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來,官員們一直知道首爾著名夜生活區梨泰院的萬聖節週末會吸引大量人群,並在內部警告說,人們可能會「被擠死」。
多日來,他們一直召開會議,提交報告,闡述他們對「無序」人群的預期,一名當地警察局長要求上級部署警員控制人群。
在幾個小時裡,他們一直接到絕望的電話,說參加派對的人被困在狹窄的巷子裡,請求當局干預,因為人們擠在一個「瓶頸」裡「摔倒受傷」。
每一次,當局都忽視或錯過了這些警告,它們原本是防止10月29日梨泰院發生人群擁擠的關鍵機會,該事件導致158人死亡,196人受傷。《紐約時報》根據目擊者的敘述、調查員的發現、議會的證詞和向立法者發布的官方文件進行了分析,提供了令人不安的新細節,說明政府在安全方面的鬆懈和應急反應方面的失敗。
10月29日,急救人員在首爾梨泰院附近人群擁擠的現場。事件記錄顯示,缺乏協調和溝通延誤了他們的反應。
10月29日,急救人員在首爾梨泰院附近人群擁擠的現場。事件記錄顯示,缺乏協調和溝通延誤了他們的反應。 Matej Leskovsek/The New York Times
直到晚8點,該地區仍然只有不到12名警察,此時距離第一個呼救電話已經過去了近一個半小時。緊急調度員將警察引向街頭鬥毆和其他旁枝末節的事件,而負責監測監控攝像頭的官員沒有注意到任何異常情況。救援和危機管理工作因缺乏協調和協調不力而延誤,許多主管和高級官員直到晚上11點或更晚才意識到危機。
韓國當局和議會議員目前正在調查出了什麼問題,特別是官員們如何忽視了初期的跡象,以及為什麼花了這麼長時間才派出援助。
廣告
「這是行政無能造成的災難,」無黨派議員閔亨培(音)說,他最近的一個晚上獨自參觀了梨泰院的小巷。「好像我們的國家在倒退。」
警方、消防部門,以及包括當地區政府在內的多個參與應急響應的機構拒絕在此前的公開聲明之外置評。總統辦公室表示,已下令進行徹底調查,並將根據調查結果採取進一步行動。
儘管在技術、經濟和文化方面取得了成就,但韓國一直受到一系列人為災難的困擾,包括百貨商店倒塌渡輪沉沒和災難性火災。
在搬進新的官邸之前,尹錫悅總統一直住在一座位於百貨商店倒塌事件原址公寓大樓裡。今年4月,在「世越號」慘案發生八週年之際,他表示,「紀念遇難者,最真誠的的方式是讓韓國變得安全。」
本月,當數以千計的人集會悼念梨泰院慘案時,他們譴責他未能兌現自己的承諾。
「紀念遇難者的方式就是讓你辭職!」他們高呼。
許多韓國人將梨泰院災難的責任完全歸咎於最高層。上圖是11月初一名男子在市政廳抗議時高舉的標語,要求總統下台。
許多韓國人將梨泰院災難的責任完全歸咎於最高層。上圖是11月初一名男子在市政廳抗議時高舉的標語,要求總統下台。 Chang W. Lee/The New York Times
被忽視的早期跡象
今年的萬聖節集會是疫情限制措施結束以來的第一次,預計規模會很大。
廣告
警察廳、消防廳和負責梨泰院的龍山區辦公室的官方文件顯示,幾天前,官員們討論了如何保證夜間安全,並管理混亂人群,主要是擔憂湧入車道的人群、手持「假武器」的男子和可能暴露「太多」的「比基尼女孩」。警方在一份新聞稿中稱,在互聯網上搜索「萬聖節」和「梨泰院」的人數激增。
這個節日越來越受歡迎,以及可能發生的「安全事故」一直令有關部門擔憂。2020年,當萬聖節人群還沒那麼多時,警方就在反對派議員獲得的一份內部文件中警告說,可能會發生「擠壓致死」。
10月28日,週五,梨泰院的萬聖節慶祝活動已經開始。
10月28日,週五,梨泰院的萬聖節慶祝活動已經開始。 Heo Ran/Reuters
據警方和首爾政府官員說,漢彌爾頓酒店的金屬牆等違章建築也使酒吧和餐廳附近變得更加擁擠,它們進一步限制了酒店周圍的車道,包括發生致命踩踏事件的小巷。龍山地方當局雖然做了罰款處理,但沒有採取任何措施拆除非法建築。
該酒店以調查正在進行為由未予置評。
韓國有大批接受過人群控制專業訓練的警察。悲劇發生當天,從首爾市中心到總統辦公室(距離梨泰院不到1.6公里)的道路上部署了4700名警察,以監視數萬名對總統的領導感到不滿的抗議者。當天晚上,梨泰院約有13萬人參加活動。
龍山警察局局長李仁宰(音)對議會說,在災難發生的幾天前,龍山警察局多次要求首爾警察廳在萬聖節期間派遣這類警員到場。
李仁宰說,他被告知,這些人員不能從政治集會上調離。
