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点击此处订阅新冠病毒疫情每日中文简报,或发送邮件至cn.letters@nytimes.com加入订阅。]
消息看上去是乐观的:中国过去一周报告的新型冠状病毒病例显示疫情可能正在缓和——遏制措施正在起效。美国股市小幅上涨,一些分析师宣布可以再次安全地投资对中国有依赖的公司。
但是在周四,官员们仅在湖北省就增加了14840例新病例,使感染者总数达到48206人——这是迄今为止记录的单日最大增幅。全省的死亡人数上升至1310人,其中包括242例新增死亡。
报告病例数的急剧上升表明,要掌握中国冠状病毒疫情规模和严重程度有多么困难,特别是在疫情中心,那里仍然有成千上万的人未得到测试。
广告
面对如此众多有症状的患者——以及官方测试病毒的试剂盒的短缺——官方不得不改变疾病的确诊方式。
中国武汉是湖北省最大的城市,也是该流行病的疫情中心,该市的医院一直在奋力通过稀缺且复杂的检测方法来诊断感染,这些检测方法可以直接检测出该病毒的基因特征。
现在看来,官员似乎在将只能通过肺部扫描观察到症状的病例纳入统计。省级官员说,这个捷径将有助于让更多的患者获得所需的护理,但是也反映出大量患者未曾被官方计入疫情统计。
周三晚上,少数得知新数字的专家大为震惊。
纳什维尔范德堡大学(Vanderbilt University)的传染病专家威廉·沙夫纳(William Schaffner)博士说:“我们正处在一个未知的地带。”
他推测,中国的医生可能没有进行复杂测试所需的化学品,或许技术人员的数量也不足。
[征文:新冠病毒给你带来什么影响?]
广告
但是用肺部扫描来诊断患者是冒险的手段。即使是季节性流感患者,也可能发展出肺炎并可见于肺部扫描。沙夫纳说:“他们在说将其当成另一种诊断测试,但我们尚未看到它得到数据验证。”
上周,武汉的一名医师在社交媒体上呼吁使用CT扫描简化对冠状病毒疑似患者的筛查,并加快住院和治疗的速度,而不是等待检测结果。
她说,CT扫描可立即产生结果,而且武汉的检测试剂盒处于短缺。
华盛顿大学大流行病防备和全球卫生安全中心(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MetaCenter for Pandemic Preparedness and Global Health Security)的联席主任彼得·拉比诺维茨(Peter Rabinowitz)博士说,诊断的变化可能使追踪该流行病变得更加困难。
他说:“如果他们改变了整个筛查和检测的方式,这将使现在的情况变得非常混乱。”对该流行病规模的估计现在成了“一个活动的靶盘”。
这是一系列令人困惑的数据中的最新消息,表明这一流行病远未得到控制。
广告
新型冠状病毒是极易传播的,而且将很难抑制。甚至在此之前,来自中国的流行病学信息也并不完整,无论如何,这样的疫情可能会断断续续地上升、回落然后卷土重来。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博士周三表示:“这次疫情朝任何方向发展都有可能。”
随着科学家对新疾病的了解不断变化,改进诊断标准的情况并不少见。专家说,但是当标准改变时,继续进行每周比较是没有意义的。
传染病专家沙夫纳说:“这听起来特别简单,但它非常重要——你在计的数字是什么?”
科学家对流行已经达峰的说法持谨慎态度,还出于其他原因。与冠状病毒引起的两种疾病MERS和SARS不同,这种来源于中国的病毒似乎具有很高的传播性,尽管它致命的可能性较小。
高传染性病原体的流行,例如流感,需要持续不断的遏制措施。一个受感染的“超级传播者”可以感染许多其他人。随着天气或条件的变化,疫情可能看上去会减少,结果在短期内又反弹。
广告
在香港的一栋公寓楼、法国的一个滑雪小屋以及中国东部的一家百货商店中出现的聚集型病例表明,新型冠状病毒传播快速,而且人们尚未完全理解其传播方式。
在香港,相隔10层楼的居民被感染,未密封的管道是罪魁祸首。一位英国公民在甚至不知道自己生病的情况下已感染了10人,其中包括滑雪小屋中的一些人。
在中国天津的102位确诊患者中,至少有33人与一家商场有着某种联系。
对公共卫生官员来说,追踪一场迅速蔓延的流行病是更为困难的事。科学家们通常把这些疫情描述为某种冰山——它们的周长和真实形状隐藏在水面之下。
在中国,卫生官员一直处于异常紧张的状态。医院人满为患,为容纳病人建起了新的收容设施。诊断试剂以及其他医疗资源供应处于不足状态。始终不清楚有哪些人接受了检测。
武汉的卫生工作人员已经开始挨家挨户检查症状。一些专家说,强制隔离的命运可能会使一些患有呼吸系统疾病的人不愿前往卫生机构寻求治疗,这使疫情的规模变得更加不明确。
广告
这些混乱使得追踪病人和进行统计更加困难。“你生病了,当局得找到你,或者你找到他们,然后他们还要对你进行检测,”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流行病学家阿瑟·瑞金博士(Arthur Reingold)说。
但世界卫生组织的谭德塞指出,为了世界其他地区的安全,准确把握中国国内的形势是必要的。这个国家在世界经济中的位置太重要了,以至于它很容易就能在世界各地“播下”流行病的种子。
“我们最担心的还是这种冠状病毒在像DRC这样的国家可能造成的破坏,”他说,DRC指的是刚果民主共和国,这个国家一直在与埃博拉和麻疹疫情作斗争。
“有效应对疫情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流行病学教授克里斯汀·克鲁德·约翰逊(Christine Kreuder Johnson)博士说,“对任何国家来说都是如此。”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们一无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