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对于很多中国人来说,转基因食品这个词可以引发噩梦:有毒的种子、受到污染的农田,还有八条腿小鸡的假图片。
中国和全球农业产业投入了数十亿美元,押注在可以改变这些看法上。首先是从李开顺这样的农民开始。
39岁的李开顺是一位农业思想的领先者,在中国东部省份山东种植小米、玉米和花生。李开顺善于迅速采用新技术来促进农业生产,例如在种植之前,他将杀虫药与种子混合,从而减少农药的整体使用量。他从当地农民那里租地,现在总共耕种着100英亩(约合600亩)地,而中国的农场平均只有四分之一英亩大。
他想采用的下一个创新就是转基因作物。这个打算对美国种子巨头杜邦(DuPont)很有利,于是该公司以折扣价格为李开顺及其家人提供了种子、农药和化肥,希望培养这种想法。
广告
但杜邦无法提供转基因种子本身——虽然它希望有一天可以提供。在中国,转基因作物基本上是被禁止用来制作餐桌食品的。
“有更好的种子、有更好的技术肯定很需要,”李开顺说。“转基因种子咱没见过,附近也没听说种的。”
中国雄心勃勃地想要成为转基因食品的主要参与者。一家国营公司正在参与加瑞士农业公司先正达(Syngenta)的争购战,它出价430亿美元,如果成功,就会成为中国历史上最大的一起海外并购案。该公司也正在加大研发投入,支持一个新兴的本土产业,希望能培养出中国的孟山都(Monsanto)或者杜邦。在2013年的一次演讲中,国家主席习近平告诉听众:“我们不能让大型外国公司主导我们的转基因作物市场。”
很多中国官员把转基因科学看成一种促进农业生产的方式,在中国,大规模农业生产仍然不常见,这是共产主义革命留下的产物,当时收缴了地主的土地,分配给农民。中国也希望更好地为其日益增长、日益富裕的人口提供食物。
先正达董事长米歇尔·戴莫瑞(右)与中国化工集团董事长任建新。 中国化工正在寻求收购瑞士农业化学品巨头先正达。
先正达董事长米歇尔·戴莫瑞(右)与中国化工集团董事长任建新。 中国化工正在寻求收购瑞士农业化学品巨头先正达。 Michael Buholzer/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但是,即使中国成功发展起一个充满活力的产业,它也必须说服饱受惊吓的公众,让他们相信转基因作物不是中国的又一起食品丑闻。
“我对前景保持谨慎乐观,但转变公众对转基因食品的看法仍然是一个重大挑战。”杜邦公司合作伙伴、中国转基因种子开发商奥瑞金种业(Origin Agritech)的首席执行官威廉·S·倪博(William S. Niebur)说。他表示公众希望获得透明度,看到信息和选择,但“眼下的情况是,感情因素的力量大过了事实”。
广告
在中国,不同意见常常会遭到打压,但一些活动人士对正在进行的先正达交易进行了公开批评。数以百计的公众,包括93岁的前化工部部长秦仲达,在一封信上签名,试图阻止高层领导人和中国化工集团并购先正达,称该交易将导致中国粮食作物污染失控。他们还预测,此举会对中国消费者身体健康、国家食品供应安全和中国农民的生计造成严重危害。
“中国化工集团必须立即停止这场导致亡族灭种的自杀式收购,”一封信中说。
最近几周,人们加强了对转基因食品的关注,因为据官方媒体报道,中国农业科学院一个改良动物的测试中心伪造检查记录,让不合格的人员开展测试工作。该院之前的一名博士生上个月在网上曝光了此事之后,农业部对该院进行了调查。
在一系列报道提到非法种植种子之后,农业部科教司转基因生物安全与知识产权处处长林祥明告诉《京华时报》,该部门正在研究把非法种植转基因作物列入刑事犯罪。
对很多反对者看来,中国根本没有做好准备。“安全是监管出来的安全,”中国传媒大学的反转基因食品活动人士崔永元说。“中国的很多科学家不明白这个事,他们老觉得,安全是实验室实验出来的安全。”
北京先正达生物技术中心实验室,研究人员正在测试玉米中的特定基因。
北京先正达生物技术中心实验室,研究人员正在测试玉米中的特定基因。 Kim Kyung Hoon/Reuters
这是一种根深蒂固的怀疑。中国很多惊人的食品丑闻背后,都是有人对食品做了手脚。比如生产商在牛奶中添加了一种化学品,使其显得富含蛋白质,结果被污染的牛奶导致6个婴儿死亡,给成千上万的人带来健康损害。还有人对水果使用化学品,让它们看上去光鲜,或者是刺激它们生长。
除了这样的担忧之外,中国的网上社区也很活跃,有时可能会导致谣言的出现。去年,在中国很受欢迎的炸鸡连锁公司肯德基起诉了三家中国互联网公司,因为它们称肯德基给顾客食用的是转基因鸡,有六只翅膀和八条腿。
广告
《转基因中国》(Genetically Modified China)一书的作者、诺丁汉大学位于中国的教授曹聪说,“研究界一直在努力向公众传播关于转基因生物的知识,但是公众仍然不想接受这种知识。”
让情况变得更复杂的是,中国已经在种植和购买大量转基因作物了,只不过总的来说不是用于人们食用。中国农民种植转基因棉花,中国的肉类和乳品公司从国外购买转基因玉米喂猪和牛。中国还允许销售用于种植番木瓜的转基因种子。
这引发了一些人的指控,认为转基因作物已经潜入了中国的田间地头。今年1月,环保组织绿色和平(Greenpeace)称在中国东北的国内玉米作物中发现了转基因物质。中国官员称已加强检查力度。
中国人民大学的能源和环境研究员文佳筠表示,在中国食品供应的其他环节也能找到未经批准的转基因食品。她说,比如位于中国南部的海南岛上种的番木瓜种子,就不是政府批准的那一种,转基因水稻也能在一些田里找到。
“中国对转基因的监管理论上说比美国更严格,”文佳筠说。“农业部声称发现一起查处一起,但对违规者实质上是高高举起,轻轻落下。”
很多农民依然强烈反对使用转基因种子,或者只是缺乏兴趣。
广告
“种子肥料农药,市场太混乱,”东北黑龙江省巴彦县44岁的农民史广智说。他种了大约180英亩(约合1100亩)的玉米。
“我们没有鉴别能力,”他说。“哪知道哪个是好的那个是不好的。听口碑,看表现,今年哪个种子表现好,明年就都种,”
史广智几乎没时间梦想政府规划的转基因生物的未来。“我感觉政府不让种,将来卖粮也困难。”
这让像山东的李开顺这样的农民,变得对转基因的支持者颇为重要。尽管他说自己不太懂转基因种子,但他愿意学。
“转基因是啥东西啊?”他问《纽约时报》的记者。“你说这个种子好,你能给提供点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