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前幾週對全球經濟及其業務表示樂觀的蘋果公司週日發出提醒,由於中國的一家重要iPhone工廠因新冠疫情關閉,其銷售將低於預期。
這一業務前景的突然變化再次提醒人們蘋果將製造供應鏈集中在中國意味著怎樣的風險。該公司靈活運用大量工人生產滿足全球需求的iPhone的能力曾是其運營的強項,但它對中國的依賴變成了一種負擔,這個國家堅持執行清零政策,導致城市、企業和工廠被封鎖。
10月中旬,隨著新冠病毒病例激增,蘋果最大的iPhone製造商富士康關閉了鄭州的主要工廠。富士康對外界關閉了大門,將大約20萬名工人關在廠區。蘋果公司週日在一份聲明中表示,iPhone的生產繼續以「顯著降低的產能」進行。該公司還說,其生產困境意味著購買高端產品iPhone 14 Pro和14 Pro Max的顧客需要等待更長的時間才能收到新產品。
蘋果在聲明中表示:「我們正在與供應商密切合作,以恢復正常的生產水平,同時確保每位工人的健康和安全。」
廣告
這是蘋果今年第二次被工廠關閉影響。在上海郊外的工廠為了限制新冠傳播被關閉後,其春季和夏季的iPad和Mac銷售額損失了約40億美元。
在蘋果遭遇挫折的同時,科技行業的前景也愈發黯淡。由於經濟放緩導致電子商務和廣告銷售顯露疲態,Alphabet、亞馬遜和Meta的股價今年都大幅下跌。蘋果股價也已下滑,但躲過了行業所遭受的暴跌,這在很大程度上得益於其持續取得的強勁業績。
中國的清零政策由中國最高領導人習近平推動。在習近平連任第三個任期後,中國的領導層繼續致力於這一政策。
蘋果在中國的影響力如此之大,以至於當地人稱鄭州為「蘋果城」。在滿負荷情況下,那裡的富士康工廠每天能夠生產50萬部iPhone。它是iPhone最大的單一生產廠區,占蘋果年銷售額的一半以上。
「這正是蘋果曾經擔心的,」CCSInsight的技術分析師韋恩·林說。「中國在清零政策上不會放鬆,這將產生重大影響,因為這些高端手機是智慧型手機市場上最後一個需求旺盛的領域。」
富士康封鎖其鄭州工廠後,一些工廠工人逃離廠區,開始徒步穿越村莊回老家。他們出逃的照片和影片在社群媒體上傳播開來。上週接受《紐約時報》採訪的29歲工廠工人利奧·林表示,隨著隔離設施開始人滿為患,許多工人感到恐慌。
廣告
富士康為了讓工人繼續工作,向他們提供每天100元人民幣的補貼。後來補貼增加到每天400元人民幣。
蘋果已經開始進行供應鏈多元化,從中國轉移出來,將部分iPhone的生產轉移到印度,將其他產品的生產轉移到越南。但據分析師稱,該公司仍依賴中國生產其銷售的90%以上的iPhone。
韋恩·林說,多元化的推動「顯然還不夠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