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警告,如果美国在亚洲部署陆基导弹,“中国绝不会坐视自身利益受损”,激烈的贸易战和紧张的关系加剧了人们对北京、华盛顿和莫斯科之间展开军备竞赛的担忧。
中国军控官员傅聪发表警告三天前,美国国防部长马克·埃斯珀(Mark Esper)曾表示,他倾向于认为向该地区部署这类导弹“宜早不宜迟”。埃斯珀未透露导弹部署的具体时间表或可能的基地,但表示把武器投入到战场将耗时数月,可能需要18个月或更久。
“中方希望美国在此方面保持克制,”傅聪在外交部周二发布的一份声明中称。“如果美国执意在亚太地区部署,中国绝不会坐视自身利益受损,将不得不采取必要的反制措施。”
傅聪未说明中国会采取什么样的反制措施应对中导部署。不过他表示,中方不会参加与美国和俄罗斯的军控谈判——这是朝着特朗普实现三方核协议目标迈出的一步。
广告
特朗普政府认为,在中国崛起的背景下,俄美之间的武器协议已经过时;上周五,美国以俄罗斯违约为由,正式退出1987年的《中导条约》(Intermediate-Range Nuclear Forces Treaty,简称INF)。
傅聪称,美国退出该条约将对全球稳定与安全产生“直接消极影响”,并称这是美国扩大军备的“借口”。
俄罗斯否认违反《中导条约》,并反对美国退出,但表示有兴趣进行新的谈判。在解释中国为何拒绝这些谈判时,傅聪以武器储备差异为证,称“现阶段要求中国加入三边军控谈判不公平也不合理”。
据总部设在华盛顿的非营利组织美国科学家联合会(Federation of American Scientists)称,美国和俄罗斯拥有世界90%以上的核武器。该组织估计,美国约有1750枚已部署弹头,俄罗斯约有1600枚,中国约有290枚。
傅聪表示中国参与了多边军控谈判和讨论,并称“中国从不参加任何形式的军备竞赛”。
中国的反对几乎没有平息人们对新一轮全球军备竞赛的担忧。周二,奥巴马政府的前能源部长欧内斯特·J·莫尼斯(Ernest J. Moniz)和前佐治亚州参议员萨姆·纳恩(Sam Nunn)在《外交事务》杂志(Foreign Affairs)发表了一篇文章,警告称“军控不断减弱和新的先进武器的有毒组合”使俄美之间的核交换“看似合理却令人不安”。
广告
他们写道:“它的基本要素今天已经具备;所需要的只是一个点燃火种的火花。”
美国官员对中国和俄罗斯的军力增长多次发出警告。美国国防情报局(Defense Intelligence Agency)局长小罗伯特·P·阿什利中将(Robert P. Ashley Jr.)今年5月曾表示,中国很可能会在未来10年实现核武库的多元化,“规模至少扩大一倍”。他说,俄罗斯的核储备“可能会大幅增长”。
特朗普政府也在努力实现核武库现代化,去年发布了一份改善美国武库的计划,包括战术核武器。
非营利组织军备控制协会(Arms Control Association)裁军主任金斯顿·里夫(Kingston Reif)表示,尽管国防部长埃斯珀提议在亚洲部署常规导弹——而不是核弹头,但特朗普政府的做法仍有可能加剧整个太平洋地区的紧张局势。
“面对中国在该地区日益严峻的挑战,美国应该保持适当的军事准备,但我们不能用导弹来摆脱这一挑战,”他说,并指出中国可以通过部署更多武器或对美国盟友进行经济报复来作出回应。
“中国在这方面当然不是无可指责的,”他补充说。“中国部署了数百枚这种射程的导弹,并且不愿与美国进行切实的军控谈判和讨论。”
广告
美国与俄罗斯签署的《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New START)于2021年2月到期,特朗普总统也可能不会续约5年。里夫说,该条约的到期意味着“美国或俄罗斯的核武器近50年来首次出现没有限制的情况”。
专家表示,美国最有可能在韩国或日本部署军事力量,尽管东京方面最近一直在改善与中国的关系。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周一表示,澳大利亚不会部署美国的中程导弹。
傅聪说,在美国的太平洋盟国部署导弹,就是“在中国‘家门口’挑衅”。他说,即使是在美国领土关岛上部署,也将是“极具挑衅性的行动”,可能“非常危险”。
他对美国在该地区的盟友发出了警告,并点名日本、韩国和澳大利亚。中国呼吁“有关国家谨慎行事,不要允许美在其领土部署中导”,他说,“因为这不符合这些国家的国家安全利益”。
中国过去曾动用经济实力来惩罚美国盟友。韩国允许美国在那里部署反导系统后,中国呼吁对韩国产品进行大规模抵制,并对这个邻国进行了一年多的指责。自那以后,中美关系在两年的贸易战之后更加恶化,给两国造成了重创,并导致相互间缺乏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