正在幫助台灣建立「島嶼防禦系統,以對抗具有常規力量優勢的侵略者」。
最近的一篇文章中,前國務院官員詹姆斯·蒂姆比和美國退役海軍上將小詹姆斯·O·埃利斯表示,台灣需要「大量小武器」來進行分布式防禦,而台灣最近購買的一些來自美國的「魚叉」和「毒刺」導彈符合這一要求。台灣也自主生產威懾武器,包括佈雷艦、防空導彈系統和反艦巡航導彈。
他們認為,台灣不要再把資源投入到中國可以在初始攻擊中輕易摧毀的「昂貴而引人注目的常規系統」之上,儘管其中一些系統——特別是F-16戰鬥機——可以在對抗正活動於「灰色地帶」的空域和水域的中國戰鬥機和艦艇時派上用場。兩位作者還寫道,「台灣進行有效防禦」將需要儲存彈藥、燃料和其他物資,並保證能源和糧食的戰略儲備。
台灣總統蔡英文手下的官員表示,他們承認有必要儲備小型武器,但指出訂單和發貨之間存在明顯的滯後。
上個月參加軍事演習的一架台灣AH-64阿帕契直升機。美國官員在試圖引導他們的台灣同行不再使用常規地面戰爭的武器系統。
上個月參加軍事演習的一架台灣AH-64阿帕契直升機。美國官員在試圖引導他們的台灣同行不再使用常規地面戰爭的武器系統。 Ritchie B Tongo/EPA, via Shutterstock
「我認為,就我們在不對稱戰略上的優先事項而言,我們正在取得高度的共識,但速度確實必須再加快,」實際上的台灣駐美大使蕭美琴在一次採訪中表示。
一些美國議員呼籲更迅速和穩固的武器交付。幾位資深參議員正試圖推動擬議中的《台灣政策法》,該法案將在未來四年向台灣提供價值65億美元的安全援助,並要求將該島嶼視為「重要的非北約盟友」。
廣告
但北約秘書長延斯·斯托爾滕貝格在接受採訪時表示,武器製造商希望在承諾增產之前確定訂單的可預測性。來自美國和其他40多個國家的軍備主管上週在布魯塞爾舉行會議,討論了長期供應和生產問題。
如果中國決定圍繞台灣建立海上封鎖,美國官員可能會研究以何種方式對台提供補給——通過海上還是空中——才能最大程度地避免美中艦船、戰機和潛艇發生直接衝突。
其中一項提議涉及從日本和關島的美軍基地向台灣東岸派遣裝載補給的美國運輸機。這樣一來,任何試圖擊落這些飛機的中國戰機都必須飛越台灣,並有被台灣戰機擊落的風險。
「一旦爆發戰爭,可能需要的物資量是十分巨大的,儘管或許可行,但運送這些物資將是困難的,」美國國防顧問、《美國海軍學院世界艦隊指南》作者埃里克·韋爾特海姆說。「問題在於:中國和白宮各自願為實施和突破封鎖承擔多大風險,以及此種狀態能持續多久?」
他表示,中國可能已經研究了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失策,而美國應該繼續向台灣運送這類武器,讓中國進行兩棲入侵或遠程武器攻擊變得更困難。
「過去幾年與我交談過的中國海軍官員都曾表示,他們擔憂任何失敗都會帶來的恥辱,這當然會導致他們在失敗風險增加的情況下更不願意採取行動,」韋爾特海姆說。「從本質上說,烏克蘭人的成功就是向中國人傳達的信息。」
廣告
拜登政府官員正試圖評估何種舉措能在不引發更大規模軍事行動的情況下威懾中國。
去年在國務院從事中國政策研究的康乃爾大學政府學教授白潔曦(Jessica Chen Weiss)在Twitter上寫道,拜登近來承諾讓美軍保衛台灣的言論是「危險的」。她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奉行豪豬戰略可以增強威懾,但就台灣外交地位採取在她看來只有象徵意義的舉措沒有意義。
「美國必須明確的一點是,讓台灣與中國大陸永久分離對美不具有戰略利益,」她說。
但其他前美國官員還在讚美拜登的強硬宣言,稱更多「戰略明確」可以增加威懾。
「拜登總統如今已經四次表示我們會保衛台灣,但他每次這麼說,都有人把話圓回來,」曾擔任美國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兼駐韓大使的退役海軍上將小哈利·B·哈利斯說道。「我想,這讓我們作為一個國家顯得軟弱,因為到底是誰說了算?我的意思是,到底是總統還是他的顧問說了算?」
「所以也許我們應該相信他的話,」哈利斯又說。「也許他是真要保衛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