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北戴河——身着黑色絲綢襯衫和配套短褲的老人緊緊攢着木拐杖,在一群年輕隨從的幫助下,艱難地爬上起士林大飯店(Kiessling)門前的台階。這座有數十年歷史的奧地利餐廳距離這個海濱度假勝地擁擠的沙灘不遠。老人坐到陽台座上,點了雪糕。他對陪同人員說,這裡有北戴河最好的雪糕,至少在他青年時期是這樣。
“這位老人是周恩來的親戚,”餐廳經理低聲對附近一桌的一些外國客人說,他指的是毛時代廣受愛戴的中國總理。“他以前來過這裡。他住在領導人下榻的地方。”
在任何別的城市,即便是北京,不經意間遇見周恩來的親戚也不是尋常之事。但這裡是盛夏時節的北戴河,這意味着一件事:共產黨高層和他們的家人聚集於此,游泳、吃飯、閑聊,同時塑造這個世界上人口最多國家的未來。北戴河在北京以東大約290公里。
這是一場在海濱上演的宮廷權力角逐。現任和退休的領導人在他們被嚴密保衛的別墅里進行磋商,試圖讓各自的盟友進入25人組成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及其常務委員會,後者是黨內最高權力機構。最終確定的人選將於今年秋季在北京召開的中國共產黨第十八次全國代表大會上揭曉。這將開啟領導層換屆的進程,此次換屆預期將是共產黨執政60多年來第二次平穩的權力交接。
廣告
“他們就是在這裡解決派系爭鬥並做出決策的,”一位姓李的北戴河市民表示。他和其他接受本文採訪的人士一樣,都因為中國政治的敏感特性而要求匿名。“到秋天開會的時候,大家只是舉舉手而已。”
北戴河是中國版澤西海岸和瑪莎葡萄園島的綜合體,帶有少許紅色激情:高低起伏的街道和公共海灘上擠滿了不穿上裝的俄羅斯人和中國家庭,而黨的精英階層隱身於他們的別墅和不對外開放的沙灘。起士林大飯店附近的鐘樓演奏着毛時代的經典作品《東方紅》。
最近幾周,這裡的保安力量大幅增加。身着淺藍制服的警察騎着鈴木摩托巡邏,或是站在街角注視着亂穿馬路的行人。他們還在通往城裡的主幹道上設置了一個關卡。
預計非正式商談將於本月末開始,一直持續到8月。這一傳統一度消失:2002年,中國現任最高領導人胡錦濤從江澤民手中接過權力後,曾下令黨政機構不再在避暑期間從北戴河行使比較正式的職能。但據悉江澤民對此不滿,繼續召集自己的盟友在此會面。根據一些學者的說法和維基解密(WikiLeaks)披露的美國國務院外交電文,2007年,胡錦濤在北戴河參加了一次重要的秘密會議,那次會議旨在為中國共產黨的“十七大”鋪平道路。
在未來幾周里,黨的領導人也將繼續處理各自在首都的日常工作。無論如何,在他們為了躲開北京的酷暑和污染而來到北戴河之際,政治運作不可避免。
19世紀晚期,清朝衰敗的時候,西方人開始將北戴河打造成夏季度假勝地。官方的英文報紙《中國日報》(China Daily)稱,1948年解放軍進入北戴河時,這裡有719座別墅。
廣告
後來,黨的領導人開始在此度假。愛好游泳的毛澤東迫不及待地扎入了渤海的水中。他還在此召集了一些正式的秘密會議。毛澤東的繼任者鄧小平將這些會議變成了一年一度的活動(鄧小平也曾游泳,大概是為了驅散有關他健康不佳的傳言)。
發生在北戴河的最臭名昭著的事件涉及到林彪。林彪是一名共產黨元帥,後來毛澤東指控他密謀政變。據稱,政變企圖暴露後,林彪連同他的妻子和兒子於1971年9月13日逃離了北戴河的別墅,從當地機場登上飛機。他們的目的地是蘇聯,但飛機在蒙古墜毀,機上無人生還。
今年也有策劃和對策。北戴河的磋商將被持續發酵的薄熙來醜聞複雜化。這名原中共重慶市委書記今年早些時候被停止政治局委員一職。按照一些政治觀察人士原來的預言,到了現在中國共產黨應該已經完成了針對薄熙來和他妻子的調查(薄妻涉嫌謀殺一名英國商人)。但是,與黨內高層有聯繫的多名人士現在稱,在未被提起刑事指控的情況下被秘密限制自由的薄熙來,正對審問者發起反擊,與此同時黨內高層正為如何了結這一案件為難。
在北戴河的磋商中,每位現任政治局常委至少在理論上都應當對自己職位的繼位人選有相當大的話語權。但是,身處幕後的黨內“老同志”有時握有更大的權威。儘管已經退休,去年又患病,但江澤民仍可能擁有僅次於胡錦濤的影響。而公開的接班人、現任國家副主席習近平也將參與其中。
“前任、現任和候任的領導人,這三個人的共識非常重要,”北京清華大學政治學教授張小勁表示。
最近幾個月的一連串活動已經做了鋪墊。5月的一次會議上,300多名高層黨員被要求列出他們認為應當“入常”的人選;除了習近平和預計將接任總理的李克強這兩人外,其他人選都還未確定。
廣告
2007年的“十七大”之前,也進行了針對高層黨員的‘摸底’投票。此類調查意在作為參考,儘管它們變得越來越重要了。關於今年5月的調查結果,北京城裡傳言很多。黨內精英階層的某位人士稱,胡錦濤政治陣營的好幾個人票數不高。還有兩位內部人士稱,其中一位得到高票的人是王岐山,他目前是分管金融的副總理。
許多內部人士稱,黨內高層正考慮將常委人數從九名減至七名,就像2002年之前那樣。據信,胡錦濤支持這一變革,部分目的是遏制利益集團在最高層變得根深蒂固。這可能意味着把兩個職位(很可能是分管宣傳的職位以及統領國內安全工作的“政法工作”職位)的職責要麼交給其他領導人,要麼下移至政治局委員層面。
“人數更少的話,他們就能集中權力、提高效率,”某家官方新聞媒體機構的一名官員表示。
但是,也可能有其他的動機。政治分析人士稱,在現任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的領導下,政法部門的權力迅速擴張,這引起了一些黨內領導人的警覺。周永康還曾支持薄熙來。自2007年任職以來,周永康利用胡錦濤對穩定的注重來擴充政法系統。今年,官方的維穩預算達到了1110億美元,比軍費還高了50億美元。
一名情報官員稱,“政法部門已變得權勢過大了。我們很多人都有這種感覺。”
減少常委人數,也可能傷及一些爭取“入常”、但票數不很高的候選人,其中最引人關注的是汪洋。這名廣東省委書記正在打造一種進步開明的形象。
廣告
領導層的規模和結構一直是各方持續討論的話題。一位和參與黨內規劃的官員有聯繫的分析人士稱,在5月的會議上,高層黨員也被要求提交他們對改變黨內上層結構的意見,讓人一瞥堪稱“黨內民主”的流程。這名人士表示,儘管短期內預計不會有多少變化,但“很多人有很不同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