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時報》推出每日中文簡報,為你介紹時報當日的重點英文報導,並推薦部分已被譯成中文的精選內容。新讀者請點擊此處訂閱,或發送郵件至cn.letters@nytimes.com加入訂閱。]
香港——香港的抗議者週三設法維持統一戰線,並對這場運動的得失進行清點。警方表示,針對週一香港立法會附近發生的衝突,已逮捕12名涉案人員。
逮捕發生之前,北京和當地政府譴責了週一衝進立法會的一批核心年輕示威者。
中國政府敦促香港官員和警方恢復社會秩序,將週一抗議中的肇事者繩之以法,當時幾十名以年輕人為主的活動分子配備金屬棍以及手推車,沖入並短暫佔領了香港立法會辦公大樓。香港領導人林鄭月娥和警方已承諾,將追究破壞者的責任。
廣告
香港警方週三表示,他們已逮捕了11名男性和1名女性,年齡從14歲至36歲不等,指控包括持有攻擊性武器、非法集會、襲警及妨礙警務。所控罪行發生在週一上午,當時抗議者在立法會升起了自己的旗幟,然後試圖破壞附近一處會議中心官方的升旗儀式。警方尚未宣布是否逮捕了闖入立法會的抗議者。在這個以效率和秩序聞名的金融中心,強行佔領立法會之舉引發了強烈反應。現在的問題在於,這場大體上沒有領導者的抗議運動能否保持足夠的團結——和公眾的支持——來推動它的要求,主要是全面撤回將允許把犯罪嫌疑人引渡至中國大陸的法案;亦或週一的破壞行為是否將給運動造成無法挽回的分裂,或者損害它的公信力。
暴力事件似乎對抗議者在與當局的爭端中努力保持道德制高點的努力造成打擊。
在一小批抗議者闖入立法會的同時,數十萬其他人在週一的另一場示威活動中舉行了和平遊行。
在一小批抗議者闖入立法會的同時,數十萬其他人在週一的另一場示威活動中舉行了和平遊行。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警方還表示,他們逮捕了8名未經本人同意在網上洩漏警察個人信息的人。
科技罪案調查科發言人斯瓦利赫·穆罕默德(Swalikh Muhammad)週三晚對記者稱,由於所謂「人肉搜索」洩漏信息的做法,警方成員已經報告了800多起本人或家屬遭到騷擾的事件。
幾週前,警方行為的批評者開始建立開源數據庫,用戶在其中分享警察的手機號碼、配偶姓名、就讀過的高中等細節,一些列表稱警察是狗。
警方週三還表示,他們逮捕了5名男性和1名女性,指控他們在週日警方支持者集會時,在公共場所持有攻擊性武器、襲擊和鬥毆。
廣告
隨著一些抗議者開始採取更激進的行動,就如何最好地推進要求,抗議運動在某種程度上產生了分歧。對於具體要求,該運動的許多參與者已經達成了一致——繼林鄭月娥上月暫緩之後,全面撤回引渡法案;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辭職;就先前一次示威中警方對抗議者施暴情況展開獨立調查。但破壞性行為對該運動是起促進作用還是損害作用,抗議者意見不一。
週一的抗議活動起初是一場遊行,意在破壞香港政府的慶回歸紀念活動。
但警方擊退了那些抗議者,並朝他們噴射胡椒噴霧,於是一批示威者的核心成員後來轉而攻擊立法會。警方事後表示,在對抗中,一些抗議者朝警察投擲了某種會導致瘙癢和呼吸困難的有毒物質,13名警察因此接受了治療。
在這批抗議者闖入立法會的同時,數十萬其他示威者當天下午參加了呼籲林鄭月娥辭職的和平遊行。
多名抗議者表示,他們未參加攻擊立法會的行動,但辯稱,對於感到和平策略未能說服政府接受廣泛運動要求的示威者而言,這是絕望之舉。
支持民主的律師與學生協會法政匯思(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負責人李安然稱,雖然非法強佔財產在法律上可能會被視為暴力,但政府對於抗議者破壞行為的強調是出於政治動機。
在紀念香港移交給中國22週年的升旗儀式前,抗議者與警方發生了衝突。
在紀念香港移交給中國22週年的升旗儀式前,抗議者與警方發生了衝突。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他們利用抗議者的暴力,將公眾的注意力從他們的要求上轉移開,」李安然說。
39歲的數據分析師凱瑟琳·林(Katherine Lam)參加了最近的遊行,她說自己支持年輕的抗議者,因為他們正面臨被捕的風險。
廣告
「沒有人支持暴力示威本身,」林女士說。「但這些人令我同情,我不想丟下他們不管,因為他們冒著生命危險,為我們所有人而戰。」
但當抗議者在社群媒體上討論下一步行動時,一些人擔心,這種破壞性的做法與早些時候因大型集會後清理垃圾而受到讚揚的示威者形成鮮明對比,因而會疏遠公眾。
週三,政府官員邀請記者參觀立法會,記者們看到燈火通明的房間裡散落著零食、污損的肖像和塗鴉的牆壁。一些機密文件從架子上掉下來。
週一立法會內,立法會主席主席梁君彥被污損的照片。
週一立法會內,立法會主席主席梁君彥被污損的照片。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我認為,這種行動將逐漸削弱200萬抗議者營造的勢頭,因為它顯然會造成類似暴亂的影響,」38歲的社會工作者坎迪斯·李(Candice Lee)說。她表示,相信星期一的佔領將「導致一直支持他們的和平抗議者失望地同他們分道揚鑣」。
抗議運動內部進行討論之際,來自香港親建制派陣營及北京支持者的壓力正在不斷加大。
中國領導人週二指責抗議者是「極端激進分子」,他們犯下了「踐踏香港法治,破壞社會秩序」的非法行為。民族主義小報《環球時報》表示,抗議者的行為是「出於盲目的傲慢和憤怒」。
廣告
陳方安生是反對這種譴責的人士之一。她是一名民主倡導者,在2001年退休前一直擔任香港二號高官。
「暴力不能解決任何問題,但我認為行政長官和管理團隊應該問問自己,是什麼導致了這種程度的暴力,」陳方安生說。她表示,這一事件是多年來被壓抑的憤怒所引發的,因為建制派更關心取悅在北京的支持者,而不是香港居民的利益。
香港推動引渡法案和逮捕非暴力抗議者的決定,引發了中英之間的口水戰,有可能演變成一場更嚴重的外交爭端。
英國外交大臣傑瑞米·杭特(Jeremy Hunt)譴責了暴力抗議活動,但對和平抗議活動表示支持,並威脅,如果中國不給予香港居民在「一國兩制」協議下享有的公民自由,就會產生「後果」。
杭特和其他英國政府官員的言論,促使中國駐英國大使劉曉明於週三發出警告。他說,英國大臣們的言論是對中國事務的「粗暴干涉」,是對「暴力違法分子」的支持。
「在此我想再次強調,香港是中國的特別行政區,不是英國殖民統治下的香港,」劉曉明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