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工廠今年8月下旬再度停工。由於中國為遏制新冠病毒不時採取封控措施,工廠停工已司空見慣。但是這一次,罪魁禍首不是新冠病毒大流行,而是創紀錄的乾旱導致中國西南地區經濟活動停頓,使得在過去三年裡經常被擾亂的汽車、電子器件和其他商品的國際供應鏈中斷。
由於氣候變化以及隨之而來的極端天氣事件繼續以高度不可預測的方式擾亂全球商品運輸系統,經濟學家和貿易專家警告說,從世界各地購進零部件和產品的公司,可能會在不久的未來面臨更為頻繁的供應鏈中斷問題。
世界快速變暖將如何影響未來幾十年的農業、經濟活動和貿易仍有許多未知數。但一個明顯的趨勢是,乾旱、颶風和野火等自然災害正變得越來越頻繁,也正在更多的地方發生。除了造成人員傷亡外,這些災難還可能對全球供應鏈造成時不時的破壞,加劇令企業和消費者感到沮喪的短缺、交貨推遲和價格上漲問題。
「我們在新冠病毒大流行中經歷過的問題是一個窗口,讓我們可以看到氣候變化將會帶來什麼,」加州大學聖巴巴拉分校經濟系和布倫環境科學與管理學院的副教授凱爾·孟(音)說。
廣告
最近幾十年裡延伸到世界各地的供應鏈是現代效率的典範,電子器件、化學製品、沙發和食品等產品快速跨越大洲和海洋,成本越來越低。
但這些供應鏈網路被證明是脆弱的,先是在大流行期間,然後是俄羅斯入侵烏克蘭,隨著工廠停工、港口關閉,許多公司在購進商品上遇到困難。產品供不應求,導致價格飆升,助長了全球範圍內的快速通貨膨脹
中國西南地區的乾旱也給全球企業帶來了連鎖反應。乾旱大幅減少了該地區的水力發電量,迫使政府對工廠採取限電措施,擾亂了電子器件、汽車零部件和其他商品的供應鏈。大眾汽車和豐田汽車減少了附近地區工廠的產量,製造電子產品的富士康和製造電動汽車電池的寧德時代也是如此。
橫貫中國的長江的水位降至極低,以至於通常從夏季雨季到初冬期間能夠一直駛到長江上游的遠洋船隻無法通行。
公司不得不倉促尋找卡車,將貨物運到中國的港口,同時,中國的食品進口商則尋找更多的卡車和火車車皮,將它們的貨物運往內陸地區。高溫和乾旱使中國西南地區菜田裡的許多蔬菜枯萎,導致蔬菜價格上漲了近一倍,也使豬和家禽的飼料不足,推高了肉價。 ‌
雖然最近的降雨使中國西南地區居民和企業的電力供應暫時恢復,但乾旱仍在中部和西部的大部分地區持續,水庫的蓄水量仍然只有平時的三分之一。
廣告
這不僅意味著水力發電的水量不足,也意味著這些地方需要大量冷卻水的化工廠和燃煤電廠缺水。
中國為試圖引發更多的降雨,甚至採取用無人機在雲層中播撒碘化銀的方法,中國氣象局人工影響天氣中心副主任趙志強在週二的新聞發布會上說。
與此同時,新冠病毒加上中國堅持新冠清零政策的做法,限制了中國大部分地區的人員和物資流動,繼續對供應鏈構成風險。上週四,中國當局為遏制新冠病毒疫情,對人口逾2100萬的西南部城市成都進行了封控。
中國製造業和物流的這些頻繁擾亂令全球高管和政策制定者更加擔心,世界上許多工廠的地理位置過於集中,這使它們容易受大流行病和自然災害的影響。
拜登政府在週二發布的一份計劃中概述了美國打算如何支持國內的半導體行業,計劃說,目前集中在東南亞地區的晶片製造商,讓半導體行業易受氣候變化、大流行病和戰爭的干擾。
但為抵消這些風險在世界其他地區建工廠,可能會給企業帶來更高的成本,並令企業把更高的成本轉嫁給消費者,導致消費者面臨價格上漲。正如新冠病毒大流行已導致消費者價格上漲一樣,凱爾·孟說,氣候變化也會導致物價上漲,尤其是如果極端天氣同時影響到世界上的大片地區。
廣告
企業在跨境運輸貨物時還可能面臨新的碳稅成本,以及產品海運或空運的更高運輸成本,專家們說。海運和空運都排放大量導致氣候變化的氣體,約佔全球總碳排放量的5%。這兩個行業的企業都在加速尋找更清潔的燃料來源,但改變燃料可能需要大量投資,因此可能會推高客戶面臨的價格。
