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點擊此處訂閱新冠病毒疫情每日中文簡報,或發送郵件至cn.letters@nytimes.com加入訂閱。]
香港——一名男子在位於一家農場的臨時工廠裡製造假冒的霍尼韋爾N95口罩。藥店出售根本沒有效果的假冒偽劣84消毒液。在中國的某省,當局查獲了700多萬個假冒偽劣口罩。
為了抗擊全球冠狀病毒的大流行,中國龐大的製造機器已經開始超速運轉,為國內外提供口罩、檢測試劑盒、呼吸面罩以及其他設備。生產其他產品的大小企業,現在都在生產抗擊冠狀病毒的裝備——中國的監管機構難以做到在鼓勵生產的同時執行生產標準。
本週,這些矛盾在國際上突然暴露出來。西班牙官員稱,他們從一家中國企業購買的檢測試劑盒準確率只有30%,而不是之前預期的80%。
廣告
中國駐西班牙大使館發布了多條推文,稱製造試劑盒的深圳易瑞生物技術有限公司既不在北京的認證供應商名單上,也不是電子商務巨頭阿里巴巴等中國企業組織的一攬子援助計劃裡的供應商。該公司總部所在地,中國南方城市深圳的市場監管機構表示,他們正在調查此事。
西班牙衛生官員稱,他們從一家未透露姓名的第三方分銷商那裡購買了這些試劑盒,但辯稱不必等待中國的認證名單,他們已經拿到了歐洲的認證名單。「西班牙遵循歐盟的規範,」西班牙衛生部表示。
華強北戴口罩的工人,這裡是中國最大的電子產品市場之一。
華強北戴口罩的工人,這裡是中國最大的電子產品市場之一。 Jupiter Lau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儘管如此,西班牙人仍難以接受這一消息,連日來他們都在等待政府承諾的大批量檢測,以幫助追蹤病毒的傳播。就在爭論出現的前一天,西班牙政府宣布從中國訂購價值4.75億美元的急救醫療物資。
易瑞生物在社群媒體上的一份聲明中表示,西班牙方面檢測不當,他們製作了影片,並發布了使用指南。
與汽車、電子等其他行業一樣,中國已經成為醫療供應產業的重要組成部分,並挑戰了那些認為它主要生產廉價、劣質商品的過時觀念。甚至在冠狀病毒襲擊前,中國就已經生產了世界上大約一半的防護口罩,並成為日常醫療設備的主要製造力量。
在冠狀病毒首先出現在武漢之後,工廠開始重組或擴建、新企業湧現,中國的產能更是得到了顯著提高。原本製造電動汽車的企業比亞迪表示,他們每天可以生產500萬個口罩和30萬瓶消毒劑。台灣企業富士康在中國的大型工廠原本為蘋果生產iPhone等產品,也為其他企業代工,他們在2月表示,已為員工生產了1000萬個口罩,並表示每天的產量接近200萬個。
廣告
由於國內的疫情目前似乎已經得到控制,中國一直在尋求出售或捐贈口罩和其他裝備,這在一定程度上也是為了改善其國際形象——中國在1月曾經試圖淡化冠狀病毒危機,導致了災難性後果。中國生產的口罩已經成為了對歐洲、發展中國家和美國援助計劃的一部分。週四,紐約州州長安德魯·M·庫默(Andrew M. Cuomo)發推感謝中國電信企業華為捐贈的口罩和其他防護裝備。華盛頓出於安全考慮,基本上禁止華為在美國做生意。
但即便在鼓勵生產的同時,中國政府也不得不加大執法力度,杜絕不良的和未經認證的產品。這對中國官員來說是一個挑戰,他們在推動工廠滿足全世界需求的同時,必須確保產品符合質量標準。
這個問題不僅限於中國。在美國,政府官員最初推出的冠狀病毒檢測試劑盒就存在缺陷。但中國的應對規模之大,及其自身對冠狀病毒的控制措施所帶來的持續影響,使這一過程變得複雜起來。
「每當社會上發生類似這次疫情的重大事件,都會出現大量需求,各種各樣的公司都想進入這個市場,」一家初創公司的首席執行官張朝輝說,該公司正在為自己的產品尋求認證,其中包括一種智能殺毒機器人。「一開始就很難分辨哪些公司是好的,哪些是壞的。」
香港企業口罩工廠(Mask Factory)的一條生產線。
