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特朗普总统很少因为可预测性太强而遭到诟病。本周,他的政府对加拿大的一家飞机制造商征收惩罚性关税,这让人更加琢磨不透特朗普下一次又要在哪里积极地重塑美国与全世界的商贸关系。
贸易专家努力寻找是否存在一个连贯性战略的证据;他们指出,特朗普已经在贸易领域冲着一连串的国家开战,有时令人感到眼花缭乱。
特朗普频繁表达对中国和墨西哥的愤怒,指责它们抢走了美国的工作机会;他还对德国强大的出口能力发起攻击;此外,他还威胁要取消一个美韩贸易协议。
但很少有人可以预见到,特朗普居然把矛头指向了坚定的盟友加拿大。
广告
“从一开始他就没有明确的贸易政策,”乔治城大学麦克多诺商学院(McDonough School of Business)的贸易专家彼得拉·里沃利(Pietra Rivoli)说。“我认为他没有一个把政府在贸易政策上的各种决定联系起来的理论,而只有引发新闻轰动的事情。”
一些跨国公司想要理解特朗普时代的新规则,对它们而言,模糊性似乎已经成为了一种常态。
“现在的公司并不太关心规则的具体内容,而是关心这些规则是否稳定、是否可预测。”他说。“在特朗普执政期间,他们得不到这种清晰性。”
加拿大被当作了美国的贸易对手,似乎表明其它潜在对手避开了这波冲击。
长期以来,特朗普最喜欢把中国当作邪恶贸易大国的例子,但中国是防止美国和朝鲜之间热核敌对行动的一股重要力量,这缓和了特朗普对抗北京的冲动。而墨西哥制造的零件是美国工厂继续运营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特朗普试图满足其政治基本盘对于改变可能抢走工作机会的贸易协定的要求,同时又不危及其它地缘政治利益的时候,加拿大或许就成为了一个诱人的焦点。
特朗普的不可预测性表现得最突出的地方,就是在中国问题上。
在竞选期间,特朗普经常扬言要把中国列为货币操纵国,并对中国商品征收全面关税。
广告
他指责中国故意令人民币贬值,让中国商品在世界市场上取得了价格低廉的不公平优势——即使中国实际上是在进行反向干预,支撑其货币的汇率。
而在上任之后,特朗普放弃了这样的说法,同时和中国主席习近平交好,将其视为一个遏制朝鲜的重要盟友。
但中国不愿放弃对朝鲜的支持,这让特朗普感到失望。他的政府让大家知道,他们很快就会推出钢铁关税,以限制中国在世界市场上大量销售廉价钢铁产品。这个关税到现在还没有推出。
这种关税会冲击其它钢铁出口国,包括美国的两个盟友韩国和日本,并且会让美国汽车制造商购买钢铁的价格飙升。
特朗普政府的一些成员还在继续攻击中国,称其对美国的繁荣构成了威胁。本月初,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E. Lighthizer)在华盛顿发表的一个演讲中,称中国“对世界贸易体系构成前所未有的威胁”。
你可能会觉得,面对这样一个敌人时,美国会召集盟友共同遏制中国的重商主义野心。但是特朗普上任后采取的第一批行动之一,就是把美国从“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 Pacific Partnership,简称TPP)撤出。TPP是他的前任一手促成的遏制中国的方案。他撤出TPP,却没有从中国那里获得明显好处。
广告
关于加拿大飞机制造商庞巴迪(Bombardier)的决定,可能会危及特朗普多次公开表达过前后矛盾意图的另一个协议——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简称NAFTA),它是加拿大、美国和墨西哥签订的一个里程碑式的协议。
在最初扬言要放弃NAFTA之后,特朗普选择了重新谈判。但谈判仍然没有取得实质性的进展。
宣布要提高庞巴迪的关税,就像是在谈判中扔进了一个手榴弹。如果准独立的司法机构国际贸易委员会(International Trade Commission)最终批准了这一决定,那么庞巴迪的一些飞机在美国销售将被征收高达219%的关税。
有人推测,此举是美国在秀肌肉,希望把NAFTA的条款改动得更有利于本国。
“对于特朗普来说,他的做法似乎就是‘我们把所有东西都摆在桌面上谈’,”华盛顿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的贸易政策专家查德·P·鲍恩(Chad P. Bown)说。“他想让另一方感到尽可能地不舒服。”
但是,庞巴迪这件事有个风险,就是让事情变得极不舒服,导致谈判崩溃。如果关税太高让该公司做生意赚不到钱,它可能会关闭加拿大的工厂,而该国总理贾斯汀·特鲁多(Justin Trudeau)可能就会对美国还以颜色。
“这件事真的可能会失控,”鲍恩说。
首尔的钢铁厂。特朗普威胁要推出的钢铁关税可能会伤及韩国。
首尔的钢铁厂。特朗普威胁要推出的钢铁关税可能会伤及韩国。 Kim Hong-Ji/Reuters
总而言之,如果说特朗普政府有什么贸易政策的话,那可能就是对贸易协议的持久偏见了。
在大多数时候,特朗普似乎都觉得贸易协定就是美国在全球市场上被掠夺的新机会,他认为在国际市场上,一个国家不是掠夺别国,就是被别国掠夺。
广告
“在我看来,他是个民族主义者,也许这就是他的指导原则,”克里夫兰凯斯西储大学魏德海管理学院(Weatherhead School of Management)的经济学家苏珊·赫珀(Susan Helper)表示。但是她这句话句末声音上扬,似乎是提出了一个问题。“看起来好像特朗普就喜欢当一个不可预测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