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对中国态度软化的批评令特朗普总统受到刺激,加上他不再那么担心北京破坏美朝峰会的能力,所以周二他改变方向,宣布美国将对中国加征关税并实施其他惩罚措施。

不到一周前,美国财政部长史蒂文·马努钦(Steven Mnuchin)表示,贸易战“暂停”,并在谈判继续进行期间搁置关税提议。到了周二,白宫发表声明称,美国将在下个月内继续执行对500亿美元中国进口商品征收25%关税的计划。

特朗普的这次逆转是白宫西翼旷日持久的思想斗争的最新转折,一方是引导特朗普保护主义本能的经济民族主义者,另一方是马努钦等更主流的顾问,他们担心关税和投资限制会伤害股市,阻碍长期增长。

这一轮似乎是民族主义者赢了。虽然特朗普派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本周末前往北京,再次尝试解决争端,但知情人士表示,特朗普对第一轮贸易谈判感到沮丧,担心在核心问题之一中给民主党提供了一个批评他的把柄。

广告

此次贸易攻势发生在一个敏感的时刻,此前几天,特朗普取消了6月12日与朝鲜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un)会面的计划。此前,他曾表示,中国在破坏这次会晤中起了作用。但后来,总统对会晤表达了更乐观的态度,华盛顿和平壤的谈判代表也在仓促地恢复计划,特朗普因此得以放手恢复对美国最大的经济对手的强硬态度。

除了新的贸易威胁,美国还加强了对中国的军事制衡,取消了对中国参加大型太平洋海军演习的邀请,并派遣两艘海军军舰在南海几个争议岛屿附近航行。特朗普政府正在抵制中国在这一交通繁忙的水道上修建军事设施。

“在所有问题上,本届政府的权力平衡倾向于对中国采取更敌对的态度,”贝拉克·奥巴马总统的前中国高级顾问杰弗里·A·贝德(Jeffrey A. Bader)表示。

但贝德警告称,特朗普的关税威胁可能依然是一种纯粹的战术行动,旨在迫使中国做出让步,类似于他对美国几个最亲密的贸易伙伴所采取的做法。

“我觉得,现在完全不能确定特朗普是否已不打算达成协议,”他说。

上周,特朗普政府宣布要进行一项全面的新调查,可能导致对进口汽车征收关税。贸易专家们表示,此举意图在《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谈判中增加对墨西哥和加拿大的压力。

截至本周五,美国给予欧盟、加拿大和墨西哥的钢铝关税临时豁免将到期,这将引发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些国家是会屈服于特朗普的贸易要求,还是进行报复。

广告

向中国征收关税的声明宣布数小时后,中国商务部指责白宫背弃承诺,尽管它暗示北京预料到会出现这样的逆转。

“我们对白宫发布的策略性声明感到出乎意料,但也在意料之中,”中国商务部的一份声明表示。声明还表示,中国将“捍卫中国人民利益和国家核心利益”。

“这显然有悖于不久前中美双方在华盛顿达成的共识,”该声明表示。

在5月19日结束的最后一轮贸易谈判中,中美双方发表了一份乐观但措辞模糊的联合声明,表明在解决美国谈判代表提出的一系列抱怨方面进展甚微。特朗普在竞选总统期间把对中国采取强硬态度作为核心策略,经常谈到要挑战他认为的不公平贸易做法。

但他的顾问们对如何最好地实现这一点意见不一。马努钦和罗斯等人专注于达成一项折衷协议,要求中国购买大量美国产品,以减少贸易顺差,同时防止出现贸易战。

其他人——比如白宫高级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和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则推行更为强硬的措施。他们希望中国进行彻底的改革,停止对发展中产业提供补贴,并允许美国公司平等进入中国市场。

在马努钦表示贸易战暂停的几小时后,一直领导着中国贸易行为调查的莱特希泽发表了被认为在否定同僚的言论。他表示,要改变中国制度,还要做些“实际工作”,并且美国将会用上“自己的所有法律手段,通过关税、投资限制和出口管制来保护我们的技术”。

广告

特朗普对中国电信公司中兴的处理成了又一个导火索。周五,他表示已达成一项协议,将允许这个近期因违反美国制裁而被罚禁止购买美国零部件的公司继续其业务。这招致了立法者的大量批评,认为这是在放弃贸易上的更强硬措施,放过了这个与伊朗和朝鲜做生意的中国电信公司。

“他们是在考虑一个协议。是个不错的协议……对#中兴 和中国而言,”佛罗里达州共和党参议员马尔科·鲁比奥(Marco Rubio)发推说。

纽约州参议员、民主党领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发推说,“如果政府通过了这份传闻的协议,特朗普就是在帮助中国恢复伟大荣光了。”

据白宫现任及前任官员称,特朗普对这些抨击耿耿于怀。他们表示,在中期选举年中,总统不希望在贸易上给民主党人留下机会。特朗普对敦促他解决中兴问题、寻求与北京停止贸易战的马努钦表达了不满。

“可能会有一时的混乱,但他的默认立场是,你们永远都不会在中国问题上看清他的道理,”曾任特朗普首席战略师、民族主义运动领袖斯蒂芬·K·班农(Stephen K. Bannon)说。

四月,政府详细列出了受限于关税的中国商品,其中包括平板电视和医疗设备。随后又举行了一系列的关税听证会,让公众参与目标产品的甄选。

周二,白宫官员表示,他们会在6月15日前公布将受限于关税的最终货物清单,并会在不久后施行这些关税。特朗普还威胁要对1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额外关税,不过这目前还不会生效。

广告

中国的爆炸性增长对全球贸易体系来说是一个冲击。几十年来,像美国这样的西方经济体一直纠结于这个经济强国的壮大。

白宫还表示,它将推进对中国的限制并加强出口管控,以限制中国人和中国公司接触美国科技——政府称,这种措施是出于国家安全考虑。

美国政府表示,这些限制规定将于6月30日前公布并会尽快实施。还称美国会继续追究它在世贸组织对中国提起的知识产权贸易诉讼。

舒默向总统提出了一个有条件的赞扬。“这个大纲代表着我们在很长一段时期内需要采取的行动,但总统必须坚持下去,而不是在讨价还价中轻易放弃,”他在一份声明中表示。

马萨诸塞州民主党议员理查德·E·尼尔(Richard E. Neal)表示,政府无非是在撤销了对中兴的惩罚、破坏了美国国家安全利益之后,“通过新的最后期限吓唬人,”以挽回颜面。

“没有一致的策略,”他说,“很难让人不把这种对关税威胁、投资限制重燃的热情看成是更多的恐吓和混乱。”

特朗普愿意在中兴问题上达成协议,也让人质疑他的动机。鉴于在他表示将会帮助这家公司的前几天,中国批准了他的女儿伊万卡·特朗普的七个新商标,涉及书籍、家居用品、靠垫等一系列行业。

广告

特朗普最新的贸易举措已经引来了中国的报复,中国已经承诺,可能会对5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加征关税。中国官员表示,他们不会把这些当作空洞的威胁来看待。

“我们必须认真考虑这一点——我们必须听其言、观其行,”商务部研究院副院长李刚近期在北京接受采访时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