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時報》推出每日中文簡報,為你介紹時報當日的重點英文報導,並推薦部分已被譯成中文的精選內容。新讀者請點擊此處訂閱,或發送郵件至cn.letters@nytimes.com加入訂閱。]
時報內情」(Times Insider)專欄講述我們是誰,我們做什麼,並提供表明我們的新聞如何匯聚到一起的幕後見解。
兩個多月來,反政府抗議者佔據了香港街頭。示威活動起初是為反對一項將允許把犯罪嫌疑人從這片半自治領地引渡到中國大陸的法案;後演變成對警察使用武力等多個方面的不滿。
作為助理亞洲編輯,黃敬齡(Gillian Wong)與《紐約時報》香港新聞編輯部的幾十名員工一起,負責抗議運動的日常和全局報導。在本週的採訪中,她講述了製作該系列報導的多條線索。訪談稿經過縮略刪減。
廣告
可否講一下,有大規模抗議活動的一天一般是怎樣的?
一般而言,如果預計某天有大規模抗議活動,我們會提前安排兩三個的記者值班班次。特別是在運動初期,這些大的抗議活動很頻繁,我們需要排班,因為我們不想讓任何人在室外暴晒或雨中停留13個小時或更久。
如果規模很大,或者如果預計會有衝突發生,我們很可能會進行直播。這將意味著會有多個編輯從記者手中收集報導,互相編輯對方的工作,然後在編輯室相互——友好地——叫嚷著,希望明確某一條動態更新是否已經可以發表。
我們還會盡量確保有一名記者負責寫一篇多少能把內容整合到一起的綜合報導。我會同這名作者一起,理出當天事態進展中出現的主題。接著我們開始談論調查性報導或人物報導,以及需要進行什麼樣的分析,以解釋正在發生的事件以及事態動向。
有多少人在這項工作?
十幾名記者和十幾名編輯。紐約的影片團隊和我們的圖片團隊也給了大量幫助。
廣告
據我所知我們在香港的編輯幾乎全都參與了抗議報導。它發生在我們所生活的城市——比方說,即便那些不當值的同事,也會發來經過他們社區的遊行影片片段。
大家都在一個WhatsApp群裡,分享下次抗議是何時、在何處之類的信息,甚至包括「他們在喊什麼」這樣的細節。這是極佳的報導資源,因為人人都在以不同的方式記錄著眼前的事情。
我們有記者在密切關注抗議者的聊天群,看他們的行動計劃討論。還有大量編輯在關注推特,並會把他們看到的推文發給現場記者。
身處街頭的記者有哪些工具和防護措施,以防遇到催淚瓦斯或其他任何可能的情況?
我們積累了大量的器材。我們需要持續補充熒光黃色媒體背心;足夠堅固、街頭遇到混戰可用來抵擋的非軍品頭盔——軍品太重,不實用,能有效抵擋催淚瓦斯的口罩和護目鏡。
我們的記者很聰明,會保持距離,不會靠太近,並盡量減少接觸催淚瓦斯,雖然有時候不可能不接觸。有時候你的確無法判斷警察到底會在哪裡發射。我曾打電話給記者,他們會說,「我現在沒法說話,」一邊努力從咳嗽中恢復過來。
廣告
當事態變得更加暴力,你們會做什麼?
特別是在有催淚瓦斯或警察在發射橡皮子彈的情況下,我會給現場記者打電話,設法弄清楚:他們是否安全?是否知道最近的出口在哪裡,或者能否迅速衝出人群?
我們還會讓他們結伴出行,這樣一旦有人不見了,另一個人可以告訴我們。我們一直都很幸運,團隊裡尚未有任何重大事故或受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