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点击此处订阅NYT简报,我们将在每个工作日发送最新内容至您的邮箱。)
来自中国最大、实力最雄厚的银行之一的推介,让这笔投资看起来像是稳赢的赌注。
“石油比水还便宜”是中国银行销售的一款与原油价格挂钩的投资产品——“原油宝”的广告语。在一个卡通广告里,两个男人在加油站抱怨油价,第三个人告诉他们应该买原油。他说:“管它涨还是跌呢,反正都有机会赚钱。”
这并不完全正确。当上个月全球油价暴跌时,“原油宝”的投资者一赔再赔。中国银行表示,由于全球石油市场的变化,“原油宝”投资者倒欠银行钱,具体来说是每购买一桶原油欠37.63美元。
广告
随之而来的愤怒暴露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的小投资者的困境。他们没有什么安全的地方存放自己的钱。与其他国家的投资者相比,他们享受的法律保护也较为有限
他们的抗议往往会遭到当局打压。“原油宝”的投资者表示,警方又打电话又找他们,确保不会引发群体事件。
对北京来说,目前的时机很有问题。中国人民正在努力克服新冠病毒疫情给经济造成的破坏。中国人大代表定于周五举行被推迟的年度会议。愤怒、直言的投资者会造成不好的印象。
中国精心打造的保护公民免受全球市场波动影响的强大政府形象,现在显得岌岌可危。
“这款产品完全超过了我们能承受的(能力),”儿子即将念大学的“原油宝”投资者陈雪明(音)说。
陈雪明通过中国银行的一款智能手机应用程序购买了价值超过6000美元、与216桶原油挂钩的期货。油价暴跌后,他欠下了近12700美元。
广告
目前尚不清楚有多少人投资了这款产品,但券商杰富瑞(Jefferies)的分析师陈姝瑾说,据报道,中国银行这款产品有6万名投资者,据此分析,中国银行的账单可能高达14亿美元。
当局已采取措施限制损失。中国银行业监管机构表示正在进行调查。中国最高领导层也公开表示,动荡的市场中缺乏对投资者的保护。
中国银行驻香港发言人拒绝回答记者的提问。5月5日,该行表示,将努力保护客户的利益,目前正在协商和解方案,如果最终与投资者对簿公堂,将尊重司法裁决。
中国严格限制将资金转移到海外,部分原因是为了保护本国人民不受全球市场动荡的影响。它还限制散户投资者在外国大宗商品市场进行交易。但中国银行和其他机构近年来出售跟踪全球市场的投资产品,给客户带来了巨大风险和潜在回报。
4月,中国银行广州总部大楼外的警察。
4月,中国银行广州总部大楼外的警察。 Alex Plavevski/EPA, via Shutterstock
中国仍在努力为其人民——他们历来是极为固执的储蓄者,会把辛苦赚来的钱藏在床垫下或存进银行里——提供安全、多样化的存钱场所。中国股市历来波动较大,许多投资者认为股市充斥内幕交易。中国的债券市场仍然有限。房地产是中国最受欢迎的投资工具,但这个市场容易出现泡沫和政府干预。
一系列事件损害了中国银行和“原油宝”投资者的利益,其中一些只是凑巧赶上。但专家表示,该行监管不力也起到了一定作用。
广告
“这款产品有相当的风险性,中国银行自己都没有预计到有这样的风险,”上海汇业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金融法专家吴东表示。
“这样的操作风险,肯定不适合普通的投资者,”他还说。
这一打击源于全球石油市场的危机。在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打起产量战,同时新冠病毒疫情的暴发大幅削减了全球需求。
在以月度合约交易石油的期货市场上,受惊的投资者将价格推至新低。他们急于从4月20日到期的5月合同抽身。任何持有该合同的人都必须提取实物原油。
中国银行的“原油宝”于4月20日到期,当时油价急速跌向零。雪上加霜的是,市场规则的改变允许该月的石油价格跌至负值。当尘埃落定后,中国银行将其产品定价为每桶–37.63美元,即5月合约的最终价格。
经验丰富的投资者可能会预见期货市场的动荡。而中国银行却将该产品推销给消费者。它在网上发布广告,并在其应用程序里针对其零售客户的财富管理部分列出了“原油宝”。其他银行则将石油产品推销给经验丰富的投资者。
广告
杰富瑞分析师陈姝瑾说:“我认为,将‘原油宝’纳入该行的财富管理可能会误导投资者。”
投资者到网上论坛上抱怨。他们去了银行的当地分行。一些人威胁要去北京请愿中央政府。在一封公开信中,一群投资者指责该银行“完全是强盗逻辑”。
“你们作为党和政府领导下的龙头国企上市公司,坐落于京畿之地、首善之区,”这些投资者写道。“试问上述种种行径,是否对得起自身的职责和身份?”
去年,在中国一个港口停靠的油轮。 一位投资者说:“我感觉中国银行店大欺客。”
去年,在中国一个港口停靠的油轮。 一位投资者说:“我感觉中国银行店大欺客。” Jason Lee/Reuters
警方反应迅速。“原油宝”投资者在网上说,他们的家人甚至同事都接到了当地警察的电话和来访,他们担心这些投资者会搞出事情。
5月4日,由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领导的金融稳定与发展委员会发表声明,强调国际商品市场的风险以及“保护投资者合法利益”的必要性。
投资者称,几天后,中国银行多个分行提出了和解方案。有些分行答应支付原始投资的20%。接受该条件的人必须同意停止任何法律诉讼。
广告
“您因投资原油宝产品而蒙受了损失。为此,我们为您感到惋惜,并愿意与您度过难关,”在时报看到的一款中国银行移动应用上,一条消息这样告知投资者。
隶属于中国中央银行的报纸《金融时报》引述中国银行业监管机构的一位未具名官员,称五分之四的投资者已同意和解。该机构未回应置评请求。
其他投资者在犹豫。一位姓马的投资者说,他的损失共计24万美元。要求不公开其名字的马先生尚未告诉家人。他担心妻子发现后会与他离婚。
马先生说,他的餐厅由于疫情已关闭数周,他决定尝试买原油宝。他认为这可能是弥补收入损失的机会。马先生说他睡不着觉。他一度开始写自杀遗书,但是没写下去。
原油宝投资者陈先生在中国制造业之都东莞的一家工厂从事行政管理工作。他担心不付钱给银行将面临严重的后果,例如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无法购买火车票、旅行甚至参加某些活动
陈先生说:“我感觉中国银行店大欺客。”
但是他屈服了。他说,周二,当地警察和中国银行官员出现在他的办公室,与他、同样投资了原油宝的同事们以及他的经理进行了谈话。感到压力后,他同意了和解协议,得到1300美元,也就是他最初投入的五分之一。
陈先生说:“不想在此事纠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