梨泰院發生踩踏事件後,現場的警察,距離有人撥打112緊急電話已經過去幾個小時。
梨泰院發生踩踏事件後,現場的警察,距離有人撥打112緊急電話已經過去幾個小時。 Matej Leskovsek/The New York Times
首爾警察廳長和反對派議員在議會作證時表示,10月25日,梨泰院警察局的負責人告訴上級,他「迫切」需要更多警力來控制萬聖節的交通。梨泰院警察局規模較小,受龍山警察局管轄。
但韓國警察廳總警司禹鍾洙(音)本月表示,翌日,當警方和市政官員與梨泰院的業主會面討論萬聖節時,他們並沒有制定控制人群的計劃。
10月29日,梨泰院有137名警察,其中至少有52名是專門負責毒品犯罪的警探。據韓國媒體和記者說,警方邀請了記者報導他們的破案成果。
到週日上午,大批警察出動,保護事故現場。
到週日上午,大批警察出動,保護事故現場。 Chang W. Lee/The New York Times
當被問及政府的禁毒鬥爭是否令官員們無法兼顧確保人群安全時,首爾市警察廳廳長金光浩(音)上週對議會說,「我們非常關注毒品。」但總統辦公室表示,這場災難與他最近幾週的新禁毒運動無關,並指責警方和其他機構未能預測到人群事故。
駁回絕望的請求
廣告
根據往年萬聖節的交通情況,警方計劃在晚上8點之後部署137名警察中的大部分。查看過警方記錄的反對派議員李亨錫(音)說,晚上8點之前,梨泰院警察局只有11名警察在執勤。
如果官員們想要監控人群,該市新的數字地圖可以實時追蹤人口密度。另外,內務部高級官員金成浩(音)在一次通報會上表示,負責管理梨泰院監控攝像頭的龍山區辦事處沒有報告任何異常情況。
從下午6時34分開始,梨泰院112急救熱線接到了絕望的電話。根據向議員們公布的通話記錄,人們報告場面「完全混亂」,人群「失控」。
「看上去有人要被活活擠死了,」第一個來電者描述了從巷子兩端湧入的人群。
在事故現場附近的體育館,梨泰院事件遇難者和傷者的遺留物被擺放在那裡,供家人和朋友前來查看。
在事故現場附近的體育館,梨泰院事件遇難者和傷者的遺留物被擺放在那裡,供家人和朋友前來查看。 Chang W. Lee/The New York Times
從那時起,一直到晚上10:11,有超過10通電話表示有人群擁擠。
韓國警察廳高級官員黃昌善(音)告訴記者,第一通電話被判斷為大驚小怪。接線員對此後的來電也沒有予以密切跟進。
廣告
部門高層也沒有意識到一場危機正在形成,這包括了他們的上級、高級警司柳美珍(音),她當時在樓上的辦公室裡。
「我唯一能說的是,我很抱歉,」柳美珍在議會聽證會上說,她還說長官在別處辦公是符合慣例的。她說她直到晚上11:39才得知危機的發生,也就是救援人員抵達現場近一小時後。
報警熱線接線員將其中兩通來電——分別是晚上8:37和9:01——的詳情轉給了另一個119災難處置中心,要求對方就可能存在人群踩踏的報告進行核查。但是消防廳在接受議員質詢時表示,接手的接線員在和來電者通話後做了結案。
Chang W. Lee/The New York Times
「我們對當值人員沒能給予足夠的關注感到遺憾,」負責管理119熱線的消防廳代廳長南和榮(音)對議會說。
梨泰院警察局警長金百謙(音)說,他和同事整晚都忙於例行事務。晚上10點左右,他說他和兩個同事去巷子附近核查一樁可能是街頭毆鬥的事件。到達那裡後,他們看到了擁擠的人群。
「我們聽到尖叫和呼喊,我們在人群裡往前擠,看到有人被壓在一大堆人身下,伸出手來求救,」金百謙在一次電台採訪中說。「那時候我們還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廣告
警報遲遲未能觸發
晚上10:15的一通119電話終於引起當局的重視。
「你們得派警察和消防車來,有多少來多少——這裡有人被活活擠死,」通話記錄顯示來電者說。「我看到街上到處是受傷的人。」
接下來幾個小時裡,又打進來86通電話。接線員可以聽到尖叫、哭喊、呻吟,有人在喊「救命!」和「別擠!別擠!」
晚上10:42,有關人群擁擠的第一宗報告過去超過四個小時後,消防員發出了第一宗接觸到受害者的正式報告,並急切地請求支援。「我們在給15個人做CPR,我們人手不夠,」消防員通訊記錄顯示一名消防員當時這樣說。
記錄顯示龍山區消防署負責人崔成范(音)屢次請求增援。他還要求派來更多警力疏散街上的人群和車輛,讓救護車和急救人員得以通過。
