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個月來,中國毫不動搖的新冠防疫方法所造成的代價已對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產生廣泛影響:青年失業率達到創紀錄的20%,企業利潤下滑,經濟增長遠低於北京自己的預測。
經濟痛苦加大了放鬆疫情限制以挽救萎靡不振的經濟,並在一定程度上恢復正常生活的壓力。人們對政府的「清零」策略感到失望,該策略未能阻止病例的大幅增加,上週末,對無法預測的封鎖、延長的隔離和大規模檢測感到厭倦的民眾發起了抗議。週一,規模較小、分散的示威活動仍在繼續。
目前的新冠暴發是自2020年大流行開始以來最廣泛的一次,這使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陷入困境。他一直拒絕在政府嚴格的「清零」措施方面讓步。如果他放鬆限制,感染率急劇上升,就有可能出現大規模死亡和醫療系統不堪重負的情況。但保持目前的政策,以廣泛的封鎖來限制感染,將對已經放緩的經濟造成進一步的損害。
週一,上海的新冠病毒檢測。
週一,上海的新冠病毒檢測。 Aly Song/Reuters
「政府目前沒有好的選擇,」研究公司凱投宏觀的首席亞洲經濟學家馬克·威廉斯說。「無論他們做什麼,很難想像不會給這個國家的很大一片地區造成嚴重製約,這會給經濟帶來嚴重的削弱 。」
中國目前有80多個城市正在與感染作鬥爭,而春季時是50個城市,當時規模較小的感染激增促使上海實施了為期八周的封鎖,並使經濟增速降至幾十年來的最低水平。凱投宏觀的數據顯示,這些城市佔中國經濟活動的一半,出口佔中國出口的90%。
廣告
本月早些時候,中國宣布放鬆一些疫情政策的計劃,引發了人們的猜測,認為這是逐步退出「清零」政策的開始,這讓投資者感到高興,推動中國公司的股價飆升。但隨著感染人數的上升,政府恢復了熟悉的手段,並堅持其一直以來的說法:中國正在努力消除新冠病毒,而不是學習與其共存。
從週日開始,在官方媒體的一系列社論中,北京表示,中國仍然需要「保持戰略定力」抗擊新冠疫情,但它敦促全國各地的官員避免在隔離期間採取封鎖消防出口或堵住公用大門等極端措施。其中強調地方官員需要堅持政策調整,以便「優化」現有的新冠政策,限制對個人和企業的干擾。
儘管如此,週一晚上,當局還是部署了額外的安全措施,以阻止抗議活動再次發生。
週一,在北京舉行的反對中國嚴格「清零」政策的抗議活動中,警察拉起了警戒線。
週一,在北京舉行的反對中國嚴格「清零」政策的抗議活動中,警察拉起了警戒線。 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不斷加劇的動盪可能危及中國來之不易的「世界工廠」聲譽。上週,在台灣承包製造商富士康生產全球一半以上iPhone的中國代工廠,工人們對未支付的疫情補貼和糟糕的隔離措施感到不滿,與警方發生衝突
惠譽負責中國政府信用評級的分析師安德魯·芬內爾表示,中國不妥協的做法「給經濟帶來了沉重壓力,加劇了社會緊張局勢」。他說,他預計北京將在2023年放鬆其「清零」政策下最嚴格的措施,如全市封鎖,但由於中國老年人的疫苗接種率相對較低,許多限制措施將繼續存在。
由於最年長公民的低疫苗接種率,中國週二表示將加緊為這個群體接種疫苗。專家認為,此舉是重新開放經濟的一個重要前兆。
高盛週一在一份報告中估計,由於中央政府被迫「在更多封鎖和更多疫情之間做出選擇」,中國在4月之前放棄「清零」的可能性為30%。
上週發布在社群媒體上的影片顯示,富士康鄭州iPhone工廠的工人與防暴警察發生衝突。
