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中国日益严格的新冠防疫措施正在进一步破坏消费电子产品、汽车零部件和其他商品的全球供应链。
中国越来越多的城市要求卡车司机每天进行核酸检测才能进行跨城运输,或隔离被认为有感染风险的司机。这些措施限制了司机在工厂之间运送零部件,以及将货物从车间运到港口的速度。
上海和中国其他主要城市已经实施了漫长而严格的封锁,以试图控制新冠病毒暴发。此前,从中国工厂到全球买家的货物供应中断主要是因为港口的临时关闭,包括去年5月和6月的深圳港,以及去年夏天的上海港。
日本大型供应链管理公司日邮物流上海办事处的首席东亚业务发展官贾罗德·沃德说:“问题不在于船只,而是因为没有卡车,所以货物来不了。”
广告
由于一些城市正在对居民进行大规模检测,卡车司机的检测一直被搁置。上周一,上海基本上在一天内完成了市内2500万人的检测,周四又发现了2.1万例病例。
现在,上海以及周边城市,包括电子产品生产中心昆山,卡车司机严重短缺。昆山多家电子元件厂停工。
DHL旗下的供应链风险管理子公司、总部位于加州圣马科斯的Everstream首席执行官朱莉·格德曼说:“苹果和特斯拉的主要电子产品供应商都在那儿。”
苹果拒绝置评,特斯拉也没有立即回复。
许多工厂为了维持运营,试图让工人住在厂里。在中国东北的一些城市,员工们已经在地板上的垫子上睡了长达四个星期。一些公司将货物储存在附近仓库,同时等待卡车交通恢复正常。
但随着上海、长春和沈阳等城市的封锁延长,工厂用于组装的原料出现了用完的情况。有些工厂放工人回家,直至另行通知。
举个例子,制造汽车座椅需要不同的弹簧、螺栓和其他材料。沃德说,汽车座椅生产商已经用完了现有的零部件。大众汽车表示已关闭上海郊外的一家工厂。
在上海的病例增加的同时,其电子制造业主要竞争对手深圳已解封。那里的工人和工厂得以恢复开工,全速生产。
西方的零售商和制造商试图通过从船舶转向空运来适应中国之前的供应链困难,但空运成本比去年翻了一番多。
广告
货运预订平台弗雷托斯货运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兹维·施赖伯表示,进出上海的客运航班几乎完全暂停,使那里的空运能力减少了约一半。乌克兰的战事使得许多航司不得不绕飞俄罗斯和乌克兰,航班的时间延长,意味着每架飞机一周内的飞行次数减少,而且每次航班能够携带的货物重量也变少了。
施赖伯说,乌克兰的战争也开始影响苏联时代的安东诺夫运输机的使用。近年来,空运行业的这一主力机型的持续运转几乎完全依赖于乌克兰的维修基地,而现在这些基地已关闭。
当前原材料和运输价格上涨、交货时间延长、工人短缺,对于公司而言,全球供应链的任何额外干扰都会让它们难上加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