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周一,李婷婷在Facebook上张贴了一张照片,在照片中,她打扮成二战期间美国妇女赋权的标志形象“铆钉工人萝西”(Rosie the Riveter),举起拳头表示抗命——一年前,当局在国际妇女节的前夕羁押了她和其他四名女权主义者,引起国际哗然。
这些女性及其律师如今仍在对悬而未决的公众骚乱罪名进行着抗议,但李婷婷对一个胜利表示了欢迎,这是女权主义者奋斗了20多年的一件事:中国第一部反家庭暴力法于3月1日起生效。
两件事综合反映出,随着对公共维权活动的限制加强,女权主义者促进妇女权利的努力步履维艰,但社会仍然存在进步。这种状况还突显了年轻和老一辈女权主义者之间的差异,两者有类似的目标,但做法可能会有所不同。
周一,26岁的李婷婷还张贴了一则声明,用讽刺的语气感谢中国政府羁押她们,将“中国女权运动推向了另一个高峰”,并声称她们尽管遭受了“极大的限制”,但还是会坚持这项事业。
广告
这五名女性在2015年3月7日遭拘押,因为她们计划第二天去散发传单,警告人们注意公共交通工具上的猥亵行为。该案在网上引发了以“#freethefive”为标签的关注,将中国政府置于尴尬境地,这一年中国的习近平主席和夫人彭丽媛出席了在纽约联合国总部举办的“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召开20周年”庆祝活动。
李婷婷(又名李麦子)、王曼、韦婷婷、武嵘嵘和郑楚然在被羁押五周之后获取保候审,她们的律师说,五人在羁押过程中遭受了粗暴对待和恐吓,而且不向她们提供医疗救助。
她们的律师说,一年过去了,对她们的指控仍然未撤销,使她们在法律上处于一种不确定状态。在2月底,律师向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在北京开会的全国人大发送了一份联合声明,称该案件属于司法不公,并询问为什么检方没有撤诉。
“从开始到现在,任何一级司法单位从来没有过回复意见的,”韦婷婷的律师葛文秀在接受采访时说。
“这一次,我们已经向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递交了声明,因为根据中国现体制,对侦查活动合法性的监督权限,由检察机关行使,”葛文秀说。
她在Facebook用英文写道,“以温和方式”倡导女权主义,也就是其他人在过去数十年采取的方式,最终是失败的,中国的女权主义者需要通过“一种更为激烈的方式”实现目标,她解释了从2012年开始采用的高调方式,比如穿上染成血色的婚纱,占领男厕所,穿上巨大的纸内裤。
广告
“就像所有社会运动一样,中国的女权运动经历了起起伏伏,”李婷婷写道。“虽然目前受到极大限制,但我们相信通过我们的智慧和勇敢,中国的女权运动将得以推动。”
对于李婷婷来说,新法律就是一项成就。她对此表示欢迎,不过她的评论有所保留,说明中国年轻的女权主义者可能要更急切,有更高的抱负。例如,很多人公开就同性恋权利进行游说,这与老一代女权主义者的方式不同。
“有了这部法律肯定是好事,”她接受采访时说。这部法律涉及同居伴侣,不仅仅是夫妻,这让她感到很满意。但她还有一些担忧,比如该法律没有说明是否保护同性伴侣。
对于老一代的女权主义者及长期致力于反家暴法律措施的律师来说,重要的是《反家庭暴力法》第一次使得受害者可以容易且快速地获得保护令。据《法制晚报》报道,在3月1日该法律实施的首日,北京的谷女士获得首个个人安全保护令。谷女士的丈夫在过去35年中一直在对她进行殴打。
对曾代理美国女性李金(Kim Lee)的律师戚连峰来说,该法律对家庭暴力的定义是一次突破。李金在2013年因遭丈夫李阳虐待得到了离婚判决。
“这部法律首次定义了家庭暴力,帮助很大,”北京明航律师事务所的戚连峰说。
广告
该法律给出的定义如下,“本法所称家庭暴力,是指家庭成员之间以殴打、捆绑、残害、限制人身自由以及经常性谩骂、恐吓等方式实施的身体、精神等侵害行为。”其中涉及针对女性、男性、儿童、老年人及残疾人的暴力。
中华女子学院法学教授张荣丽表示,这部法律“真的是非常大的进步”。
她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在中国或印度这样传统的、男权的国家,有人因为施暴而受到惩罚,这真的是非常大的进步。”
张荣丽表示巨大的阻力仍然存在。一些人担心新法律会导致家庭不和谐。
她说,“一些人称这会引发问题,比如孩子的教育问题。”体罚孩子在中国是一个普遍现象。“一些人甚至说我们在改变中国传统!太荒唐了。”
“人们过去常常无处可去,”张荣丽继续说道。“如今他们获得了保护。”
广告
张荣丽表示,政府在通过教育和培训快速传播法律条文。她表示她很快就要前往内蒙古,就如何实施法律对法院及警方工作人员进行培训。
律师们及李婷婷表示,该法律应该包含一些举措,解决强奸等婚内性暴力、虐待性经济控制及拒绝给予医疗救治等问题,戚连峰表示,这是“一个大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