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時報》推出每日中文簡報,為你介紹時報當日的重點英文報導,並推薦部分已被譯成中文的精選內容。新讀者請點擊此處訂閱,或發送郵件至cn.letters@nytimes.com加入訂閱。]
中國深圳——深圳灣體育中心傍海而建,與香港的青山隔水相望。這裡通常有著各種各樣的青少年體育項目,以及舞蹈、藝術和語言學校,其中包括一所號稱提供「港式教育」的學校。
但在最近幾天裡,這裡成為了綠色的軍用運輸車和裝甲運兵車的集結地。它們於8月11日來到這裡,放下數百名人民武裝警察部隊的士兵,這是中國的准軍事部隊,他們在這裡進行了喧鬧的日常操練和演習。
在與深陷抗議活動的半自治地區香港近在咫尺的地方進行軍隊集結,等於是在明確提醒著人們,武力仍然是北京的一個選項,且軍事力量仍然是共產黨合法性的基石。
廣告
「這是一個確鑿的威脅,」加州克萊爾蒙特麥克納學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教授裴敏欣說。「中國政府不想留下任何疑問,如有必要,它是會採取行動的。」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在實施越來越重的鐵腕統治,包括對軍隊的控制。此次部署看來並不是對香港進行軍事干預的前奏,但分析人士基本都相信,如果判定中國的領土主權受到損害,習近平將會採取行動。
「他怎麼會把香港的運動看成是單純的民主運動呢?」北京一家香港政策研究機構的執行主任田飛龍在接受採訪時說。習近平可能會認為,這些民主抗議活動不僅僅是呼籲香港的民主,也是為了推翻共產黨,他說,「他政治上會非常警覺。」
他表示,習近平的政府很可能已經完成了干預的準備工作,但只要地方當局設法遏止了抗議活動,他暫時就不會採取行動。田飛龍和其他一些分析人士都表示,如果抗議活動讓政府或其他機構(如法院)陷入癱瘓,那麼形勢可能還會發生變化。香港的法院很快就要開始審理首批示威活動中被捕者的案件。北京官員稱抗議者的行為已出現「恐怖主義苗頭」,一些觀察家認為這是一個令人擔憂的跡象。
深圳灣體育中心的演習包括人群控制的演練。
深圳灣體育中心的演習包括人群控制的演練。 Thomas Peter/Reuters
然而,對習近平來說,使用武力充滿風險,他已經面臨經濟的下行壓力,並且與川普領導下的美國關係惡化。
因在30年前的夏天動用人民解放軍粉碎天安門廣場的抗議運動(這場鎮壓引起了國際社會的孤立和制裁),中國和中共至今仍受其困擾。軍事鎮壓可能意味著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角色的結束,及其獨特政治模式的終結——在這種模式下,北京給予香港在大陸看不到的自由。
廣告
「軍事解決對中共、對香港的一國兩制來說,」北京政治分析人士吳強表示。「面臨著很多急迫性的、顛覆性的和政治自殺性的效應。」
這樣的擔憂是傾向民族主義的群體所不屑一顧的,他們認為和在天安門鎮壓事件後承受國際苛責的那個國家相比,現在的中國要強大得多,且在外交上更自信了。
「香港事件不會成為1989年六四政治事件的重演,」中共喉舌《環球時報》英文版週五的一篇社論寫道,六四是軍隊鎮壓天安門抗議活動的日子。它稱北京尚未決定用武力干預香港,但在必要時有權這麼做。
「華盛頓將無法用30年前的動盪來恐嚇中國。中國更強大、更成熟了,應對複雜形勢的能力也大大增強,」社論寫道。
在深圳的部署顯然是為引起香港及其他地區的關注。離集結地僅兩英里的地方就是一座連接深圳和香港的白色懸索橋。
這一訊息同樣被川普放大,他在推特上披露稱,美國情報機構發現中國軍隊在邊境一帶大量聚集。「大家都應該保持冷靜和安全!」
北京的表態會有多大效力尚待分曉。當局從一開始就誤判了驅使人們走上街頭的憤怒程度。儘管軍隊的部署和官員們越來越直接的警告使得人心惶惶,但對於那些認為這場鬥爭對維護香港自由至關重要的人來說,它們似乎沒有什麼影響。
上週,《環球時報》記者付國豪在被抗議者捆綁並毆打後,被送出香港機場。
上週,《環球時報》記者付國豪在被抗議者捆綁並毆打後,被送出香港機場。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隨著暴力衝突升級,軍事行動的威脅越來越大。上週,香港國際機場的抗議者捆綁並毆打了兩名來自中國大陸的男子,大陸民眾的憤怒由此升溫。
