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7月,五名年轻人在香港一个偏远的港口登上了一艘游艇。他们经过中国当局巡逻的水域,穿越中国南海向东航行。
当接近台湾时,他们关掉了引擎,希望能被台湾海岸警卫队营救。他们很幸运。
现在,在台湾停留数月后,他们于上周三抵达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打算在美国寻求庇护。
自从中国中央政府于去年6月对香港实施严厉的国安法以来,陆陆续续有政治活动人士逃离香港,他们就是其中的几位。国安法的实施扼杀了多种形式的政治异见,包括这五人当时参加的亲民主抗议活动。
他们逃离香港、停留台湾和抵达美国的说法,是由香港民主委员会的创始人朱牧民提供的。该委员会是位于华盛顿的一个倡导组织,为这五人安排了旅行和住宿,并帮助他们申请庇护。由于担心危及在香港的亲属,这五人都不希望泄露身份。其中一人接受了采访但要求不具名。
位于华盛顿的香港民主委员会创始人朱牧民。
位于华盛顿的香港民主委员会创始人朱牧民。 Tasos Katopodis/Getty Images
在台湾期间,他们被关押在军事基地,不允许与家人和朋友交流,尽管同意接受采访的那个人说他们受到了很好的对待。他们认为,美国为他们提供了重新开始生活的最佳机会。
朱牧民说,经过数周的谈判,这些人被允许基于人道主义立场进入美国。
广告
他们的到来可能会加剧中美关系的紧张,两国之间的关系已经处于几十年来的最低点,这对即将上任的拜登政府构成了初期挑战。
中国将香港的民主抗议者定性为罪犯,而美国和其他民主国家就中国对香港城市自由的镇压提出了挑战。台湾是自治的民主岛国,中国视其为领土的一部分,它的介入只会增加事件的敏感性。
国务院和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United States Citizenship and Immigration Services)发言人以私隐为由拒绝置评。相当于事实上的美国驻台湾大使馆的美国在台协会(American Institute in Taiwan)的新闻官员也不愿对此置评,台湾大陆委员会的发言人也是如此。
朱牧民说,这五名年龄在18至26岁不等的抗议者因为担心很快会面临牢狱之灾而逃离香港,而且至少有一人此前曾因涉嫌参与抗议活动而被捕。
在特朗普政府执政的最后几天,以人道主义为由准许这些人入境的举动与过去四年大幅削减难民配额形成鲜明对比。去年12月,得州共和党参议员特德·克鲁兹(Ted Cruz)阻止了国会通过使香港居民更容易获得难民身份的立法。
政治异议人士逃离香港的想法在几年前似乎是难以想象的,香港是一个前英国殖民地,在1997年回归中国。香港拥有超过700万人口,是世界上人均收入最高的地区之一,享有中国大陆没有的政治自由。
2019年12月在香港铜锣湾区的抗议活动。
2019年12月在香港铜锣湾区的抗议活动。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但是在习近平于2012年底成为中国最高领导人之后,北京开始以越来越强制的手段统治香港。国安法是在2019年大规模、时而暴力的民主抗议席卷整个城市之后实施的,该法促使一些活动人士离开香港。大多数人的离去方式没有那么戏剧化,不过是登上前往欧洲或北美的飞机。也有人因担心在机场被捕而选择海路。
8月,在五人到达台湾几周后,其他12名香港活动人士在试图前往台湾时被中国的海警抓获。后者大多曾在香港被捕,为了躲避审判而逃离。他们在中国大陆被关押了数月之久而未被指控罪名;去年12月,10名活动人士被判处七个月至三年徒刑,其中两人被判组织他人偷越边境罪,其他被判偷越边境罪。余下两人是青少年,被送回香港。
广告
其他国家也接纳了香港活动人士。为香港政治难民提供帮助的志愿者组织加拿大新香港文化协会(New Hong Kong Cultural Club Canada)的一份声明说,自12月底以来,加拿大已向来自香港的14人提供了庇护。10月,香港政府抗议德国对面临暴动指控的示威领袖给予庇护。
英国正在向香港居民提供一种新签证,这可能使数以百万计1997年移交前出生的人最终成为英国公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