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火火」、「立二拆四」兩位「網絡推手」被抓成為近期的一個網絡熱點。他們的罪名包括「詆毀雷鋒形象」、「炒作郭美美事件」、「攻擊張海迪」、「造謠李雙江兒子非親生」等。
\r從2009年河南青年王帥因在網上發帖披露當地政府違規征地被「跨省」抓捕,到重慶的村官任建宇因轉發「負面微博」被勞教,地方政府因為在互聯網發佈信息而抓人的做法由來已久。但是這次「秦火火」事件與以往不太一樣。之前「因貼獲罪」的案件中,地方政府一般會盡量避免引起媒體以及公眾的注意,某些地方的宣傳部門甚至不惜連夜進京、緊急公關,要求撤掉相關稿件。因為公眾的注意力往往會扭轉事件的走向。
\r例如王帥案,該案經《中國青年報》報道之後受到網絡輿論普遍關注。在輿論壓力下,當地政府最終釋放王帥,向他道歉,並支付國家賠償783.93元。
\r而另一個和王帥一樣發貼舉報征地問題的人——吳保全,命運就不幸得多了。今天甚至很少有人知道他。2007年下半年,原籍鄂爾多斯,居住在青島的吳保全在網上發帖,揭發鄂爾多斯市為建設康巴什新區(即後來被稱作「鬼城」者)違規征地。他後被判處有期徒刑2年。當地政府之所以敢於對吳保全下如此「狠手」,就是因為這一事件沒有引起媒體和網絡輿論的關注,自然也就沒有什麼輿論壓力。
\r本次「貼案」則與以往相反,官方媒體主動展開宣傳攻勢,報紙、電視、廣播多管齊下。《京華時報》、《人民日報》、《環球時報》、中央電視台等媒體相繼發佈報道或評論,揭露網絡謠言的危害。
\r此次官媒之所以敢於大面積宣傳這一拘捕事件,與「打擊對象」的特殊性有關。前述的王帥、吳保全、任建宇等案件中,當事人發貼的內容往往直接指向政府,批評政府的種種問題。如果對其實施懲罰,難逃「打擊報復」嫌疑。而這次被抓的兩個人則不同,新華網的稿件引用「立二拆四」的話稱,他們造謠的目的就是為了出名和賺錢。況且二人也確實有過發佈虛假信息的行為,這更增強了對其打擊的合法性。
\r然而此次打擊行動的矛頭似乎並非僅僅指向「秦火火」、「立二拆四」等幾個邊緣人物。中央電視台於8月22日播出的評論《盯住「秦火火」們背後的大謠》稱:「秦火火本來名不見經傳,所炮製的謠言只在小圈子之內傳播……沒有網絡大V的推波助瀾,謠言也不會造成那麼大的危害……一些大V不負責任,已經淪為『大謠』,扮演了極不光彩的角色,甚至是合謀。清理謠言的生存土壤,除了依法嚴懲造謠者之外,也不能放過那些惡意傳謠的『大謠』們。」當天的《新聞聯播》在譴責不負責任的「大謠」時,畫面上還出現了「青年導師」李開復的微博主頁。《京華時報》更有一篇文章稱「個別大V充當秦火火幫凶,已進入警方視線」。而自由派大V之一、天使投資人薛蠻子8月23日以涉嫌嫖娼被北京警方拘捕,雖然不能證明是當局為加強網絡管控而採取的一個措施,但因其時間的巧合,以及官媒不同尋常的高調報道,而引起網友們的紛紛猜測。據《北京晨報》報道,《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曾發微博稱:「不能完全排除官方是在通過抓嫖娼「整」薛蠻子。通過性醜聞、偷漏稅等「整」政治對手,這是全世界政府通行的『潛規則』……」(此條微博後被刪除)。
\r學者宋石男轉發知名網友「北風」的一篇微博說:「當局要整肅網絡……目標對準炒作成性且頗不被自由派受落(認同)的秦火火也順理成章,但應看到當局的目標是壓縮民眾的言論空間,而不是為了所謂的網絡虛假信息。」
