渥太华——周日,贾斯汀·特鲁多(Justin Trudeau)总理抵达北京,首要议程是扩大与中国的贸易。当特朗普总统执政下的美国贸易保护主义越来越严重时,加拿大正在朝着相反的方向发展。
和其他10个国家一样,加拿大正在努力重启得到奥巴马政府的支持,却被特朗普抛弃的贸易协议“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 Pacific Partnership)。它正在与其他很多国家和自由贸易组织举行贸易谈判,包括印度、日本和新加坡。9月末,加拿大与欧洲达成的广泛自由贸易协定开始付诸实施。
现在,外界普遍预计特鲁多会在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谈时,把自由贸易谈判列入加拿大的谈判清单中。
总的来说,这表明两年前在当选后宣布“加拿大回来了”的特鲁多,正在致力于让自己的国家通过在全球支持自由贸易,来填补美国留下的空白。
广告
“世界其他地方都在说,‘我们怎么办?’”前加拿大外交贸易部副总经济师丹·丘里亚克(Dan Ciuriak)在谈到特朗普政府的贸易立场时说。“缺少领导,存在一个真空。”
但严酷的现实也许会限制特鲁多的收获。
不过加拿大民众达成了广泛的共识,认为加拿大会从开放的贸易中获益。这让特鲁多的计划在政治上相对容易推销。在依赖出口的加拿大,没有哪个主流政党附和特朗普的贸易保护主义观点;而将后者送上总统之位的,正是一股质疑贸易政策没有帮到美国劳动者的潮流。
在奥巴马政府的构想中,美国处在几个相互重叠的贸易协议的中心位置:北美自由贸易协议(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缩写为Nafta)以及同欧洲和其他11个环太平洋国家签订的新协议。他们认为,这会鼓励制造商和其他公司在美国设立企业。
“总的来说,我们是规则导向的贸易制度的领导者,人们是要依靠我们的,”美国前贸易谈判代表、亚洲协会政策研究所(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现任副所长温迪·卡特勒(Wendy Cutler)说。“现在,我们严重背离这一理念。”
特鲁多访问中国之际,修订北美自贸协议的谈判似乎因为特朗普政府的要求而陷入了僵局。加拿大和墨西哥的认为,相关要求比根本没有协议还糟糕。
广告
对加拿大来说,宣布与中国达成贸易协议,以及在全球贸易领域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可能既是面临失去北美自贸协议的风险而寻求的一种保障,又是向美国发出的一个信号,表明加拿大有其他选择。
和曾担任总理15年的父亲皮埃尔·埃利奥特·特鲁多(Pierre Elliott Trudeau)一样,特鲁多已着手改善与中国的关系。此前,在保守党政府领导下的加拿大与中国关系冷淡。但说到加拿大对自由贸易的接受,中国的威权主义政府、糟糕的人权状况和很多中国公司的国家所有制引发的怀疑让中国成了例外。
加拿大没有迅速着手贸易谈判,而是就与中国的谈判先展开了一系列探讨。埃德蒙德的阿尔伯塔大学中国学院(China Institute at the University of Alberta)院长侯秉东(Gordon Houlden)说,中国政府对初步准备的耐心已经不多了。
“中国非常热切,如果什么都没发生,他们会非常不悦,”他说。
尽管从长期来看加拿大与美国的贸易大致保持平衡,但去年,加拿大与中国的贸易逆差达152亿加元(约合784亿元人民币)。
现任保守党领导人安德鲁·希尔(Andrew Scheer)反对与中国进行自由贸易
广告
前加拿大政府经济师丘里亚克说,特鲁多可能会签署一份与澳大利亚和中国之间的协议相类似的有限贸易协议,以此缓和政治批评。这种协议在很大程度上会避免改变贸易规则。
“保持简单,非常简单,”现任安大略省滑铁卢国际治理创新中心(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Governance Innovation)高级研究员的丘里亚克说。“解决关税和其他几个问题。”
但曾负责中加关系的外交官的侯秉东驳斥了这个观点。他说,对于加拿大的出口来说,中国政府的一些管控和标准造成的障碍远比关税大。因此,他预计加拿大会寻求达成一项更广泛的协议。
但侯秉东说,加拿大将在大约两年后举行下一届选举,按照澳大利亚的经验,在那之前不太可能达成任何协议。这种拖延,他说,也许会解决特鲁多总理面临的政治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