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週一,在香港紀念1997年回歸中國之際,數十萬示威者舉行了和平抗議遊行,但有一小群活動分子闖入立法會、打碎玻璃幕牆、在內室噴塗標語的場面,令這座城市為之震驚。
這種分裂的抗議活動提供了鮮明的例證,表明這片前英國殖民地的分歧不只存在於抗議者和與北京結盟的政府之間——抗議者之間的分歧也日益加大。
週一,在活動人士手持金屬柱和臨時替代的大槌子,即將攻破立法會的閘門之際,一批對他們的示威活動報以同情的資深政治人士懇請他們三思。
一些人在搖頭。一些人在懇求。
廣告
「想清楚這樣值不值得,」議員毛孟靜(Claudia Mo)對一名戴黑色口罩的抗議者說。「想想媽媽。」
這場對抗清楚地表明,數月來,因民眾譴責內地干預而撼動香港的抗議運動,正處在十字路口。到目前為止,令抗議者自豪的是,他們一直以沒有公認的領袖,通過加密消息讓眾人參與討論來確定方向。但這種做法的弊端已開始顯現,抗議者對戰術和目標意見不統一,且缺乏一致的談判立場——即便在政府立場強化之時。
「現在北京有很好的藉口,可以更加不妥協了,」香港浸會大學的政治學者高敬文(Jean-Pierre Cabestan)說。
週一,香港的社群媒體上充滿了要求抗議者回歸非破壞性方式的呼籲。週二早些時候,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譴責了暴力事件,並讚揚了警方,稱他們保持了剋制。
數週來,香港的抗議運動一直表現平和。
警方6月12日對示威者使用橡皮子彈和辣椒噴霧後幾天,抗議者舉行了逾200萬人的大規模和平示威遊行,即使此前政府已暫緩審議將允許把犯罪嫌疑人引渡至中國大陸的法案。自那以後,規模較小的示威活動一直在持續,似乎既沒有疏遠商界,也沒有偏離焦點。
週一,絕大部分抗議者再度舉行和平抗議。但當天佔據主導的場面卻來自衝進立法會的數百名核心抗議者。
週一下午,防暴警察一度與抗議者保持距離。
週一下午,防暴警察一度與抗議者保持距離。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分析人士稱,抗議者現在恐怕幫了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一把,讓他對香港收緊控制的想法有了理由。一些人稱,抗議者做過了頭,正如他們在五年前類似的抗議活動中所做的那樣,當時政府的批評者拒斥北京所做的讓步,結果最終一無所獲。
這場動亂不僅是對香港領導者,也是對習近平的尖銳挑戰,他一直尋求在這片半自治領地擴大北京的影響力,但如今卻面臨一場動盪的政治危機,而且沒有退卻的跡象。週一的抗議是對北京統治的公然反抗,也戲劇性地顯示出中共在贏得香港年輕人支持方面所面臨的挑戰。
廣告
抗議者拒絕了同情他們的議員們的請求,也凸顯出他們對香港政治體制的極度失望。許多人懷疑議員們是否真把他們的利益放在心上,即便是那些支持他們的事業,並參加他們集會的議員。
這種不信任折射出香港的政治階層與年輕人之間的分歧日益加大,後者感到,老一輩人太過急切地想要同北京達成妥協,讓中共侵蝕香港的自由權利。
自6月初以來,以學生為主的抗議者一直敦促政府撤回引渡法案。
抗議者穿過被金屬柱和手推車毀壞的玻璃幕牆進入大樓。
抗議者穿過被金屬柱和手推車毀壞的玻璃幕牆進入大樓。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為回應來自抗議者的壓力,香港領導人林鄭月娥上月暫緩了該法案並道歉。但抗議者仍不滿意,要求完全撤回該法案,並要求林鄭月娥辭職。
週一示威者湧上街頭的日子,是1997年英國將香港移交給中國的紀念日,也一向是反對中國收緊控制者舉行抗議的日子。
當天上午,林鄭月娥與其他香港官員共舉香檳酒杯慶祝回歸22週年,並透過電視螢幕觀看了中國國旗和香港區旗在海邊的香港會議展覽中心外相繼升起儀式。
廣告
但緊張局勢幾乎立即爆發。數百名防暴警察使用警棍和胡椒噴霧擊退聚集在附近的示威者。許多抗議者對警方的反應感到憤怒,他們遊行到立法會辦公地點,用金屬棒和手推車打破了大樓的玻璃幕牆。
