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周四,特朗普总统不顾共和党议员、国防顾问以及一些经济官员的反对,同意取消对中国电信公司中兴的严厉制裁,给该公司提供了一条生命线。

该协议将有助于缓解特朗普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紧张关系。习近平曾亲自要求特朗普出手干预,拯救中兴通讯。特朗普曾依靠习近平为下周与朝鲜领导人的峰会铺平道路。

美国商务部表示,中兴通讯已同意支付10亿美元的罚款,更换董事会和高层领导,并允许美国在该公司内部设置一个精心挑选的合规团队,对该公司进行更严密的审查。随后,美国将取消一项长达七年的禁令,该禁令阻止中兴购买美国的产品,令该公司立刻陷入破产边缘。

阅读更多关于中兴的内容

广告

不过,该和解协议也激怒了包括共和党高层在内的一些议员,他们反对帮助一家违反美国法律、被控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中国公司。该协议还将美国置于尴尬的境地,因为它对加拿大、墨西哥和欧盟等盟友征收高额钢铝关税,并坚持要求欧洲以及其他地方的国家遵守美国对伊朗的制裁规定。

2016年,美国认定这家中国公司违反了美国对伊朗和朝鲜的制裁规定。今年4月,美国政府表示,中兴通讯未能采取必要的行动纠正这个问题,并且在补救措施方面撒谎,促使美国商务部实施了禁令。美国国防官员也多次表示,担心中兴的设备可能对美国的国家安全构成威胁。

周四,美国的多名国会议员迅速采取行动,试图破坏该协议。由两党参议员组成的一个小组提出了一项修正案,它将自动恢复对中兴购买美国产品的禁令,直至美国总统向国会证明该公司已满足某些条件。

“我有百分百的把握向你保证,中兴对美国国家安全的威胁远大于来自阿根廷或欧洲的钢铁,”支持该修正案的佛罗里达州共和党参议员马尔科·卢比奥(Marco Rubio)周四在Twitter上写道,“#非常糟糕的协议(#VeryBadDeal)。”

弗吉尼亚州民主党参议员马克·沃纳(Mark Warner)称该协议是一个“可怕的错误”,并表示,“特朗普做了一件相当独特的事——他促成了一个意见几乎一致的两党联盟。”

周四,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强调了该协议的严厉性,称这是该机构的工业和安全局(Bureau of Industry and Security)迄今征收的最大一笔此类罚款,而且包括“前所未有的合规措施”。

中兴是中美双方在谈判中讨价还价的一个筹码。两国一直试图达成一项贸易协议,防止报复性关税生效。
中兴是中美双方在谈判中讨价还价的一个筹码。两国一直试图达成一项贸易协议,防止报复性关税生效。 Gilles Sabrié/Bloomberg

罗斯等政府官员一再坚称,对中兴通讯的处理是一个执法问题,与贸易谈判无关。但这些声明被总统自己削弱了,他曾表示,该公司是两国谈判中的筹码。

广告

5月中旬,特朗普表示,他正在与习近平合作,为中兴提供一条恢复业务的途径。两天后,特朗普称,对中兴采取的措施是“我们正在与中国谈判的更大的贸易协议以及我与习近平主席个人关系”的一部分。

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的常驻学者史剑道(Derek Scissors)表示,尽管对中兴的惩罚足够严厉,但它暂时获救的途径开了一个令人担忧的先河,表明“给总统打电话,触动他的心弦,可能会改变政府内阁一个月前做出的决定”。

“我们走到这一步的过程表明可以花钱逃脱美国法律的制裁,表明我们对中国比对朋友还好,这都是严重的后果,”史剑道补充说。

中兴的命运被卷入了一张更大的网中。向中兴出售大量半导体的美国电信公司高通(Qualcomm),正在等待中国批准其收购荷兰电信公司恩智浦(NXP)的交易,后者将帮助其发展被称作5G的下一代无线技术。

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在5G的发展中占据主导地位表示担忧,并选出高通作为帮助美国保持优势的关键。与此同时,中国已向美国明确表示,如果不讨论对中兴的禁令,它就不参加为平息两大经济巨头之间正在酝酿的贸易战而举行的谈判。

据知情人士透露,在上周末在北京举行的一轮贸易谈判中,中国提出购买价值近700亿美元的美国制成品、天然气、石油、煤炭、大豆和其他农产品。但条件是特朗普政府不继续对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征收关税。

特朗普政府尚未宣布暂停征收关税的计划。白宫称这些关税将在6月15日之后不久生效,而特朗普政府的贸易顾问在是否继续征税的问题上依然存在严重分歧。特朗普的顾问把这些关税说成是逼迫中国开放市场并做出其他让步的筹码,比如放弃要求美国公司为了在中国开展业务而交出宝贵的知识产权。

广告

一份让中兴恢复业务,但几乎无助于解决这些更广泛的担忧的协议,极有可能遭到政府内部的强硬派和很多立法者的批评。他们一致认为中国必须改变自己的做法,并称中国承诺购买更多美国产品是虚假的胜利。

路易斯安那州的共和党参议员约翰·肯尼迪(John Kennedy)说,政府已经达成了协议,但他还没有想好议员接下来该怎么办。

“我不是很喜欢中兴,他们不诚实,帮助伊朗和朝鲜的行为违反了我们的制裁,而且在我看来他们和中国共产党的关系有点太亲密了,”肯尼迪说。“就说我非常怀疑这么做是否明智吧。”

特朗普政府上月在私下里告诉议员,它已经达成了一项让该公司存活下去的协议。周四,政府公布了它的决定。

“今天早上大约6点,我们执行了与中兴达成的最终协议,”罗斯在CNBC的《财经论谈》(Squawk Box)节目上接受采访时说,并接着表示,“这是一项非常严格的协议。”

“我们确实会选择一个合规管理部门进入该公司,在今后对它进行监督。他们要给这些人出钱,”罗斯说。他接着表示中兴将支付10亿美元的罚款,并将4亿美元交由第三方保管,以防“未来出现任何违规行为”。

“我们仍保留让它再次停产的权力,”罗斯说。

广告

在中国,一些人猜测处罚中兴是为了获得在其他贸易问题上的筹码。但在华盛顿,专家和官员指出了另一个问题:特朗普政府没有意识到,对习近平来说,让这家在中国拥有数万名员工的国有科技公司倒闭会是一个多么严重的政治问题。

“政府内部没人意识到中国对这件事会多么严肃,”史剑道说。“罗斯不知道自己碰到了中国的痛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