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在上周一的大选辩论中,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再一次老调重弹,指责中国人为地压低人民币汇率。
他说,把全世界所有国家都算上,中国是“有史以来最善于”让本国货币——人民币——贬值的。据他所说,这让中国公司在把商品销往海外时获得了巨大的并且是不公平的优势。
事实已经并非如此了。眼下,中国面临着截然相反的问题:它正在外界竭力打压人民币之际为其提供支撑。
这种变化反映了中国经济状况的巨大转变以及它在世界上的位置。不久前,它还是一个想方设法促进经济繁荣,让无数国人摆脱贫困的新兴国家。
广告
如今,中国已经成为世界性大国,雄心勃勃地想要在世界经济事务中享有更多决策权。北京不愿再把相关权力拱手让给布鲁塞尔、伦敦、东京、华盛顿等地。
随着其态度发生这样的转变,中国看待本国货币的角度也变了。10年前,中国只把人民币视为帮助本国工厂销售产品的工具。那意味着要让它维持弱势。
现在,中国把人民币视为增强自身影响力的工具。其想法是:如果在世界各地有更多人把人民币塞进钱包,那他们在做决策时就会更多地受到中国的影响。北京甚至希望,人民币有朝一日能作为实际上的世界性货币与美元分庭抗礼。
有了这层考虑,中国近年来采取了一些让人民币更具吸引力的举措。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在不久前正式把人民币加入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人民币将由此跻身美元、英镑、欧元和日元的行列——是中国朝那个方向迈出的又一步。
但在这一年里,自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首次宣布将赋予人民币这种地位以来,中国货币已经变得不那么有吸引力了。尽管特朗普亮明了观点——和他对日本的看法一样,已经过时了——但许多经济学家都表示,他们认为人民币目前处于高估而非低估的状态。
南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大三学生高宇同(Tony Gao)三年前与人联手创办了初创企业易思汇(Easy Transfer)。该公司会帮助送子女去美国读书的中国父母把人民币兑换成美元。但他说,今年的业务增长有所放缓,因为很多富有的中国人已经把人民币换成美元了。
广告
“他们很多人都意识到了这种贬值的趋势,”高宇同说他自己也在考虑把手里的人民币换成美元。“我现在就在决策的门槛上。”
货币的常识
人民币的处境是这样的:
按照传统的经济规则,当人们把更多的钱转移到一个国家的时候,该国货币便会升值。中国本应出现这种情况。当人们购买中国的商品,企业在中国投资建厂、押注于该国经济增长的时候,曾有大把的钱撒向那里。
然而,中国基本让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保持了稳定。这在某种程度上造成了中国经济的失衡,但它此前一直让人民币处于疲软状态。
北京一处建筑工地前面的墙上展示着这座中国首都的天际线。
北京一处建筑工地前面的墙上展示着这座中国首都的天际线。 Andy Wong/Associated Press
对中国制造商而言,疲软的货币是好事。举个例子,如果1美元可兑换8人民币,那么卖出100美元的小商品就可以有800人民币的销售收入。如果人民币走强,1美元只能兑换7人民币,那么同样是卖出100美元的小商品,只能产生700人民币的销售收入。
但对那些与中国对手竞争的美国工厂而言,这就不是好事了。前些年,中国的货币政策触怒了美国的议员,成为了美国对华事务的核心议题
广告
什么改变了?
首先,中国增速放缓,且进入该国的资金流减弱。这两个因素促使一些经济学家表示,人民币的价值可能是合理的,甚至被高估了。对很多投资人来说结论便是:中国的货币即将走弱。
还有其他力量在发挥作用。过去几年里,中国采取多项措施,意在放松对人民币的控制。这降低了海外银行和商户储蓄人民币或在交易中使用人民币的难度。随着政府推动建设该国规模渐长的消费和高科技行业,作为中国经济主要增长动力的制造业也出现了下滑。
去年8月,北京让人民币一次性贬值,震惊全球市场。自那时以来,投资者普遍寻求抛售人民币,换取美元。
在最大的人民币银行业务离岸中心香港,人民币存款在2014年12月达到巅峰,现在和那时相比已减少三分之一。
用通过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全球支付系统处理的交易来衡量,在从2010年开始的五年时间里,人民币作为全球支付货币的作用逐步小幅提升。但这一功能在2015年8月达到峰值,使用人民币支付的交易比例达2.8%。之后,这个数字逐步下滑至今年8月的1.9%。
广告
过去一年里,为了支持人民币的价值并防止其更加剧烈地贬值,中国花了数千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外汇储备急剧下跌可能会导致更多人设法将持有的人民币兑换成其他货币,造成资本外流。在更广泛的层面上,这对力求证明人民币值得持有的北京是不利的。
压力之下
即便是人民币的长期支持者现在似乎也认为,它停止升值也许不可避免。
“它是过去大约10年里全世界最强劲的货币,任何强劲到这个地步的东西都需要固化,需要进行一次调整,”身在新加坡的投资人吉姆·罗杰斯(Jim Rogers)说。他因为看涨中国而声名远扬。“是正常的市场调整还是动荡?可能都有一些,”他接着说。
罗杰斯因在70年代和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共同创立量子基金(Quantum fund)而成名。他表示从长远来看,自己仍对人民币持乐观态度。但他说,在未来的大约一年里,随着投资者纷纷认为美元较为安全,人民币可能仍会面临抛售压力。
罗杰斯接着表示,人民币贬值在一定程度上“是个自证预言”。
广告
“因为不可兑换,人们觉得被困住了,都想出去,”他说。
从长远来看,尽管IMF计划采取相关行动,但鲜有人认为人民币会成为能够与美元相媲美的避风港,甚至是重要的储备货币,除非中国推进巨大的法律和金融变革。
将其纳入货币基金组织的储备货币篮子是“一件象征意义重大的事情,但它本身不太可能改变全球金融的格局,”康奈尔大学(Cornell University)教授、前IMF中国部门高官埃斯瓦尔·S·普拉萨德(Eswar S. Prasad)说。他还是《不断升值的货币——人民币的崛起》(Gaining Currency: The Rise of the Renminbi)的作者。
“尽管获得了IMF的正式批准,但人民币不会成为重要的储备货币,除非中国能有一个更发达的、监管良好的金融市场,”普拉萨德接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