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及其盟友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后对其宣布金融战时,全世界把目光转向中国,看它会怎么做。
作为实力不断增长的全球大国,中国扩大影响力的方法之一是与那些不愿按照美国及其他西方大国制定的规则行事的国家建立密切金融联系。有想法认为,中国必定也会对俄罗斯采取同样做法。
只不过有一个大问题:钱。具体地说,中国的钱。
为帮助俄罗斯逃避制裁,中国将不得不拿出一个美元替代方案。但中国的人民币在境外很少使用。世界上只有3%的交易用人民币结算。就连俄中贸易也主要以美元和欧元结算。
广告
更重要的是,对中国来说,帮助俄罗斯避免经济崩溃的风险可能大于任何可能的回报。中国自身的经济在很大程度上依赖美元以及构成美元基础的金融大厦。活跃在全球各地的中国公司使用美国的金融系统支付员工工资,购买原材料,进行投资。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出口国,出口的商品主要以美元结算。
如果北京与对俄罗斯的制裁发生冲突,中国自身的金融稳定会面临风险,而现在中国领导人正在强调金融谨慎。此外,虽然中国领导人能够向俄罗斯提供为数不多的可行生命线,它们也不足以帮助俄罗斯在美国及其盟友的金融封锁下长久维持。
两座大门标志着中俄两国在满洲里的边境,中国一侧用绵延好几百公里的绿色铁丝围栏将两国分开。
两座大门标志着中俄两国在满洲里的边境,中国一侧用绵延好几百公里的绿色铁丝围栏将两国分开。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中国能促进跨境交易——让本国企业继续向莫斯科出售中国为世界其他地区生产的许多商品。中国能以低价投资俄罗斯的能源企业,可以让俄罗斯央行将其持有的约合1400亿美元的中国债券的一部分兑现。中国政府甚至可以设立一家流氓银行,帮助俄罗斯让资金流转起来,就像它曾为伊朗和朝鲜做的那样。
这些措施都不足以抵消对俄罗斯的制裁,其中包括切段俄罗斯最大几家银行与全球金融系统的联系,以及美国禁止从俄罗斯进口石油和天然气
“中国拯救不了正在崩溃的俄罗斯经济,”康奈尔大学经济学家埃斯瓦尔·普拉萨德说。但他也说,中国“也许可以帮助俄罗斯经济苟延残喘,让崩溃的速度慢一点”。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不断深化的友谊,已帮助两国比上世纪50年代走得更近,当时毛泽东曾与斯大林以及后来的赫鲁晓夫密切合作。中俄两国外交回暖的基础是双方的共同愿望,即结束它们所认为的美国在经济和地缘政治上的霸权地位。
在北京奥运会前夕见面时,习近平和普京曾一起宣布两国关系“没有止境”。俄罗斯在冬奥会结束几天后入侵乌克兰,导致美国和其他工业化国家实施一系列制裁,目的是对俄罗斯经济造成重创。
莫斯科一家货币兑换店外,摄于上月。
莫斯科一家货币兑换店外,摄于上月。 The New York Times
中国已多次指责制裁做法。中国总理李克强在上周五的年度记者会上再次发出批评,他说,“有关制裁会对世界经济复苏造成冲击,对各方都不利。”
但批评制裁是一回事。选择与全球金融秩序背道而驰、冒下招来对本国制裁的风险是另一回事。已有迹象表明,中国政府不愿采取后一种做法。被华盛顿视为世界银行的竞争对手、由中国领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上周说,由于乌克兰战争,将暂停向俄罗斯和白俄罗斯提供贷款。一些中国银行已减少了为俄罗斯大宗商品贸易提供资金。
广告
“中国的银行正在试图减少它们与俄罗斯的接触,”澳新银行的杨宇霆说。“可以看出,中国向俄罗斯提供金融替代的理论仍值得怀疑。”
尽管如此,中国银行业最高监管机构上周表示,中国的银行不必切断它们与俄罗斯银行的联系。“我们不会参加这样的制裁,而且我们和相关各方继续保持正常的经贸往来和金融往来,”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郭树清说。
随着制裁的加码,在不承担更多风险的情况下维持这些经济联系将变得更加困难,而且帮助俄罗斯的选项也在减少。西方国家已经将俄罗斯排除在SWITF金融通信和支付系统之外,这等于不让俄罗斯银行参与国际贸易。
中国一直在为金融机构建立一个可替代的跨境交易通信服务。但这个服务的规模很小,而且部分依赖于与制裁有关的技术。
Visa和万事达停止了在俄罗斯的业务后,几家俄罗斯银行转向中国的银联,银联在大约180个国家提供支付选择。中国使用自己的支付处理时,要想避免惩罚,交易就一定不能用美元结算。
中国人民银行是中国的央行。
中国人民银行是中国的央行。 Wu Hong/EPA, via Shutterstock
还有就是俄罗斯放在中国的钱。俄罗斯可以通过央行储备、政府投资以及一项长期贷款协议在中国迅速筹集到约合1600多亿美元的资金,相当于俄罗斯对欧盟和美国16个月的石油和天然气销售额。
这笔钱的很大一部分——约合1400亿美元——是以人民币计价的债券投资。余下的部分被两国中央银行的协议占用,两国的央行承诺,在紧急情况下为对方提供价值240亿美元的短期无息贷款。
广告
对中国来说,一个更具外交风险的选择是,通过一家为逃避制裁专门设立的中国小银行为俄罗斯洗钱。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曾在2009年这样干过,该公司当时收购了一家新疆的地方小银行,将其更名为昆仑银行。该银行帮助伊朗进行了价值数亿美元的交易。
中国石油公司可以用类似的做法,向一家空壳公司及其中国高管们支付巨额“咨询费”,让其代表自己做交易石油,而不用把购买原油的钱直接支付给一家俄罗斯石油公司。但这种做法最终可能会停止运转。这就是美国财政部2012年制裁了昆仑银行后发生的情况。
另一种情况是,有国家背景的中国公司可以收购西方对俄罗斯一些最大石油和天然气公司的持股。壳牌和英国石油等欧美巨头宣布,由于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它们将退出在俄罗斯的合资企业,但除了中国国有企业外,目前看不出有多少买家会接手这些股份。
“世界上一些最有价值的能源公司现在的股价仅为其实际价值的几分之一,”策纬咨询公司的中国问题分析师泰勒·勒布说。“发达国家不会去碰这些公司。基本上只剩下中国。接手从公关的角度来看可能非常糟糕,但价格也许好到了非接不可的程度。”
当中国政府考虑在维持与俄罗斯“没有止境”的友谊方面走多远时,一个严峻的现实是:人民币拯救不了俄罗斯的货币卢布。卢布正在暴跌,已导致俄罗斯的大部分财富蒸发。俄罗斯支撑卢布的唯一方法是购买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