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時報》推出每日中文簡報,為你介紹時報當日的重點英文報導,並推薦部分已被譯成中文的精選內容。新讀者請點擊此處訂閱,或發送郵件至cn.letters@nytimes.com加入訂閱。]
華盛頓——週一,隨著北京允許人民幣貶值,中國企業停止採購美國農產品,川普政府的財政部正式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的標籤,美中之間的貿易戰進入了更危險的階段。
局勢升級震動了全球市場,緊張不安的投資者紛紛尋找安全的地方存放資金。華爾街經歷了今年最糟糕的一天,標準普爾500指數收盤下跌近3%。科技、非必需消費品和工業等貿易敏感板塊的拋售尤為嚴重。由於投資者尋求安全性高的政府擔保的債券,美國國債隨價格上漲而收益率下跌。亞洲和歐洲的基準指數也全線下跌。
週日,中國的央行中國人民銀行採取措施限制川普下一輪關稅影響,十多年來頭一次讓人民幣兌美元匯率跌破7這一重要心理關口。人民幣貶值會讓商品銷售到國外時更便宜,從而幫助企業和消費者抵消川普計劃於9月1日加徵的額外關稅的影響。它還會給設法同中國競爭的美國出口商造成損失。
廣告
在一份異常直言不諱的聲明中,該國央行將匯率貶值歸咎於川普的「單邊主義和貿易保護主義措施及對中國加徵關稅的預期」。據官方的新華社報導,川普加徵關稅的決定,嚴重違背其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6月達成的共識,作為回應,中國企業已暫停採購美國農產品。
週一晚些時候,美國財政部採取非同尋常之舉,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這自1994年來的第一次。財政部在聲明中稱,財政部長史蒂芬·馬努欽(Steven Mnuchin)「將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接觸,消除中國最新舉動帶來的不公平競爭優勢」。
此舉在很大程度上是象徵性的,它有賴於美國政府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協商,設法消除上述匯率措施給予一個國家的不公平優勢。但中國可能會將這一標籤視為指責,從而進一步導致兩國之間的壓力升級。
此舉使得川普終於兌現把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的競選承諾。在競選總統期間,川普曾對中國的匯率做法提出尖銳批評,並承諾如當選將把中國列為操縱國。
直至週一,在總統就職以來發布的五份匯率報告中,川普的財政部一直拒絕給中國貼上這個標籤。而是一直稱,美國對中國干預匯率的行為深感擔憂。
經濟學家表示,中國多年來一直在壓低人民幣匯率,但在川普上任之前,它已經停止了這種做法。最終,川普被他的顧問說服,暫時放下了匯率操縱國的標籤。在5月份最近的一份貨幣報告中,美國財政部對中國在貿易和貨幣上的做法提出了批評,但始終沒有給出北京人為使人民幣貶值的結論。
廣告
這種更趨強硬的立場突顯出,解決貿易爭端的道路越來越艱難,這已開始對全球經濟造成損害。美國和中國的談判代表上週在上海舉行了會晤,這是自5月談判破裂以來的首次面對面討論,但在解決分歧方面進展甚微。
現在的問題是,北京方面是否會進一步將人民幣貶值,以及川普可能採取什麼應對措施。雙方已經陷入了一場棘手的正面經濟戰,中國以它自己的懲罰方式來回應川普的關稅。
美國已對價值25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收關稅,對來自中國的投資施以更嚴格的限制,禁止一些中國公司與美國公司做生意,並開始限制在機器人和航空等敏感研究領域的中國研究生獲得簽證。這些舉措的目的是讓中國向美國公司開放市場,保護美國的知識產權,購買更多的農產品,但這些都還沒有實現。
週一,川普指責中國操縱匯率,並暗示他將尋找報復的方法。
「中國一直透過操縱匯率來竊取我們的業務和工廠,損害我們的就業,壓低我們工人的工資,以及傷害農民的收入。夠了!」總統寫道。「這個情況許多年前就該停止了!」
如果中國允許其貨幣進一步貶值,那些與其在類似行業中競爭的東亞和東南亞國家可能面臨貶值本國貨幣的市場壓力。這種螺旋式貨幣貶值可能導致通貨膨脹加劇,家庭消費支出減少以及跨境資金的破壞性轉移。這還可能導致更多的關稅或其他限制性貿易措施。
廣告
「因為他們正在做出一個明確的選擇,這有非常重大的意義,」荷蘭合作銀行亞洲金融市場研究主管麥可·埃弗瑞(Michael Every)說,他指的是中國央行。「這將引發迅速、嚴重的升級。」
中國在週二表示,不會立即讓人民幣貶值。
人民幣大幅貶值也可能損害中國自身。中國從房地產到重工業的許多規模最大、負債最多的企業都有巨額的美元海外借貸。人民幣走弱使得償還這些債務的代價更高。人民幣貶值也可能損害依賴石油等以美元計價的大宗商品的公司,並可能促使中國富人將資金轉移到國外去。
出於這些原因,人民幣貶值讓投資者感到緊張。四年前,中國以比這次大的幅度讓人民幣貶值時,全球市場隨之大跌。
金融市場週一再次暴跌,受到川普下一輪關稅打擊的公司尤其嚴重,其中包括零售和科技版塊。科技巨頭微軟和蘋果跌幅分別超過3.4%和5.2%。計算機晶片製造商的股票遭到拋售,這些公司通過將產品賣給中國大陸的科技製造商而獲得可觀收入。耐吉和百思買等零售商的股票也有所下降。
貿易戰的雙方在5月份似乎接近達成協議。但在北京方面拒絕了美國的一些要求後,談判破裂,川普實施了對價值3000億美元的進口商品徵收關稅的計劃。
廣告
6月,川普與習近平在日本會晤後同意暫緩徵收額外關稅。但上週,川普表示,他將對另外價值3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徵收10%的關稅,作為北京未能大規模購買大豆等美國農產品的懲罰。
週一,北京方面表示,短期內不會進行採購。
官方的新華社援引該國經濟規劃機構發改委以及商務部的話說,中國公司暫停購買美國農產品,以此回應川普政府就中國對美國出口的3000億美元商品徵收新關稅的計劃。
報導稱,中國不排除對新成交的美國農產品採購加徵關稅,並且中國企業已暫停採購。
不斷升級的貿易戰有可能結束曾經看起來溫和的全球經濟增長。美國經濟似乎正以健康的速度增長,歐洲也顯示出復甦的跡象。但中國的經濟增長已受到貿易戰的打擊,貿易戰加劇了中國自身的一些問題。其他對中國的龐大經濟機器依賴較大的國家,如日本,也已經受到了衝擊。
中國央行行長易綱將人民幣的貶值歸於市場因素,並補充說,許多貨幣最近都對美元出現了貶值。「我對人民幣繼續作為強勢貨幣充滿信心,」易綱在央行網站上發表的一篇文章中說。
廣告
總體上,人民幣對美元的匯率下跌了約1%,這個動向本身並不一定具有重大意義。但中國政府允許人民幣匯率突破長期以來被視為象徵意義的水平,這一事實引發疑問:此舉是否是中國高層領導人故意發出的威脅?他們很有可能不得不允許央行將人民幣匯率降至這樣的水平。
「人民幣在很大程度上受中國央行控制,但央行不具有自己決定人民幣匯率水平的獨立性,」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金融學教授麥可·佩蒂斯(Michael Pettis)說。「這顯然是高層做出的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