上週發布在社群媒體上的影片顯示,富士康鄭州iPhone工廠的工人與防暴警察發生衝突。 via AFP— Getty; via Reuters; via AFP— Getty
經過2020年最早的一波新冠疫情後,中國經濟迅速反彈。在世界其他國家仍處於封鎖狀態的時候,中國控制新冠病毒的強硬措施取得了良好效果,中國經濟迅速復甦。出口是一個特別的亮點,因為世界其他國家隔離期間在網上購買的許多產品都是中國工廠生產的。去年,中國經濟增長了驚人的8%。
目前,由於通膨失控、利率上升以及烏克蘭戰爭,中國的許多最大貿易夥伴都面臨著可能的衰退。在國內,房地產和高科技等通常可靠的支柱已經陷入困境,向企業提供更多信貸也未能推動經濟增長。
廣告
對於小企業來說,最近的疫情已經在削弱需求。
深圳一家蛋糕店的店主蔡志康(音)說,企業客戶是他業務的主要來源,他們開始更頻繁地取消訂單。他表示,週一,一名顧客取消了一份超過3500元的大型企業餐飲訂單。一天前,這座中國東南部城市的居民針對最新的一些限制措施舉行了抗議。
11月,在中國深圳的下沙村,一名送餐員騎車經過被關閉的商店。由於多次封鎖,這裡的許多企業要麼已經停業,要麼已經搬遷。
11月,在中國深圳的下沙村,一名送餐員騎車經過被關閉的商店。由於多次封鎖,這裡的許多企業要麼已經停業,要麼已經搬遷。 Qilai She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28歲的蔡志康說,每一波感染都讓企業客戶更加節儉,他們削減了員工的福利支出以保持預算。他說,當深圳對他開店的園區實施限制時,他的店還曾被迫關閉一個月。他還說,現在提前計劃已經沒有意義了,因為一切都取決於新冠是否在傳播。
「如果沒有新冠,我肯定能賺錢。有疫情的時候就做不到。」
這種影響還波及到更大的公司。根據國家統計局的數據,中國工業企業的總體利潤在10月份加速下降。週日發布的數據顯示,今年1月至10月,中國41個工業部門的利潤下降了3%,與1月至9月的2.3%相比,降幅更大。
今年,隨著更具傳染性的奧密克戎變異株的傳播,中國在控制新冠方面最初的成功開始崩潰。政府今年3月預測,2022年中國經濟將有5.5%的適度增長。幾周後,感染人數急劇上升迫使上海進入封鎖狀態,經濟陷入停滯。隨後發生的一系列規模較小的疫情繼續考驗著中國「清零」戰略的極限,使政府的經濟增長目標無法實現。
週一,在上海發生對新冠限制的抗議之後,出現了路障。
週一,在上海發生對新冠限制的抗議之後,出現了路障。 Hector Retamal/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週一,日本券商野村證券將其對第四季度經濟增長的預期從此前的2.8%下調至2.4%,理由是「重新開放的道路緩慢、痛苦且坎坷」。它還將2023年的國內生產總值增長預期從此前的4.3%下調至4%。
對39歲的艾瑪·王(音)來說,經濟放緩已經很明顯。她在四川閬中的一個購物中心有一間店鋪,出售手提包和行李箱,該市的感染人數不多。
廣告
兩年前她開店時,生意穩定,利潤豐厚。但最近,人們開始避開購物中心,儘管這座城市沒有被封鎖。她正在考慮將自己的業務轉移到網上,以便賣出庫存。
「疫情期間沒有顧客,」艾瑪·王說。「一個包都賣不出去。」
週一,新冠疫情下,北京的一個購物中心。
週一,新冠疫情下,北京的一個購物中心。 Tingshu Wang/Reuters
讓這位兩個孩子的母親更加頭疼的是,她的丈夫在一家食品製造商工作,其業務也被打亂了,僱主已經有幾個月沒給他發工資。
「我們有抵押貸款和信用卡貸款,」她說。「情況沒有改善,這真的讓我很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