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的记者如何在工作和个人生活中使用科技产品?北京分社社长裴若思(Jane Perlez)介绍了她在使用的一些科技产品。
中国设有防火长城,这是一套过滤和控制系统,可以限制人们在互联网上看到的内容,那么作为北京分社社长,试图在网上获取信息是怎样的感受呢?
我们的死活就靠虚拟专用网络VPN了。中国政府一直在试图破坏VPN。
有些VPN最开始几个月还比较好用,但突然之间,它们的速度就变慢了,这表明它们遭到了中国政府的干扰。互联网不稳定,总体上速度较慢,这让我们记者感到很沮丧。
广告
但我们也不是唯一受影响的人。在中国做生意的企业也有同样的问题。研究人员、学者和科学家也不例外,所有人都需要从政府封锁的网站(包括Twitter、Facebook和谷歌)获取信息。
在这些限制下,哪篇报道是你最大的挑战?
每篇报道做起来都是挑战。所有一切。这就是重点——防火长城阻挡了非常多的东西。
互联网总是在人大会议期间变成龟速,政府认为在会议期间必须保持一切东西受到控制,一切风平浪静。今年秋季网速应该特别慢,因为届时中共将举行重大会议,再次选举习近平为总书记
广东一家鞋厂的网咖里,工人在玩网络游戏。
广东一家鞋厂的网咖里,工人在玩网络游戏。 Greg Baker/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你用什么工具来克服防火墙?这些工具可以变得更好吗,如果有区别的话?
我想有更快更高效的VPN,不要那么容易被水平一流的中国黑客攻陷。
你担心政府的监视吗?如果是这样,你如何保证工作和通信中的隐私?
中国的监视是很全面的。没有绝对可靠的方式来避开它。我们只是记者,没有任何要遮遮藏藏的东西。每个地方都有监控摄像头。我们确实采取了措施来保护消息源。
广告
在采用WhatsApp和微信之类的消息应用方面,中国人领先于美国人。你最常使用的消息应用是什么?
我使用微信和WhatsApp,尽管不是很多。微信用得少,政府就无法马上知道我在跟谁说话。但我不会试图隐藏任何东西。因为那是不可能的。上个月,我到了中国的一些省份,当我用WhatsApp和别人交谈时,接连立刻就断开了。
除了工作之外,你在日常生活中常用的技术产品是什么,为什么?
在意空气”(Air Matters)是一个检查污染状况的重要应用。早晨,我可以在高层公寓判断空气状况。我的方法是,能否看到远处美丽的山丘。在晴朗的日子里,它们很清楚,看起来像蓝色的锯齿状山脊。在污染严重的日子里,你是看不到它们的。
今天北京的空气质量指数是188,属于中度污染。“在意空气”上可以看到其他中国城市的空气质量指数,今天大多数城市都超过了100。
你可以看到世界上污染最严重的地方在哪里。今天是中国西部的阿克苏,由于沙尘暴,指数达到了900。很高兴我不在那里。
广告
你在中国会用到什么美国人可能不大知道的网络服务或应用,以及你为什么喜欢它们?
我喜欢滴滴,它是个打车服务,比Uber好用。你可以叫到普通的北京出租车,司机有着讨人喜欢的坏脾气,车里有点脏,车费超便宜。你也可以要求高端的服务,来的是滴滴司机,开着好车,车内干净,还备有矿泉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