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美聯社)——中國暢銷書作家慕容雪村的微博有將近400萬名粉絲。5月的一天,他的賬戶消失了。他在其他幾個社交媒體網站上的頁面也消失了。沒人對此做出任何解釋,但是有一種解釋正在浮現。
\r很多中國名人——從明星到學者,從記者到商界巨子——都在網絡上積累了大量粉絲,而且這些備受矚目的名人並不總是會遵循共產黨的規則。中國互聯網已經受到了嚴格控制,但如今中國政府還在進一步加強這種控制:有影響力的微博博主一旦發佈政府不喜歡的內容,政府就會讓他們不快。
\r慕容雪村的真名叫做郝群,他只是近幾個月微博賬戶被封的人之一。過去兩周內,互聯網審查者把微博博主叫來開會,國家媒體則指責其中一些人在利用謊言和負面新聞損害社會主義、宣揚西方價值觀。
\r人們曾希望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國新領導層將會容忍網絡和官方媒體上比較自由的言論,但上述事件令這種希望顯得很渺茫。
\r很多網絡名人都引起了人們對社會不公平現象的注意,並對政府政策提出了疑問。有人提倡民主、言論自由和人權,還有一些激進人士則認為中國已經偏離了其共產主義根基。
\r較受歡迎的微博博主、房地產巨頭潘石屹曾通過每天發佈污染指數的做法,在強制有關部門出台新的政府空氣質量標準上起了作用。在北京的一次會面中,他被要求遵守以下七條規定:遵守法律法規、維護社會主義制度、保護國家利益、保障公民的合法權益、維持社會公共秩序、尊重道德風尚、保證信息真實。
\r這些命令的範圍很寬泛,足以對中國新生的意見領袖在網絡上的發言產生寒蟬效應。隨後,國家媒體也發佈了這些標準,並敦促所有中國網民都要這麼做,這件事突顯了中國政府控制訊息傳播以及正在迅速變化的媒體——互聯網——的決心。目前,11億中國人中有超過一半的人是網民。
\r「我認為他們之所以要花這麼多工夫,是因為他們覺得控制輿論變得越來越難了,」芝加哥大學北京中心(University of Chicago Center in Beijing)主任楊大利說。「但其中一個挑戰就是主流媒體不具有太高的可信度,而另一個挑戰則是世界的多元化程度正在提高。」
\r在中國,重要的網絡名人被稱為「大V」,這是因為他們在社交媒體上的身份都是經過驗證的。有關部門對這些人的控制往往已經不加掩飾。
\r著名房地產商人任志強的新浪微博擁有1500萬名粉絲,非常受歡迎,在一場出了人命的暴雨發生後,他對政府官員的態度進行了批判,此後他的微博便被封了。台灣著名歌手伊能靜在聲援於今年年初抗議政府蠻橫審查的《南方周末》記者之後,也被噤聲。
\r前谷歌中國(Google China)總裁李開復在新浪微博擁有5100萬粉絲,他們爭相傳閱着他的那些無傷大雅的職場和信息技術建議。但今年早些時候,他因質疑一個政府投資的搜索引擎項目惹怒了中國的審查機構,他的微博賬號被暫停三天。
\r慕容雪村等作家、維權律師、學者及記者的微博賬號在贏得一定規模的追隨者後,會更容易消失。慕容雪村不確定自己的博客為什麼會成為刪除對象。他懷疑可能是因為他發博批評了一份據稱由高層領導人散布出來的文件,這份文件要求壓制有關新聞自由及共產黨歷史錯誤的討論。
\r「實際上,大V們擁有足夠大的影響力,以至於當局不能再忽略他們,」法學學者何兵說。「當局過去一直壓制他們或者刪除他們的賬號,但這些措施顯然不夠,政府現在要求他們自律。」何兵在新浪微博擁有超過50萬的粉絲。
\r官方媒體的批評之聲日益強烈,體現了北京方面的警告。
\r5月,當局開始譴責很多知名微博博主散播謠言,警告民眾當心網絡信息。官媒新華社最近發表社論,譴責一些博主宣傳西方價值觀,民族主義報紙《環球時報》在上周發表社論稱,網絡輿論製造者應該支持共產黨的統治,否則應該禁止其發言。
\r然而,一些專家表示,在壓制討論方面取得太多成功可能會對北京方面不利。
\r「當局了解民意會愈發困難,」研究中國網絡的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訪問學者溫雲超說,「然後就會有強烈的潛在不滿。」
\r與此同時,政府機構和國有媒體正在研究壓制質疑聲音的新方法。
\r本月,北京方面與幾大互聯網公司攜手開通了致力於反駁網絡謠言的網站py.qianlong.com。該網站處理從政治到平凡生活的各種謠言,比如人們是否應該在兩餐之間吃零食。
\r8月早些時候,黨報《人民日報》稱,大量擁有全國影響力的官方媒體——比如《人民日報》、新華社及中央電視台——及省級、市級黨報已經形成「遍布全國的微博團隊」,以便在突發新聞及敏感問題上引導公眾輿論。他們聲稱要收回網絡的「麥克風」。
\r政治學者楊大利表示,官方新聞機構必須適應環境,以便在社交媒體時代生存。
\r楊大利表示,「他們不能是政治宣傳者,否則他們不會有粉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