香港企業口罩工廠(Mask Factory)的一條生產線。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根據政府披露的信息,監管機構已經關閉了數萬家生產假冒口罩、偽劣測溫槍和無效消毒劑的作坊。負責質量標準和檢測的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表示,數千家企業和個人因制假售假或哄抬價格等違法行為受到了處罰。
本月早些時候,中國監管機構承諾要加強與當地執法部門的合作,打擊假冒偽劣產品。「下一步,將繼續紮實推進專項行動,對違法行為嚴懲不貸,」市場監管總局官員陳志江表示。該機構沒有回應記者的置評請求。
廣告
中國已經出動警力對各地造假者進行突擊檢查。在重慶市,出動執法人員約8.85萬人次,查處了數百起案子。其中許多案件都與劣質防護裝備有關。其他包括製造假藥和醫療器械。
與此同時,地方官員也在努力簡化認證程序,以便讓新產能和新設備儘快啟動。
張朝輝的公司優艾智合機器人用兩週時間迅速研發出對抗病毒的機器人。
張朝輝的公司優艾智合機器人用兩週時間迅速研發出對抗病毒的機器人。 Jupiter Lau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張朝輝在深圳創辦的公司名為優艾智合機器人,他的工程師們在瘋狂的兩週時間裡,研發出了一個消殺機器人。當它在地板上移動時,六個紫外線光柱會對環境物體表面進行消毒,而其紅外線攝像頭可以掃描病人或在公共場所的其他人是否發燒。
張朝輝說,深圳官員的介入幫助這一機器人獲得了認證。監管機構把生產防疫用品的企業放在審批的優先級別。三月中,市政府一名高級官員高調參觀了優艾智合機器人和其他初創企業的辦公室,這些企業都有生產與疫情相關產品的雄心。該官員還在媒體造勢中對城市清潔工發表講話,強調城市正在復工。
優艾智合機器人的公關總監關健稱,政府的努力讓優艾智合機器人將產品交付給鄰近城市廣州的地鐵系統的時間從三個月縮短至一個月。
「就是一瞬間的事,」關健說。
優艾智合機器人的一名員工演示了公司的殺毒機器人的體溫監控功能。
優艾智合機器人的一名員工演示了公司的殺毒機器人的體溫監控功能。 Jupiter Lau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尋求進入疫情防控市場的公司很容易就能找到資金。而創業可能會更艱難。
在半自治的中國城市香港,著急的居民在藥店外排起長隊,希望能買到口罩。曾做過童星的電影製作人唐家輝從製片公司的投資者和他的剪輯師那裡籌集了資金,在印度金奈購買了一台生產口罩的機器。他在接受採訪時表示,自己有足夠的原材料,可以在兩三個月內生產1000萬個口罩。
廣告
「我不是第一個看到這個市場的人。我甚至可能是最後幾個人之一,」他在2月的一次採訪中表示。「但我立刻採取了行動。」
他的公司口罩工廠(Mask Factory)提供了會員方案,承諾每個月為客戶發一盒口罩。
「我想避免那種每次用完了口罩到處找的恐慌感,」購買了這一服務的中學教師斯嘉麗·陳說。「這個計劃承諾每個月有一盒。聽起來再好不過了。」
隨後,當地媒體報導稱,該公司的口罩沒有達到檢測標準,並被業主終止廠房租約,一些顧客要求退款。週四,該公司的兩個口罩通過第二輪測試。他們還表示,公司已經遷離原址。
「我覺得自己特別傻,」斯嘉麗·陳說,「我本想支持一家本地企業,結果卻成了落入陷阱的人之一。」
電影人唐家輝創辦了口罩工廠。它被指控制造的口罩不合格。唐家輝說公司遭到駭客襲擊,運營受到擾亂。
電影人唐家輝創辦了口罩工廠。它被指控制造的口罩不合格。唐家輝說公司遭到駭客襲擊,運營受到擾亂。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唐家輝稱公司遭駭客攻擊,業務受到影響,但已經在處理退款請求,新產品也將會發貨。
「抹黑我們的人和競爭對手不斷誇大我們沒做好的事情,」他說,「但我們的支持者真的相信我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