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面对迄今最严重的新冠疫情,中国一直在实施更多的大规模隔离、严格封锁和边境控制。这些措施可能还会奏效,但周一公布的官方数据显示,它们正给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带来沉重的打击。
今年前三个月,中国经济同比增长4.8%。这一增速仅比去年最后三个月略快,它还掩盖了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
其中大部分增长是在1月和2月录得。上个月,随着南方科技中心深圳、中国最大城市上海以及其他重要工业中心相继停摆,中国经济活动放缓。封锁使得装配线暂停,工人停工,卡车司机被困,港口阻塞。数以亿计的消费者被限制在家中。
中国国家统计局周一表示,3月份零售额同比下降3.5%。零售额是衡量消费者是否消费的关键指标。工业产出增长了5%,比前两个月录得速度慢。今年前两个月的进口一直在快速增长,但上个月略有下降,部分原因是运输受阻。
上周,上海封锁期间,一名穿着防护装备的工作人员。
上周,上海封锁期间,一名穿着防护装备的工作人员。 Hector Retamal/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随着更多地区受到限制,3月份开始的放缓预计将在本月加剧。这对中国领导人来说是个坏消息,他们已经为今年设定了“约5.5%”的增长目标。
一周前,李克强总理告诉地方官员,要限制疫情对经济的影响,并呼吁要增强“紧迫感”。中国央行于周五采取行动,帮助商业银行增加贷款,以促进经济增长。
广告
对世界来说,中国因新冠疫情而关闭工厂,可能会进一步扰乱许多制造商依赖的供应链,推高制造和运输货物的成本,从而加剧通胀。经济低迷的中国从其他国家的进口也会减少,无论是石油和铁矿石等自然资源,还是车厘子或名牌手袋等消费品。
“谈到新冠疫情对上海和深圳的影响,我们不能忘记,它们是整个供应链的重要组成部分,它肯定会对整个中国经济循环产生影响。”前国家统计局总经济师、现国务院顾问姚景源在上周三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
中国最大的两个行业——汽车行业和科技行业的高管最近几天开始警告称,如果上海不能很快重新开放,他们在全国范围内的业务将受到严重影响。这座城市生产大量对许多供应链至关重要的高科技零部件。
“上海是国际车企枢纽所在地。中枢不行,整个体系就不行,”中国乘联会会秘书长崔东树在接受电话采访时说。
封锁削弱了本地经济
据一直在跟踪封锁情况的独立经济研究公司龙洲经讯称,截至4月11日,中国100个最大城市中有87个实施了某种形式的行动限制,包括限制进出城市的人员,以及像上海那样的全面封锁,在上海,大多数居民甚至不能离开家去买食物。
周三,距上海110公里的张家港市实施封锁后,该市一家塑料成型机制造厂的经理杨德刚(音)被迫让工厂停产。
2019年,在中国张家港的一家工厂,工人们在生产塑胶地板的流水线上工作。
2019年,在中国张家港的一家工厂,工人们在生产塑胶地板的流水线上工作。 Aly Song/Reuters
甚至在封锁之前,当局就实施了限制,阻止卡车通行。这意味着杨德刚无法按时拿到制造机器所需的零部件,也无法将成品设备交付给许多处于封锁状态的工厂和港口。
杨德刚说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重新开张。“张家港压力很大,”他说。“我肯定担心损失,但没别的办法。”
广告
然而,尽管越来越多的城市正在实施封锁——中国煤炭工业中心太原上周四也加入了这一行列——但市级封锁最近有所放松。根据龙洲经讯的数据,从3月底到上周三,实施严格封锁的大城市数量从14个下降到六个。这些城市在中国经济产出中所占的比例从14%降至8%。
北京已下令地方政府帮助卡车抵达目的地,并采取其他措施,在封锁期间保护经济免受损害。位于合肥的电动汽车制造商蔚来汽车的整车生产于4月9日暂停。合肥并没有封城,但关键的零部件供应商在上海、吉林等地。不过截至上周四,该公司已经获得了足够的汽车零部件,逐步恢复生产。
工人面临困难
许多工人也面临着各种困难。例如,卡车司机经常面临长达数周的隔离,期间他们拿不到任何报酬,即使有购车贷款需要偿还。
从山东向上海运送蔬菜和水果的卡车司机余耀(音)是因不断收紧的疫情防控措施而受困的许多卡车司机中的一员。他已经被困在上海三个多星期了。
上海浦东封锁期间,社区工作人员从车上卸下日常用品。
上海浦东封锁期间,社区工作人员从车上卸下日常用品。 Liu Jin/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余耀于3月16日来到上海,给一家市场送菜。三天后,他仍在上海,因为有关部门确认他是市场上一名感染者的密切接触者。警察命令他立即隔离。于是他把卡车停在高速公路附近,开始等待。
然后,就一直在等。没有人接他去隔离。他没有封城期间的通行证,卡车动弹不得。在过去三周时间里,他与其他四名没有通行证的司机就睡在地上,分面包吃。
广告
“我们现在下不了高速,每个路口都是公安。我们就想回家,“余耀说道。“前几天吃不饱,身体受不了。”
靠出口维持生存
今年前三个月,中国经济的一个领域继续高速增长:出口。在疫情期间,中国的工厂拿下了相当大的国际市场份额,3月份出口同比增长14.7%。许多跨国公司继续依赖中国庞大的零部件供应商网络。
但是,随着中国不断在没有任何警告的情况下实施严格的封锁而扰乱生产,至少西方的一些进口商已经开始在其他地方寻找供应。Phipps & Company公司的创始人杰克·菲普斯说,在过去的两年里,他已经将许多订单下到了其他国家。
他开始从越南和土耳其采购厨柜,从越南和印度采购塑胶地板,从马来西亚采购不锈钢水槽。中国因为反复封锁耽误了许多货物的交付,包括上海附近的宁波部分地区的封锁,导致上个月他的一批管道用品推迟发货。他还说,由于关税、地缘政治紧张局势以及中国在新冠病毒的起源中可能扮演的角色引起的质疑,许多客户现在对依赖中国持谨慎态度。
去年,中国宁波市一个集装箱码头的卡车。
去年,中国宁波市一个集装箱码头的卡车。 Reuters
“因为不靠谱,我去了其他地方下单,还有客户也不愿买来自中国的东西,”菲普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