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點擊此處訂閱新冠病毒疫情每日中文簡報,或發送郵件至cn.letters@nytimes.com加入訂閱。]
香港——中國西北部新疆地區的政府說,自治區的大型建設項目已復工,油田工人已恢復生產,服裝廠正在製造口罩,春耕已經開始。學生們已於上週複課,自治區的共產黨最高領導人還在一個課堂上歡迎了學生,他對學生們講話時戴著口罩。
中國官方媒體上經過官方審核的圖像和報導顯示,整個新疆地區為防控新冠病毒封鎖了一個多月後,那裡的生活正在恢復正常。官媒《人民日報》3月12日發表的一篇文章的大標題宣布,「新疆全面恢復正常生產生活秩序」。
但對這個基本不發達地區的疫情嚴重程度,人們存在疑問,他們不清楚嚴格執行的封鎖是否讓某些居民生活困難。
廣告
當地政府說,在新疆這個有2450萬人口的地區,官方統計的新冠病毒確診病例是76例,其中三例死亡。但是居住在海外的維吾爾人一直對多達100萬維族、哈薩克族和其他以穆斯林為主的少數民族的命運感到擔心。這些人被關在一個龐大的拘禁營網路中進行思想改造,政府說,這是出於打擊宗教極端主義的需要。
海外維吾爾人對官方統計的病例數表示懷疑,他們擔心如果病毒被帶進新疆的拘禁營、監獄或醫療條件有限的農村地區的話,會在那裡迅速傳播。由於政府的壓制,許多維族人與外部世界的聯繫基本上已被切斷,這增加了人們對當地情況的疑慮。
居住在土耳其的維吾爾人傑烏蘭·西爾買買提(Jevlan Shirmemmet)說,新冠疫情讓他擔心住在新疆的母親的健康。他的母親蘇熱依·吐爾遜(Suriye Tursun)被判處五年徒刑,罪名是支持恐怖主義。他說這個判罪不公正,是當前鎮壓行動的一部分。他擔心,如果新疆地區暴發新冠疫情的話,母親很難不被感染。
今年1月,新疆首府烏魯木齊的一家醫療設備廠。
今年1月,新疆首府烏魯木齊的一家醫療設備廠。 Reuters
這個月,住在伊斯坦堡的西爾買買提給那裡的中國領事館打了電話。「他們說,『你不用擔心,政府已經在注意監獄和拘禁營的情況了,』」他說。
他不相信。上個月,中國東部三個省份的至少四座監獄發生過新冠病毒疫情,共有500多名囚犯和獄警被感染。除了再教育拘禁營外,新疆是全國監獄密度最大的地區之一。到目前為止,還沒有新疆的監獄裡出現確診病例的報導。
新疆當局否認了隱瞞疫情的消息。官方的中國中央電視台報導稱,當地政府的一名發言人說,所有關於新冠病毒已深入拘禁營或有關部門隱瞞疫情的推測,都是「捏造的誹謗和攻擊」。
廣告
即使在中國出現疫情之前,新疆已處於一種封鎖狀態。為了控制少數民族人口的流動,該地區到處設有檢查站,許多穆斯林因為政府認定的一系列極端主義行為,而被關進拘禁營或監獄。
來自新疆地區的信息基本經過審查。對維吾爾族和其他少數民族的人來說,與在國外的人通訊是被送進拘禁營的理由。去那裡做實地報導受到嚴格限制,人們只是在最近幾年裡通過流亡者和曾被拘禁者的證詞、洩漏出來的文件,以及衛星拍攝的不斷擴大的拘禁營網的圖像,才了解到新疆這場大規模行動的範圍。
1月23日,新疆報告了首例新冠病毒感染病例,之後該地區加強了控制。來自維族流亡者的報告描述了封鎖措施如何使在新疆的維族人面臨飢餓的危險。總部位於華盛頓的維吾爾人權項目(Uyghur Human Rights Project)分析了上個月來自新疆的兩段影片,人們在影片中抱怨無法獲得食物。
去年,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的一處油田。
去年,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的一處油田。 Reuters
在一段影片中,一名維吾爾男子在一條空曠的街道上行走時,被一個說漢語的人攔住,那人告訴這名維族男子不該出家門。「人餓了的時候該吃什麼呢?」男子用維吾爾語回答到。「我該怎麼辦,吃樓房嗎?」
對拘禁營內部情況的擔憂就更大了,因為能夠得到的信息少而又少。自疫情暴發以來,沒有關於這些設施狀況的報導。但曾被拘禁的人以前講過裡面的食物和衛生條件很差,幾乎沒人幫助生病者的情況。
在洩漏給《紐約時報》和國際調查記者聯盟(International Consortium of Investigative Journalists)的中國內部文件中,官員們曾對再教育營中發生傳染病的危險做出警告。
廣告
在中國出生的哈薩克族女子塞拉古·薩於特貝(Sayragul Sauytbay)曾被迫在一個拘禁營當了幾個月的漢語教師,直到2018年初才被放出來。她說,她擔心政府不會採取太多的措施防止疫情在拘禁營暴發。
「據我在拘禁營的個人經歷,他們從來不幫助任何人,也沒有為任何疾病或身體狀況提供過任何醫療支持,」兩年前逃到哈薩克的薩於特貝本月接受電話採訪時說。「如果新冠病毒在拘禁營內傳播的話,他們不會提供任何幫助,也不會提供任何醫療支持。」
現在,新疆地區正在復工復產。勞動力轉移項目已在最近幾週恢復運行,該項目將大量維族和其他以穆斯林為主的少數民族人員運送到新疆其他地區和中國其他地方工作。該項目因嚴格的控制措施和招募方法的強制性,而引起外界的審查,專家認為,這些方法相當於強迫勞動。
截至3月20日,來自南疆以維吾爾族為主的貧困縣的2萬逾人已被送到和田、喀什和新疆首府烏魯木齊等城市工作。據官方媒體《新疆日報》報導,政府的目標是在3月底前將5萬名工人送到這些城市去。
《新疆日報》稱,為了降低接觸新冠病毒的風險,工人必須接受點到點的嚴密監護。該報稱,一群工人出發後,他們只被允許「出家門,上火車,然後就是進工廠大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