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河内——在越南范清洪(音)的火龙果园,大部分的灯都熄了。除了成熟的粉红色果实不时掉落在地上发出的声音外,一切都静悄悄的。
46岁的范清洪却无心收获这些果实。
这位农民眼睁睁地看着火龙果的价格在12月的最后一周暴跌25%至接近于零的水平,越南几名官员说,这是由于中国“清零”政策导致的。“我心灰意冷,无力把它们捡起来再扔掉,”范清洪说。
在疫情期间向中国出售水果是件风险极大的事情。
广告
为了将病毒拒之门外,中国已竭尽全力。该国对邮件进行筛查、对数以千计的水果和冷冻食品包装进行检测,尽管几乎没有证据表明病毒可以通过此类产品传播。该国将城市全面封锁,导致民众处于得不到药物或食物的困境
这种严格的防疫政策在中国以外的地方也导致了令人担忧的后果。东南亚的果农尤其容易受到影响,因为该地区的大部分出口产品都是运往中国的。2020年,东南亚向中国的水果出口总额约为60亿美元。
“如果他们买了,我们就能活下来。如果他们不买,我们就完了,”范清洪说。“我们是在种植火龙果,但感觉就像在赌博。”
1月,范清洪在他的农场。越南的许多火龙果种植者在疫情中变得负债累累。
1月,范清洪在他的农场。越南的许多火龙果种植者在疫情中变得负债累累。 Linh Pham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现在,来自越南、缅甸和老挝的卡车在中国的边境口岸排起了长龙。越南的火龙果主要出口到中国,其种植者已背负沉重的债务。
在缅甸,西瓜出口商在边境弃置水果,因为卡车司机被告知要隔离15天才能将货物带入中国。
这些限制似乎尤其对越南的火龙果种植者造成了伤害。在九个中国城市表示从越南进口的火龙果中检测到新冠病毒后,当局关停了销售这种水果的超市,强制至少1000名接触过火龙果的人进行隔离,并下令对顾客进行检测。
广告
然后,在12月下旬,中国关闭了与越南的边境,这是疫情以来的首次。
“中国没有事先知会越南一声,”越南果蔬协会秘书长邓福阮(音)说。“突然就采取了行动。”
烂掉的火龙果。由于找不到买家,农民不得不将大部分收成扔掉。
烂掉的火龙果。由于找不到买家,农民不得不将大部分收成扔掉。 Linh Pham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据邓福阮说,超过100万的越南火龙果、芒果和菠萝蜜种植者受到了限制措施的影响。在越南32亿美元的果蔬出口额中,中国占55%以上,其中火龙果占主要份额。
来自越南永隆省的农民范氏图兰(音)说,她在2015年决定从种植橙子转为种植火龙果。当时,一公斤的火龙果可以卖到1.22美元。现在,由于价格已跌至原来的十分之一,她不得不丢弃1150个用来种植火龙果的混凝土柱子。
由于找不到买家,她把去年收成的大部分都给了邻居,用来喂鸡或扔掉。她投资了1300多美元和三个月来种植火龙果。“现在这些都没有了,什么都没留下,”她说。
中国“清零”政策的连锁反应加速了有关东南亚对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依赖的讨论。与此同时,该地区对北京在南海的军事存在日益感到焦虑,许多东南亚国家都声称这片受争议的水域是它们的领土。
“新冠之前,在我看来,中国在东南亚这些国家的经济影响力实在太大,尽管有政治紧张局势,所有这些国家还是更趋于被引向中国的轨道,”悉尼大学研究东南亚与中国水果贸易的教授比尔·普里查德说。“我认为这在某种程度上是一个减速带。它是永久性的还是暂时性的,我不知道。”
越南工人在分拣出口的火龙果。在越南32亿美元的水果和蔬菜出口中,中国占了55%以上。
越南工人在分拣出口的火龙果。在越南32亿美元的水果和蔬菜出口中,中国占了55%以上。 Linh Pham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十多年来,中国崛起的中产阶级健康意识日益增强,东南亚果农则从中获益。此外,他们还受益于连接他们国家与中国的强大公路和高速公路网络。
他们当中许多人都对春节抱有厚望。在这个为期一周的假期中,中国各地的餐桌上都常常会有切好的热带水果。
广告
中国当局上个月重新开放了与越南的边境,但没有放松检查措施。据越南果蔬协会的邓福阮说,1月底,大约有2000辆汽车被困在边境,低于12月中旬的5000辆。越南官员已经告诉企业暂时不要过境。
越南中央经济管理学院经济学专业主任阮汉雄(音)说,越南政府正努力帮助农民找到替代市场,包括将火龙果分流到越南当地的超市。
农民在收割前照料火龙果。在九个中国城市表示他们在来自越南的火龙果中检测到新冠病毒后,中国当局关闭了销售火龙果的超市。
农民在收割前照料火龙果。在九个中国城市表示他们在来自越南的火龙果中检测到新冠病毒后,中国当局关闭了销售火龙果的超市。 Linh Pham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但在中国以外拓展经营是困难的。使用飞机和船只将水果运往其他国家将会导致成本上升。东南亚的几个水果种植区并不靠近机场。
目前,果农正准备面对更大的困难。
缅甸西瓜农埃妙枝(音)表示,2021年4月中国对缅甸边境实施封锁时,他只得扔掉自己的西瓜。
“我以前从来没有像这样亏本过,”埃妙枝说,他从2010年开始卖西瓜。他说,他现在已经转为在缅甸国内卖豆子。
泰国出口商通常通过与中国接壤的越南和老挝运送水果,他们对政府领导人没有帮助他们处理损失感到失望。
工人在越南包装火龙果。十多年来,东南亚的果农一直因中国日益壮大的中产阶级而获益。
工人在越南包装火龙果。十多年来,东南亚的果农一直因中国日益壮大的中产阶级而获益。 Linh Pham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泰国龙眼出口商沃拉坎亚·潘亚普拉色特吉特说,她的一批龙眼在中越边境滞留了60天。到今年1月中国宣布将开放边境时,大多数水果已经坏了。
“我们向不同的机构投诉,他们知道我们的问题,但即使这样,我们也没有看到任何进展,”她说。“他们让我们自救。”
广告
出口商预计,在2月20日北京冬奥会结束之前,形势不会有所缓解。中国还试图在国内遏制奥密克戎变异株的几次暴发,这可能会导致更严格的边境检查。
泰国榴莲协会负责营销的副总裁帕切亚·希奥芬说,她预计中国将在未来几个月继续不时开放和关闭边境。泰国正在研发一种消毒剂,以喷洒用于出口的榴莲容器,并在今年4月榴莲收获前及时加强这种多刺水果的安全和包装标准。
“我们必须向中方保证,泰国榴莲上没有新冠病毒,”希奥芬说。“我们已经帮助我们的农民和商人做好了准备,”她说。“至于我,我不抱太大希望。”
开花的火龙果。“我们是在种植火龙果,但感觉就像在赌博,”越南的一位农民说。
开花的火龙果。“我们是在种植火龙果,但感觉就像在赌博,”越南的一位农民说。 Linh Pham for The New York Ti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