\r和現實中黨宣機器能輕易地控制傳統媒體輿論不同,在微博這一輿論陣地,由於其鬆散無序和個人化的內在特徵,官方宣傳機器尚未能有效佔領,雖然根據今年7月30日發佈的《2013上半年新浪政務微博報告》,全國各級黨政機關和黨報系統已經大量開設微博賬號,新浪認證的各級黨政機關官方微博賬號總數就已超7.9萬,發博總數超過6000萬條,數量不可謂不大。
\r然而面對這片新大陸,「微博國家隊」往往顯得力不從心。山西汾陽市公安局的官方賬號曾經轉發過一條「歌頌」八路軍抗日功績的微博,稱八路軍在毛澤東的親自指揮下,「在僅有2587人的情況下,僅靠手榴彈、步槍,於汾陽縣王家社、麻峪口設伏,全殲日軍第500/2軍團全部194250餘人。繳獲裕仁號戰鬥機八架,52AV重機槍360挺,堪稱軍事史上的奇蹟!」(署名沙梓新)。其實這是一篇網友杜撰的惡搞段子,文中的「194250」、「52AV」、「沙梓新」分別暗指「你就是二百五」、「我愛AV」和「傻子信」。得知被愚弄後,汾陽公安不得不發微博向網友致歉。
\r公信力的流失也讓「微博國家隊」處境艱難。今年4月四川蘆山地震發生後,中國紅十字會發微博號召公眾捐款支援災區,得到的網友回復卻是一連串的「滾」、「捐你妹」等字樣和拇指向下的表情。其實網友的「愛國熱情」並非一開始就如此「低下」。2008年汶川地震後,飲料商王老吉捐款一個億,網友甚至喊出了「王老吉一個億,國人給你喝回來」的口號(「立二拆四」宣稱這也是他的「作品」)。5年之後的今天,由於郭美美事件的影響,「紅會」的信譽一落千丈,當年因捐款一元飽受詬病的王石,如今更像一個先知。
\r在「搶灘」微博輿論陣地不利的情況下,有關部門利用手中掌握的傳統宣傳體系進行「遠程打擊」也就可以理解了。此次「秦火火」事件仍然採用了傳統的運作模式:先從小人物突破,通過「詆毀雷鋒」等指控上升到道德層面,進而引申到尋找「幕後黑手」,這一系列運作讓人感到似曾相識。
\r不過,這一套歷來順風順水的操作手法在微博上還是遭到了抵抗。「秦火火」的罪名之一是詆毀雷鋒,稱雷鋒購買皮夾克、手錶等奢侈品。有網友迅速發佈了新華網一篇文章的截屏,該文章稱,雷鋒在鞍鋼工作期間經常參加舞會,並且為了「穿得精神點」,花幾十元購買了二手的皮夾克、手錶、皮箱等物品。更有網友發佈照片,證明雷鋒的這些物品至今仍陳列在瀋陽、北京等地的博物館。還有網友戲稱央視所說的「大謠」就是房地產商任志強。理由是雷鋒和任志強有仇,「因為當年雷鋒斗過任志強,相信大家都聽過這首歌:……愛憎分明不忘本,立場堅定鬥志強。」
\r微博就是這樣一個地方,適合解構和惡搞,不適合附和與歌頌。140個字難以完整地闡述一個論點,卻足以表達感情。碎片化的表達也不利於理性地探討嚴肅的話題,更多的是一個表達快餐化觀點的樂園。如果你一本正經地討論一件事,就有可能被忽略,這是微博生態系統的遊戲規則。正是由於這個原因,很多嚴肅的學者並不使用微博。公眾之所以把微博作為討論政治的場所,一定程度上是因為傳統媒體在嚴格的管控下難以充當對話平台的角色。如果傳統媒體能夠更加開放,讓各個派別的聲音得以自由、理性地對話(當然這種可能性很小),那麼微博就可以回歸它記錄生活、傳播八卦的本來功能。如果僅僅靠壓制,也許能一時起效,但是微博的天然特性不會改變,「關公戰秦瓊」的局面也就不會結束。
\r不過,由於官方擁有各種壟斷資源和話語權,其利用微博的能力和影響也不容小覦。此次長達五天的對薄熙來的庭審便是一例。這次前所未有的獨家庭審微博直播吸引了廣大海內外網民的眼球,不僅讓濟南中院的新浪微博粉絲數一下子躍升了數十萬,而且也讓官方收穫了不少好評,堪稱高招。特別是庭審最後一天公布出來的薄家三角戀情更是成為當天街頭巷尾津津熱道的八卦話題,吸引了所有的注意力,而背後的政治就暗渡陳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