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時報》推出每日中文簡報,為你介紹時報當日的重點英文報導,並推薦部分已被譯成中文的精選內容。新讀者請點擊此處訂閱,或發送郵件至cn.letters@nytimes.com加入訂閱。]
香港——去問反誹謗聯盟(Anti-Defamation League),他們會告訴你,青蛙佩佩(Pepe the Frog)是仇恨符號是種族歧視與反猶的熱情支持者,是另類右翼極端分子的朋友。這隻悲傷的綠色青蛙在全世界被普遍認為是惡意的,表明一種邪惡而危險的世界觀。
因此,看到佩佩在香港抗議活動中扮演一個支持民主的自由鬥士新角色,站在人民一邊反對威權國家,可能會有些刺眼。這裡的抗議者舉著有他的形象的標牌,在即時通訊應用程序和論壇上使用他的貼紙,甚至在牆上噴繪他的面孔。
這是否意味著香港的抗議者是另類右翼,抑或他們支持他所代表的種族主義?
廣告
這個問題讓許多抗議者感到困惑,他們當中很多人並不知道這個符號在世界其他地方有種族主義含義。他們就是喜歡他。
「這與國家的極右意識型態無關,」有人在一直是抗議者討論中心的匿名論壇LIHKG上寫道。「他看起來很有趣,抓住了很多年輕人的心。這是年輕人參與這一運動的象徵。」
33歲的抗議者馬利·劉(Mari Law,音)知道佩佩在其他地方的形象,但他表示,這並不重要,因為佩佩在香港沒有同樣的壞名聲。他說,大多數抗議者不知道他與另類右翼的關聯。
「對我來說,佩佩只是和凱蒂貓一樣的形象,」他說。
在網上,很少有香港人意識到佩佩的陰暗面。很少有人討論他所具有的象徵意義,就算偶爾有人指出這種含義,多數人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得了。
對香港人來說,他只是其中一個符號。在Telegram和WhatsApp等即時通訊應用的貼紙包裡,佩佩戴著抗議者標誌性的黃色頭盔,站在催淚瓦斯之中;或者舉著反政府標語。他還變成了急救人員和手持iPhone的記者。
廣告
20歲的艾米麗·楊(Emily Yueng,音)說她不知道佩佩的這些曲折。得知來龍去脈後,她想知道自己和其他抗議者是不是應該停止在機場發放印有他頭像的海報。
「但是,不同的國家的文化非常不同,」她說。「在一種文化中有意義的符號和顏色,在另一種文化中的意義可能完全不同,所以我認為,如果美國人真的被冒犯了,我們應該向他們解釋這對我們意味著什麼。」
佩佩並不是從一開始就被被視為種族主義象徵的。十多年前,馬特·富裡(Matt Furie)創造了這個形象。在被另類右翼取用後富裡在2017年把他殺死了
4chan等論壇和Reddit的某些角落裡的另類右翼成員盜用了佩佩的形象,這讓富裡非常沮喪。他說,這隻好像永遠暈暈乎乎的青蛙本意是正面的,他譴責一切與種族主義或邊緣團體的關聯。
2016年,反誹謗聯盟將佩佩列入仇恨符號列表他表示:「佩佩被貼上仇恨象徵的標籤,種族歧視和反猶者把我漫畫書裡一個愛好和平的青蛙人當作仇恨的象徵,完全是瘋了。」
他在2016年為《時代》雜誌撰寫的一篇文章還說:「我知道這超出了我的控制,但說到底,你說佩佩是什麼,他就是什麼,而我,他的創作者,說佩佩就是愛。」
廣告
在香港,佩佩依然是富裡希望他成為的那個雲淡風輕的青蛙人,這一點從沒變過。馬利·劉說,他覺得佩佩會和香港人一起抗議:佩佩和他們一樣難過。
「我覺得我們可以通過這場運動重新定義佩佩,」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