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上周五,人权活动人士、工会领袖和其他人士敦促拜登政府,全力执行一项对中国新疆地区强迫劳动产品即将生效的禁令,称奴役和强迫劳动沾污了企业在新疆以及中国更广泛地区的供应链。
这项名为《防止强迫维吾尔人劳动法》的法律于去年12月经拜登总统签署,将于今年6月生效。该法禁止所有在新疆生产的、或与某些受到制裁的实体或将少数民族工人输送到工作场所的项目有关的产品,除非进口商能向美国政府证明其供应链中没有强迫劳动。
这项法律将得到多严格的执行、最终受其影响的公司是少数几个还是更多仍有待观察。对这项法律的宽泛解释可能会导致美国从中国进口的许多产品受到严格审查。全世界四分之一以上的制造业在中国。严格执行该法会导致更多的商品在美国边境被扣留,产品交付延迟的可能性提高,进一步加剧通货膨胀。
该法要求拜登政府的官员组成的一个特别工作组在未来几个月里拿出数份令人担忧的实体和产品的清单。虽然目前还不清楚政府将把多少家机构列入清单,但贸易专家表示,许多依赖中国工厂的企业可能会意识到,它们的供应链中至少有一些部件或原材料可追溯到新疆。
广告
“我相信有几百,也许上千家公司符合(该法)的适用范围,”凯利-德莱-沃伦律师事务所的国际贸易业务合伙人约翰·富特在接受采访时说。
美国国务院估计,在过去五年里,中国政府以打击恐怖主义的名义,已在新疆对包括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回族和其他群体的100多万人进行了拘禁。
中国谴责这些说法是“世纪谎言”。但人权组织、曾被拘禁的人、参与其中的企业,以及中国政府本身提供的充足文件显示,中国政府为了制服当地人口、带来政府认为对稳定至关重要的经济增长而强迫一些少数民族在田间、工厂和矿山劳动。
非营利组织维吾尔运动的创始人兼执行董事茹仙·阿巴斯写过有关她姐姐在新疆被拘禁的文章,她在特别工作组上周五举行的视频听证会上说,强迫劳动已成为一个让中共“有利可图的事业”,其目的是减少新疆乡镇的总人口。
“这个问题的普遍性怎么说都不过分,”她说道,并表示,“工业界的共谋”使强迫劳动成为可能。
从新疆逃到得克萨斯州的哈萨克族人古孜拉·阿瓦尔汗在听证会上说,她曾与哈萨克族人和维吾尔族人一起在新疆被关押了11个月,遭受了酷刑和强制绝育。她还曾在一家生产儿童校服和手套的纺织厂工作过两个半月,工头说,工厂的产品销往美国、欧洲和哈萨克斯坦。她的证词是通过翻译提供的。
广告
在美国,进口使用奴役劳动的商品已属违法。但对涉及新疆的产品来说,新法将把证明的责任转移到企业身上,要求它们在获准将产品进口美国之前,必须提供证明其供应链中没有强迫劳动的证据。
太阳能产品纺织品和番茄的供应链已经受到了严格审查,这些行业的公司在排除强迫劳动风险上已做了数月努力。据估计,新疆是世界上五分之一的棉花和45%的多晶硅(生产太阳能组件的关键材料)的产地。
但新疆也是其他产品和原材料的主要供应地,包括煤炭、石油、黄金和电子产品等,随着新法的生效,其他企业可能也会面临审查供应链的问题。
在上周五的听证会上,研究人员和人权活动人士提到了中国的手套、铝、汽车电池、辣酱和其他商品的制造商与强迫劳动项目有关系的指控。
华盛顿咨询公司地平线咨询在最近一份以公开发表的文件为基础的报告中称,中国的铝业有许多“强迫劳动的迹象”,比如与输送劳动力的项目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关系,后者因其在新疆侵权中的作用已经成为了美国政府的制裁目标
新疆生产的铝约占全球产量的9%,这些铝用在中国其他地区生产的电子产品、汽车、飞机和包装上。
美国国务院估计,中国政府在过去五年里在新疆对100多万人进行了拘禁。图为至少可容纳一万人的乌鲁木齐市第三看守所。
美国国务院估计,中国政府在过去五年里在新疆对100多万人进行了拘禁。图为至少可容纳一万人的乌鲁木齐市第三看守所。 Mark Schiefelbein/Associated Press
“中国是世界的制造中心,”地平线咨询的联合创始人艾米丽·德·拉·布鲁耶尔在听证会上说。
“新疆和中国其他地方的强迫劳动不仅是严重的侵犯人权行为,而且也沾污了国际供应链,”她说。“从太阳能到纺织品和服装,再到铝业,这个问题在许多行业都存在。”
广告
企业和其他方面一直在对新法进行激烈游说,其中包括一些批评人士,他们担心对这项法律的宽泛解释可能会让美国应对气候变化的能力面临风险,或进一步扰乱供应链,加剧通货膨胀。
国会已为实施这项法律提供了可观的资金。政府今年已为实施禁令拨款2750万美元,这笔拨款仅对执行新疆产品禁令而言,就可能足以雇佣100多名全职人员,富特说。
企业和行业团体说,它们愿意遵守这些限制,但希望避免给业务造成不必要的伤害。
瓦妮莎·夏拉是代表太阳能和风能企业的美国清洁能源协会的副会长,她敦促政府向进口商发布关于如何审计供应链的详细指导,并在做决定时只使用经过仔细核实的信息。
“货物每次被扣留几周或几个月,都是一个严重的商业问题,”她在听证会上说。
许多公司已一直在对它们与新疆的联系进行尽职调查,一些主要的行业协会说,它们已经从供应链中排除了强迫劳动。
广告
但一些活动人士对此表示怀疑,他们说,无法进入新疆导致企业难以进行独立审查。目前还不清楚政府对审查将提出什么样的要求,或新法将允许什么样的商业关系。
例如,有些公司为确保来自新疆的原材料用在为中国或世界其他地方生产而不是为美国生产的商品上,已将自己的供应链分为两支,米勒—希瓦利埃律师事务所的贸易律师理查德·莫伊察说,这种做法按照法律条文来说应该足够了,但会“在未来几个月和几年受到进一步的审查”。
莫伊察在采访中说,许多公司希望政府在未来几个月就如何遵守该法提供明确且实用的指导,但“这种期望也许被误导了”。
“我不认为我们会获得一些公司所希望的那种明确指导,”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