消防隊員和緊急救援人員都在現場,記錄顯示,龍山消防局局長多次要求派出更多救援人員,並要求警察幫助清理街道。
消防隊員和緊急救援人員都在現場,記錄顯示,龍山消防局局長多次要求派出更多救援人員,並要求警察幫助清理街道。 Matej Leskovsek/The New York Times
「太多病人需要CPR,我們數都數不過來,」崔成范說。
警方稱,直到晚上10:48,緝毒警探——當晚一個吸毒者也沒抓到——才被重新安排參與救援工作。在政治集會結束三小時後的晚上11:40,人群管控警員才被派往梨泰院。
協調不力讓救援變得更加複雜。韓國急救醫療中心的一名調度員向消防部門和首爾市政相關部門投訴稱,警方阻礙一些救援人員進入現場。另一名議員得到了各部門間的溝通記錄顯示,該名調度員一度威脅稱要「停止派出我們的人」。
「現在就停止運送死者,」這名調度員告訴119的同行。「我們必須先轉移還活著的40人,包括那些情況危急的。」
週日清晨,一排擔架等著運送死者。
週日清晨,一排擔架等著運送死者。 Matej Leskovsek/The New York Times
政府起初表示控制玩樂者自發聚集的能力有限。國務總理韓惪洙指出,這是因為「法律」和「制度」的缺失。「我已經盡力了,」龍山區區長朴熙英在10月31日表示
隨著公眾憤怒情緒高漲,政府的態度有所轉變。「怎麼能說我們是因為制度缺失處理不了呢?」總統上週表示。
但尹錫悅總統怪罪在現場的警員。「137名警員應該足以解決問題,」他說。「為什麼他們四個小時裡都在袖手旁觀?他們就在現場。」
韓國總統尹錫悅(中)和韓國總理韓德洙(右)在梨泰院地鐵站外的非正式紀念儀式上。梨泰院地鐵站就在事故發生地附近。
韓國總統尹錫悅(中)和韓國總理韓德洙(右)在梨泰院地鐵站外的非正式紀念儀式上。梨泰院地鐵站就在事故發生地附近。 Jung Yeon-Je/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警察和消防部門多名中層官員或被停職,或因涉嫌過失犯罪遭到調查。上週,一名正在接受調查的警官自殺身亡。
問責高層
韓國民眾對救援人員表示了感謝。龍山消防局網站上全是他們發來的感謝信,他們還向梨泰院警署送去了炸雞和橘子。
他們越來越多地將憤怒指向高層領導人。在市政廳附近的一個政府悼念處,一名自稱失去了兒子的婦女砸毀了尹錫悅送的花圈。一名市民掛起約15米長的橫幅,要求這位「丟人」的總統辭職。
災難發生數天後,首爾市政廳附近的一處官方悼念地點。
災難發生數天後,首爾市政廳附近的一處官方悼念地點。 Chang W. Lee/The New York Times
高層領導人的不作為可能會讓韓國等級森嚴的官僚體制出現問題。「除非得到上級命令,否則韓國公務人員是很少拿出行動的,」世明大學公共安全學教授尹永均(音)表示。
總統在晚上11:01得知了這場災難,他手下負責指揮所有警察和消防員的內政部長在晚上11:20才得知消息。到首爾市推送手機警報請市民遠離梨泰院時,已接近午夜。
致命踩踏事件發生次日,首爾市長吳世勛來到現場。
致命踩踏事件發生次日,首爾市長吳世勛來到現場。 Chang W. Lee/The New York Times
直到晚上11:36龍山區警察局長李仁宰來電告知,首爾警察廳廳長金光浩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直到傍晚都在忙於處理政治抗議活動的李仁宰,本打算晚間前往萬聖節活動現場督查。他吃完晚飯後就前往2.5公里外的梨泰院,沿路收聽了警方的無線電通訊。
交通嚴重壅堵,被堵在車裡一個小時後,他決定下車步行,監控錄像顯示,他在走路時雙手背到身後,步態隨意。後來他在議會聽證會上表示,直到晚上11點抵達梨泰院,他才意識到發生了怎樣的危機。
「我真的太痛苦了,」李仁宰說。「只要我還活著,在遇難者及其家屬面前我就永遠是罪人。」
在本月的國會會議上,首爾警察廳廳長金光浩(右二)等高級官員為梨泰院遇難者默哀。在列者還有韓國警察廳廳長尹熙根(左);內政部長李祥敏;以及首爾市長吳世勛。
在本月的國會會議上,首爾警察廳廳長金光浩(右二)等高級官員為梨泰院遇難者默哀。在列者還有韓國警察廳廳長尹熙根(左);內政部長李祥敏;以及首爾市長吳世勛。 Yonhap/EPA, via Shuttersto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