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两周后,全球投资者将首次获准直接进入中国深圳的股市。这让他们有机会在一个有时被称作中国的纳斯达克的交易所,对一系列偏重科技的私营企业下注。
但很多投资者会持怀疑态度,暴风集团的故事则解释了其中的缘由。
暴风是一家设计在线视频播放器的科技公司。2015年3月,基本上籍籍无名的暴风在深圳交易所低调上市。在接下来的三个月里,其股票上涨了42倍。
该公司上市时,正值中国股市狂潮的巅峰时期,投机股市成了全民爱好。股市创造了大量财富,暴风的首席执行官几乎在一夜之间成了一名亿万富翁。
广告
然后,投资者的希望落空的速度也同样快。同年6月,中国股市崩盘。政府试图通过暂停交易、禁止卖出和国家指导的买入来止损,却只是增加了私人投资者的担忧。
很多人逃离股市,在一年多以后的今天仍持观望态度。因此,暴风的股票——尽管同开始交易那一天相比涨了近十倍——仍比一年前的最高点跌了一半以上。
“每一只股票都是跌了特别多特别多的,”本月接受采访时,暴风的投资者关系代表王静在谈到股市暴跌时说道。“这个对公司的影响也是蛮大的。”
期待已久的深圳股市与世界的联通将于12月5日开启。这一时间由与深圳毗邻并将充当中转站的香港股市运营机构在周五宣布。此举部分是为了刺激暴风、深市的其他股票和整个中国股市。
名为深港股票市场交易互联互通机制(简称“深港通”——译注)的这一探索,是在中国禁止资金出入国境的监管高墙上开了一个小洞。该计划和上海的一个计划类似,允许长期对外国投资者开放的中国城市香港的投资者买卖深市股票,反之亦然。
此举是对中国是否愿意进一步开放金融体系的最新考验。尽管中国是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但其金融市场相比较而言仍不成熟。
广告
北京的领导层担心,松手太快可能会导致出入该国的资金流不稳定。像深港通这样的计划旨在进一步敞开大门,但同时也能保持国家对自由化速度的控制。
分析人士欢迎这一举动,但对它是否能提振市场或吸引大量新投资表示怀疑。主要的上海股指已进入牛市,同1月的低点相比上涨逾20%,但交易量仍是繁荣时期的一小部分。
部分原因是,随着增长放缓至四分之一个世纪以来的最低速度,中国的经济前景失去了一些光彩。与此同时,人民币的不断贬值也降低了投资国内股票的吸引力。
“从宏观角度来看,就潜在的人民币贬值和经济前景而言,显然有一座大山要爬,”总部设在上海的泽奔商务咨询有限公司(Z-Ben Advisors)投资解决方案总监查尔斯·萨尔瓦多(Charles Salvador)说道。“然而,我还是觉得这是整体规划中的一个转折点。”
面向更多外国资金开放,是朝着修复被很多人视为不可靠的市场所迈出的一小步。6月,MSCI公司连续第二年拒绝将A股,即中国内地股市纳入其基准指数,给出的理由包括国际投资者在进入中国国内股市时面临诸多问题。该公司编制的全球新兴市场股票指数广受关注。
如果说上海是中国的纽约证券交易所——大型蓝筹工业和金融公司的传统上市场所——那么深圳便是中国偏重科技企业的纳斯达克。
广告
瑞信(Credit Suisse)大中华区副主席兼大中华区证券业务主管袁淑琴(Nicole Yuen)表示,沪市大约三分之二的上市公司是国企,而在深圳,这一比例仅为四分之一左右。
“深港通的意义在于它为国际市场带来了一系列更能代表中国未来的股票,”袁淑琴本月说。“和沪港通相反,可以说后者更多地是代表以前的中国。”
在深港通之前,外国投资者投资深市股票的唯一途径,就是通过已有14年历史的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项目,简称Qfii。该项目仅面向大型外国基金或其他大投资者,并要求在走完一个耗时的审批程序后才能投资或拿走利润。
新的联通机制将面向更小、更积极的投资者,如对冲基金打开大门,让他们能够更快地投资800多支新股票,其中很多都是创业科技公司。
资产管理公司GAM驻苏黎世的中国股票投资经理科特茜(Jian Shi Cortesi)称,对国内股票的兴趣“和低点相比略有改善”。
但她接着说,“深港通不太可能带来外国投资者的大量资金流入,抬高A股股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