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尽管遭到奥巴马政府的反对,英国本周还是决定加入中国针对亚洲地区创立的开发银行。分析人士在周五表示,这个令人意外的决定几乎肯定会鼓励美国的其他盟友成为该组织成员国。
分析人士表示,英国周四宣布打算加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简称亚投行)的举动,令该行还未开始运营已经积攒起信誉,中国投入巨资筹建亚投行,希望其在亚洲事务方面发挥支配性的影响力。
英国曾表示,希望在签署最终会员国文件之前,这个新银行能够解除人们对环境标准和其他贷款保障的担忧。该银行会为亚洲地区发展中国家的交通、电信及能源项目提供资金。
但英国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George Osborne)在周四明确表示,英国已经下定决心加入亚投行,称这“对英国和亚洲来说是一个共同投资和发展的绝佳机会”。
广告
英国是美国最亲密盟友,也是七国集团(Group of 7)中第一个将要加入亚投行的国家。中国希望该银行能成为与世界银行(World Bank)竞争的全球性金融机构,英国的加入是它向这个目标迈出的重要一步。习近平在去年10月签署文件成立亚投行。
中国财政部对英国的决定表示热烈欢迎,并于周五在其网站上发布消息称,如一切顺利,英国将于3月底正式成为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
华盛顿方面表示对该新机构的保留意见,理由是该银行不会达到环境标准,采购要求,以及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及亚洲开发银行(Asian Development Bank)为其贷款项目采取的其他保障举措。
但从根本上来看,华盛顿方面认为中国成立该银行是在故意挑战由美国——较小程度上也算是由日本——领导的战后体制。奥巴马政府曾向盟友施压,要求它们不要加入。
华盛顿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含蓄地批评了英国的决定,暗示英国首相戴维·卡梅伦(David Cameron)的保守派政府在基本没有与美国进行任何磋商的情况下采取了行动。
“这是英国的主权决定,”一名发言人在国家安全委员会上说。 “我们希望并期待英国利用自己的声音,推动高标准的引入。”
广告
中国的两大贸易伙伴韩国和澳大利亚都曾认真考虑加入该组织,但迟迟没有行动,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来自华盛顿的大力警告。其中,奥巴马总统还曾对澳大利亚提出特殊请求。曾为澳大利亚政府提供建议的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经济学教授彼得·德赖斯代尔(Peter Drysdale)说,英国的决定可能会促使澳大利亚加入。
“我认为这会影响澳大利亚在接下来几周内做出的决定,” 德赖斯代尔周五表示。他还说,澳大利亚与中国的经济联系密切,与英国和其他欧洲国家相比,它更有理由加入这个银行。
去年晚些时候,澳大利亚总理托尼·阿博特(Tony Abbott)的政府以担心国家安全为由,作出了反对澳大利亚加入该银行的决定。澳大利亚政府的一名高级成员称,在做出决定之前的几周里,奥巴马曾与阿博特谈话,并要求他不要加入。然而,政府最近已经表示在重新考虑。
首尔峨山政策研究院(Asan Institute for Policy Studies)院长咸在凤(Hahm Chaibong)说,英国的声明很可能令韩国政府内部就加入该行的好处再次展开争论。
“它将给那些一直在推动此事的人提供大量弹药,” 咸在凤说。“贸易和金融部对其表示支持。美国的反对立场则一直很坚定。”
倘若韩国能成为创始成员,在北京看来将是一个相当大的成就。习近平一直在寻求韩国总统朴槿惠(Park Geun-hye)的支持,她必须在美国提供给韩国的安全保护和中国相对较新的经济影响力之间寻求平衡。
广告
德赖斯代尔说,英国的成员身份极有可能说服重要欧洲国家加入。中国欧盟商会(European Unio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China)主席约尔格·伍德克(Jörg Wuttke)也同意这种观点,他说,“假如英国走过那扇门,其他人就会快速跟过来。我相信卢森堡和法国会是下一批。”
总部设在马尼拉的亚洲开发银行(Asian Development Bank)的高级官员说,美国对此事的“不妥协”没有任何作用。亚洲开发银行一向由对头日本领导,这是中国所不乐见的。“这匹马已经出了马厩,”这名官员称。因为担心得罪银行的成员国,该官员不愿意透露身份。
“美国再也不能责骂澳大利亚人和韩国人了,”这位官员说。“澳大利亚人希望能参与其中。他们是实际的人,为什么他们不能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