由於中國是世界上大部分製造業的所在地,中國的自然災害和新冠病毒導致的封控尤其令人痛苦。但美國也受到了極端天氣帶來的日益嚴重的影響。
美國西部大部分地區持續多年的乾旱影響了美國的農產品出口。西海岸的野火給亞馬遜等公司的物流製造了混亂。去年冬季的風暴和停電曾導致得克薩斯州的半導體工廠停工,加劇了全球的晶片短缺。
一場野火燒毀了美國奧勒岡州穆利諾附近的農田。
一場野火燒毀了美國奧勒岡州穆利諾附近的農田。 Kristina Barker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白宮經濟學家在今年的一份報告中警告說,氣候變化將使未來的全球供應鏈中斷變得更常見,報告引用的研究稱,近幾十年來,全球自然災害的發生頻率幾乎增加了三倍。
「隨著世界各地的聯繫變得更加緊密,氣候變化的後果惡化,與供應鏈有關的災難的發生頻率和規模也在增加,」報告說。
美國國家環境信息中心估計,在過去兩年裡,美國發生的造成數十億美元損失的災難(包括嚴重的風暴、颶風和洪水)數量已猛增至年均20起。在20世紀80年代,每年只發生大約三起這種災難。
廣告
學者們說,這些災難以及總體溫度升高的影響,在涉及糧食貿易時將特別明顯。隨著全球氣溫上升,世界上一些地區,如俄羅斯、斯堪地那維亞和加拿大,將能為養活各國生產更多的穀物和其他糧食作物。
但這些糧食生產中心遠離靠近赤道更熱、人口更稠密的地區。後者的一些國家在應對貧困和糧食不安全問題上可能會比現在更加困難。
一個危險是,食品競爭的加劇可能會鼓動各國採取限制或禁止糧食出口的保護主義政策,一些國家在應對新冠病毒大流行和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時已經這樣做過。限制糧食出口會讓國家能養活本國人口,但往往會加劇國際上的短缺,推高糧食價格,讓問題進一步惡化。
世界貿易組織以保護主義政策可能造成的損害為由,敦促各國為應對氣候變化的負面影響,保持開放貿易。
世貿組織在2018年的一份報告中指出,全球糧食貿易尤其易受氣候變化可能導致的運輸中斷的影響,比如海平面上升給港口帶來威脅,或極端天氣給道路和橋樑造成破壞。報告說,全球超過一半的穀物貿易需要經過全球14個「咽喉要道」中的至少一個,包括巴拿馬運河、馬六甲海峽或黑海鐵路網。
世貿組織總幹事恩戈齊·奧孔喬-伊韋拉把貿易描述為「一個具有適應能力和復原力的機制」,能幫助各國應對作物歉收和自然災害。她在今年1月的一次演講中引用了經濟模型的估計,稱氣候變化正在成為嚴重營養不良的原因,到2050年時,將有多達5500萬人由於氣候對當地糧食生產的影響,面臨營養不良的危險。但更多的糧食貿易會使這個數字降低到3500萬人,她說。
廣告
「貿易不僅是問題的一部分,更是我們所面臨挑戰的解決方案,」奧孔喬-伊韋拉說。
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的公共政策校長講座教授、氣候影響實驗室的聯合主任項中君(Solomon Hsiang)也認為,貿易可能讓世界對這些災難更有抵禦能力,也更容易受傷害。
他說,在某些情況下,貿易可以幫助緩解氣候變化的影響——例如,當作物因當地的乾旱歉收時,貿易讓當地居民能夠進口糧食。
「這是好的一面,」項中君說。「但不好的一面是,正如每個人都已深刻認識到的,我們與供應鏈的聯繫如此緊密,以至於世界一邊的事件可能會極大地影響其他地方人民的福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