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時報》推出每日中文簡報,為你介紹時報當日的重點英文報導,並推薦部分已被譯成中文的精選內容。新讀者請點擊此處訂閱,或發送郵件至cn.letters@nytimes.com加入訂閱。]
北京——中國領導人發出了一個強烈訊號:人民幣可能被用作貿易戰的武器。
本週,在兩個經濟超級大國之間的一場曠日持久的對抗中,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採取強硬立場,允許人民幣的貶值超過一個關鍵水平。
中國分析人士說,面對在他看來不切實際、感情用事的川普總統,這位中國領導人別無選擇。他需要表現出強勢,以保持對政治機器和公共宣傳機器的牢牢控制。他還必須顧及到共產黨不能向外國勢力低頭的歷史壓力。
廣告
他願意採取行動,即使這意味著要承受經濟後果。隨著經濟放緩,他有可能在沒有經濟增長可依託的情況下積累巨額債務,從而造成嚴重損害。
「習近平改變了戰略思維,」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教授時殷弘表示。「他決心抵抗,讓美國人先讓步。」
中國東部江蘇省南通市某港口的進口大豆。中國表示將不再從美國購買大豆和其他農作物。
中國東部江蘇省南通市某港口的進口大豆。中國表示將不再從美國購買大豆和其他農作物。 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上週,川普宣布計劃於9月對價值30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商品加徵10%的關稅,兩國間的緊張關係達到新高。就在他做出該決定的前一天,美國和中國的談判代表在上海舉行了沒有結果的貿易談判。
然後,習近平讓中國的貨幣貶值,跌破了1美元兌換7元人民幣的心理關口,這是十幾年來的第一次。中國還表示,將不再從美國購買大豆和其他農作物。週一晚些時候,川普做出回應,宣布中國是匯率操縱國。
中國於週二暗示,目前還不會釋放人民幣的全部力量以幫助穩定金融市場。但中國官方新聞媒體繼續發出尖銳的聲音,對美國進行了廣泛的抨擊。
《人民日報》指責華盛頓「毫不掩飾對美式特權的迷戀」,不過沒有點出川普的名字。「(美國)極度不負責任,」該報稱。以措辭直白著稱的《環球時報》表示,「美方內部飄忽不定的決策機制有可能把這場貿易戰的戲搞砸,形成美方當初沒有預想到的嚴重後果。」
廣告
習近平採取的戰略在許多方面是對美國的回應。
兩人手中的權力都是自由主義全球化議程瓦解的結果。兩人都要依賴一個嚮往民族主義的政治基礎。
習近平身邊似乎也有一個強硬派的團隊,包括最近加入中國談判團隊的商務部部長鐘山
香港一家用不同面值鈔票作為裝飾物的兌換店。人民幣匯率跌破了1美元兌7元人民幣的心理關口,這是十幾年來的第一次。
香港一家用不同面值鈔票作為裝飾物的兌換店。人民幣匯率跌破了1美元兌7元人民幣的心理關口,這是十幾年來的第一次。 Kin Cheung/Associated Press
「現在,習近平在表示自己是一個強硬的民族主義者,面對川普政府咄咄逼人的行為,他不會屈服,」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副教授、中國經濟問題專家史宗瀚(Victor Shih)說。
習近平可能相信他能撐到川普離開。他廢除了自己的任期限制,掌握了自毛澤東以來比任何中國領導人都多的權力。
「就政權合法性而言,這有助於習近平掌控權力,」獨立經濟研究公司佳富龍洲(Gavekal Dragonomics)常務董事葛藝豪(Arthur Kroeber)說。
廣告
但他的策略並非沒有風險。如果中國經濟惡化,他的權威可能會被削弱,從而壯大政治對手的力量。
倘若中國將貨幣完全武器化,其經濟會遭受損失。但他曾暗示,國家能度過這一關。共產黨長期提倡為長遠利益受苦的思想。
5月份,當貿易談判突然破裂時,習近平前往江西省的一個革命聖地,歷史上著名的長征的起點,長征是上世紀30年代的一段艱苦時期,最終成就了十多年後的勝利。他激勵中國人民開啟新長征
川普總統和習近平於6月在日本大阪舉行雙邊會談。
川普總統和習近平於6月在日本大阪舉行雙邊會談。 Erin Schaff/The New York Times
史宗瀚說,如今習近平不只是在激勵,他在要求在當前的經濟中採取這樣的做法。
經濟增長正處於三十年來的最低水平。有跡象表明,局勢在好轉之前可能先變得更糟。北京擰開了資金閥門,以便大型基礎設施項目得以運行,這樣暫時創造了經濟增長和就業機會。
但為實現這一點,中國的債務也隨之激增。為這些基礎設施項目提供資金的地方政府官方赤字即將達到近年來的最高水平。意在刺激經濟增長的大幅減稅措施,又導致中央政府缺乏幫助地方補缺口所需的收入。
廣告
消費者雖然愛國,但也開始感到處境艱難。數月以來,普通購物者一直面臨水果和豬肉這類主要食物價格大幅上漲的情況。
只要能掌握好中國的外匯儲備,習近平可能會不顧這些經濟脫節,繼續打貿易戰。上一次中國讓其貨幣大幅貶值是在2015年,當時央行最後不得不動用1萬億美元支撐人民幣匯率
但習近平眼下面臨的形勢更複雜,推動這一點的,很大程度上是他在全球舞台上佔據更重要位置的舉動。
習近平希望中國成為科技領域的主導者。於是他促使中國在世界許多地區建設基礎設施。
由於中國自身的人民幣在中國境外沒有廣泛流通,中國的這些項目需要使用美元。中國貨幣貶值可使中國商品更具競爭力,暫時可幫助抵消關稅對經濟的影響。但它將給在海外開展業務、並借入美元的中國企業帶來嚴重製約。
「中國外匯的流失,可能會打破中國當前通過國家將資金引向特定政策的經濟模式,」史宗瀚說。「中國能無休止地印人民幣,但沒法印美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