在抗議者於7月21日用油漆和塗鴉污損了中央政府駐香港聯絡辦公室三天後,中國國防部首席發言人簡略地提到,如接到請求,中國人民解放軍有權對香港進行干預,以維持秩序。
廣告
對香港與駐港部隊關係做出詳細說明的法律將其作用限定於外部防禦,但它允許在香港領導人發出要求的情況下採取行動,以維持公共秩序,或在發生自然災害時提供幫助。
中國人民解放軍駐港部隊駐紮在中環,這裡曾是駐港英軍總部。駐港部隊在香港各地有19處軍營,但很多士兵在邊境另一側的深圳基地生活和訓練——外界估計總數在6000到10000人之間。
「那些想搞動亂的人,知道香港有中國軍隊,」中國人民大學法學教授韓大元在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組織的新聞發布會上說。「他就要考慮一下,即使有了動亂,也能及時解決。」
而武警部隊的部署表明,除了軍隊,北京還有其他選擇。武警的任務是維護中國大陸的內部安全,包括應對恐怖襲擊、騷亂和反叛。
週日,儘管遭遇傾盆大雨,仍有上萬抗議者在香港舉行遊行,並無視警方禁令將集會延伸到維多利亞公園之外。
週日,儘管遭遇傾盆大雨,仍有上萬抗議者在香港舉行遊行,並無視警方禁令將集會延伸到維多利亞公園之外。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這支部隊成立於1982年,有150萬人,其規模超過世界上大多數軍隊。近年來,它被廣泛部署在新疆,政府在那裡嚴厲打擊它所認為的維吾爾穆斯林的伊斯蘭極端主義威脅。
習近平對軍事指揮結構的簡化,是他自2012年以來鞏固自身權力的核心,去年,人民武警改由中央軍事委員會控制,而軍委則由身為中央軍委主席的習近平執掌。
廣告
8月11日,車輛抵達體育場後數小時內,深圳軍事部署的影片就出現在中國官方媒體上。報導稱,這些部隊是在參加一場廣東省境內的演習。
在體育場的部隊似乎已經在場地上安頓就緒。在體育場的跑道上可以看到整齊排列的背包和其他人員用品,士兵們在訓練間隙四處走動,在體育場周圍的街道上,部隊的活動即使看不到也很容易聽到。
一名士兵在被問及這一部署時表示,這是一次夏季訓練。
似乎沒有人費力掩飾這次行動。《人民日報》上週六晚些時候發布了一段影片,顯示深圳的武警正在列隊行進,與揮舞棍棒的模擬抗議者發生衝突。一名拿著擴音器的士兵用香港的方言粵語警告說:「停止暴力,回頭是岸。」
這些演習似乎沒有在香港引起太大反響,表明北京的訊息可能沒有傳達到位。
分析人士說,目前北京的官員似乎願意觀望和等待,繼續支持陷入困境的香港領導人,向商界和文化界領袖拋出胡蘿蔔和大棒,並試圖削弱公眾對抗議活動的支持。對他們來說,屈服於抗議者的要求是不可接受的軟弱表現。
在深圳部署武裝警察部隊的行動表明,除了軍隊,北京還有其他選擇。
在深圳部署武裝警察部隊的行動表明,除了軍隊,北京還有其他選擇。 Ng Han Guan/Associated Press
北京的分析人士吳強說,政府現在的首要目標是「防止香港的運動蔓延到中國大陸」。
至少在深圳,這一努力似乎取得了成功。40年前,深圳這座工業城市開啟了中國引人注目的經濟轉型,如今,它立志成為全球高科技中心。
廣告
兩條河及深圳灣將這座城市與香港分開,此外還有一條戒備森嚴的邊境線,設置了六個有護照和海關檢查的過境點。自1997年香港回歸中國以來,兩座城市之間文化和政治上的鴻溝幾乎沒有縮小。
深圳不像是一個進行了軍事行動動員的城市。有幾個人在被問及此事時表示,他們對抗議活動知之甚少,抑或拒絕談論此事。
還有一些人對香港警方表示支持。23歲的凱西·黃(Cathy Huang,音)在一家保險公司工作,她說大陸人「對於警察比香港更加重視一些」。
「不是武力解決不行,」她在一座鄰近邊境口岸的購物中心裡說。她的觀點與香港許多抗議者對過度使用武力的看法形成鮮明對比,目前對過度武力的不滿已經是推動抗議活動持續進行的一個原因。
「就是說看一個態度吧,」她說。「真的到了一定程度上,我們也是支持警察去採用一些稍微惡劣一點點的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