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玉狗梁——作为村子里职位最高的官员,卢文震面临着一个难题。年轻人都走了,留下的都是年老体弱。这个逐渐老龄化的小村庄需要资金。活力。还有一点火花。
然后,两年前,他看到一名60岁的妇女在北方农村常见的炕上盘腿坐了半小时。卢文震突然灵机一动。
“瑜伽,”他说。
广告
这个大胆的计划看上去与玉狗梁这个地方格格不入,这是河北省一个人口不到100人的村子,离北京和上海这些地方的健身房和健康食品商店距离甚远。它位置偏僻,距离最近的火车站需要两小时车程。两年前,这里才有了网络。玉狗梁居民的平均年龄为65岁。他们以照料牛羊、耕种小块土地为生。
中国增长迅速的老龄化人口是执政的共产党面临的最为紧迫的问题之一。官方数据显示,在中国乡村地区,至少有5000万上了年纪的中国人被这个国家的经济繁荣甩在身后。许多人备受贫困和抑郁困扰。政府数据显示,到2050年,中国年龄在60岁或以上的人口预计达到4.87亿,占总人口三分之一以上。
玉狗梁的居民们并不信服。他们从未听说过瑜伽。卢书记(他们对卢文震的称呼)是要让他们入邪教吗?
还有一个小问题:52岁的卢文震从未上过瑜伽课。
“但是我不能告诉大家,我也不会,”他说。
网络成了他的指导。他找来各种视频和图片揣摩。
他知道让上了年纪的农民做瑜伽会很麻烦。于是他买来了手套和瑜伽垫吸引他们。
开始的几节课,只来了几位居民。卢文震开始的节奏很缓慢。首先,他教他们该如何通过唱歌训练呼吸。然后,他尝试着带他们做一些简单的、交叉双腿的动作。
没过多久,就有更多人加入了进来。很快,他们就开始尝试一些难度更大的动作。
卢文震计划教村里所有老年人做瑜伽。
卢文震计划教村里所有老年人做瑜伽。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受到鼓励的卢文震,报名参加了一个由政府出资设立的瑜伽课。经常压制精神信仰、不鼓励神秘主义的中国政府,却支持“带有中国特色的瑜伽”,这种瑜伽在常规流程中去除了吟诵、冥想环节。卢文震引述政府的政策说,这个瑜伽“去宗教化,去神秘化,然后就是本地化”。从那个瑜伽课上,卢文震获得了瑜伽裁判书,在此后的瑜伽比赛中担当裁判。
当局也在鼓励这项行动。2017年2月,负责中国竞技运动的国家体育总局授予了玉狗梁“中国瑜伽第一村”的称号。但直到去年年底,卢文震才认为居民足够优秀,可以参加比赛了。他让农民们参加了在河北省省会石家庄举行的一场瑜伽比赛。
玉狗梁居民的平均年龄为65岁。他们以照料牛羊、耕种小块土地为生。
玉狗梁居民的平均年龄为65岁。他们以照料牛羊、耕种小块土地为生。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他们作为“最佳集体队”获得了一项奖。
中国官方媒体对玉狗梁的“瑜伽热”进行了报道。当地政府表示,将给卢文震150万美元,建造一个养老院和瑜伽馆,那是一个带有玻璃幕墙、闪闪发亮的复合建筑,将方便村民全年练习瑜伽。
广告
但他发展旅游的目标恐怕很难实现。这个村子交通不便,也没有什么设施。
卢文震仍能看到积极一面。练习瑜伽强健体魄的居民,他说,能够在医疗费用上省下钱来。
不久前的一个下午,玉狗梁村里大约36位瑜伽常客聚在一起,展现出了非凡的耐力。他们穿着平时干农活的衣服,系着头巾抵御酷暑,在15分钟的时间内,完成了立姿劈腿、侧面支架式和船式的一系列动作。
接着,在众人的掌声中,卢文震选了几人表演头倒立和劈叉。人群中,几个缺了牙的八九十岁老太太坐在老旧的扶手椅上看着。
为了治疗肩膀和肘部的疼痛,戈录云多年来一直在吃药。两年前,62岁的她体重超过150磅(约合68公斤)。
戈录云(左)和张志海(音)。在开始练瑜伽之前,戈录云多年来一直需要吃药治疗肩膀和肘部的疼痛。“现在,连一个止疼片也不吃了,”戈录云说。
戈录云(左)和张志海(音)。在开始练瑜伽之前,戈录云多年来一直需要吃药治疗肩膀和肘部的疼痛。“现在,连一个止疼片也不吃了,”戈录云说。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戈录云后来便开始练瑜伽,减掉了11磅(约合5公斤),她说自己的肚子都变小了。
“现在,连一个止疼片也不吃了,”戈录云说。
广告
第二天早上,村民们在卢文震的带领下完成了一系列平衡动作。然后,他让村民们放松全身,放声大笑。“哈哈哈哈哈,”居民们笑了起来,许多人发出了真诚而响亮的笑声。
在一个没什么可以期盼的村庄里,这是一个欢乐的时刻。由于最近的一次干旱,大片褐色的土地没了收成。村民们的子女都在城里工作、学习,一年回一次家。
王占山(音,左)和张喜英,后者表示在学瑜伽之前,她从没感觉到有动力劳作。
王占山(音,左)和张喜英,后者表示在学瑜伽之前,她从没感觉到有动力劳作。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62岁的张喜英表示在学瑜伽之前,她从没感觉有动力劳作。“以前锻炼身体就是打牌,”她说。“我们现在不打了。”
瑜伽已成了许多人的日常习惯。许多人在早上5点半练瑜伽,然后在日出前送牛羊去吃草,接着便是早饭、农活、午饭、休息、农活,以及5点半的傍晚瑜伽,然后是晚饭。
因为头晕,73岁的武启莲之前并不愿意跟着卢文震练瑜伽。但她对丈夫和邻里所做的事情感到好奇,好几天时间她都在自家院子里隔墙观望。最后,她决定加入他们。
她表示,在练了两年的瑜伽后,一度折磨她的膝盖和腰部已经不痛了。
卢文震想把玉狗梁变成中国各地农民学习瑜伽的基地,他说这样还能吸引游客。
卢文震想把玉狗梁变成中国各地农民学习瑜伽的基地,他说这样还能吸引游客。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曾在石家庄一所技术学院任党委书记的卢文震,2016年被派来玉狗梁村工作,共产党长期以来都会向欠发达地区派驻干部。和中国农村其他许许多多的干部一样,他的任务是让村庄在2020年前脱贫。这是习近平主席的标志性行动之一。
整个村子里,到处都是卢文震画上去的瑜伽姿势简笔画和口号。
瑜伽已经成为玉狗梁许多居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瑜伽已经成为玉狗梁许多居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做新时代的中国好农民,”有口号写道,它源自习近平的一句口头禅。
68岁的荆万山表示,多年来放羊令他的腿疼。此前,他绕着运动场跑个两三圈都很吃力。现在他能跑20圈。
广告
卢文震表示他还有更大的计划。他希望把玉狗梁村变成全国农民的瑜伽训练基地,他说这也可以吸引游客。
“这一切目前都还只是梦想,”卢文震说,他开着车驶过泥砖房和茅房。“但人总得有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