晚上,抗議者衝進立法會,在裡面設置障礙,並在牆上噴塗標語,呼籲釋放上個月被捕的抗議者。「暴政,」一條標語寫道。
抗議活動迅速成為對中國統治的廣泛否定,示威者撕毀1997年生效、管理香港與北京關係的小型憲法《基本法》,並呼籲進行自由和直接選舉。其中一個團體升起了殖民時代的英國國旗。
在週一上午的慶祝儀式上,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與其他官員碰杯,包括香港中聯辦主任王志民(左)。
在週一上午的慶祝儀式上,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與其他官員碰杯,包括香港中聯辦主任王志民(左)。 Zhang Wei/China Stringer Network, via Reuters
「我們需要釋放長期壓抑的情緒,讓全世界都知道這個消息,」20歲的抗議者克里斯·葉(Kris Yeh)說。
經過三個小時的佔領,抗議者大多被趕出議會。隨後,防暴警察組成警戒線,試圖驅散外面的人群。
立法機構的對峙使抗議者產生了分歧。一些人譴責闖入大樓的抗議者的行為。也有人未做太多批評,表示他們能夠理解這種憤怒。
廣告
「無論如何,我不支持暴力,但我理解人們為什麼會這樣做,」前立法會成員劉慧卿表示。 「他們非常沮喪,因為人們說他們抗議得太多了。」
一些人認為,非暴力已經失敗,為了保護香港的自由,有必要採取更具對抗性的方式。
星期一早上,香港回歸22週年紀念儀式開始前,抗議者與防暴警察發生衝突。
星期一早上,香港回歸22週年紀念儀式開始前,抗議者與防暴警察發生衝突。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過去幾次我們太和平了,所以警察覺得我們好欺負,」28歲的娜塔莉·馮(Natalie Fung)說。她在立法會為抗議者提供食物和飲料。「為了我們,年輕人正在拿自己的安全和未來冒險。」
在北京,官方新聞媒體基本上忽視了抗議活動。但它們發生在中國共產黨成立98週年紀念日,被視為對習近平統治的嚴峻挑戰。
習近平將自己塑造為一位強硬、不妥協的領導人,這場騷亂讓他陷入困境,需要應對警察和抗議者之間發生更多衝突,或將兩年前宣誓就職的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解職的前景。
不過,大陸專家表示,週一的混亂局面可能會讓中央政府相信,香港的運動正在瓦解,可能會自行消退。
「那麼這個運動已經到了尾聲,」北京一家香港政策研究機構的執行董事田飛龍說,他指的是立法者和更極端的抗議者之間的分歧。「它自己會降溫。」
據組織者說,週一在銅鑼灣舉行的和平遊行吸引了50多萬人。
據組織者說,週一在銅鑼灣舉行的和平遊行吸引了50多萬人。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北京方面在香港已經擁有一個強大的人脈網路,由同情北京的企業高管、媒體和公務員組成。但專家表示,政治危機可能促使官員對這些團體施加更大的壓力,比如威脅子女參與抗議的陸資企業的員工。
「這些因素將被發揮到極致,以促使民眾更服從,」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政治經濟學副教授史宗瀚說,
廣告
這場運動現在進入了一個不確定階段。逮捕隨時可能發生。抗議者之間的分歧越來越大。由於沒有一群公認的領導人,示威活動缺乏專注感。
對很多人來說,這種情況令他們回憶起2014年的「雨傘革命」。那場為自由選舉進行的抗議活動持續了11周,最終失敗。
聖母大學(University of Notre Dame)研究香港政治的副教授許田波說,一次成功的抗議需要一定程度的協調,即使是分散的。
「不可能沒有領導者,」她說。「他們需要更好的協調。被法庭逮捕就太不值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