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桩丑闻似乎是为名人网站和网上八卦量身定做的:一名富有魅力的中国女演员被前男友指控遗弃了他们决定一起代孕生的两个孩子,让他滞留在美国照顾孩子。
当这个指控周一在中国互联网上传开后,引发的愤怒不只局限在八卦版面上。对女演员郑爽的指控主宰了网上的讨论,引发了公众、官方新闻媒体,甚至中共一个强大法律机构对生育话题的激烈反应。官员们认为,中国应该更加严格地限制寻找代孕妈妈的做法。
除了明星分手的龌龊细节外,这桩围绕着郑爽的丑闻还触及了中国的一个敏感话题。中国有对女性生育权利严格限制的不光彩历史,而且生育在很大程度上仍与传统的家庭观念联系在一起。
尤其是,丑闻暴露了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代孕已经成为有意愿、有能力去国外寻找代孕妈妈的中国人的流行选择
广告
中国限制医疗机构提供代孕服务,但并不限制人们使用代孕服务,上海正策律师事务所民商事法律争议方面的执业律师虞元坚说。
对生育技术总体上的限制已遭到越来越多的质疑,一些人指出,中国的出生率已降到历史最低水平,而女权活动人士则谴责政府控制女性身体的法律。
曼谷一家专门从事生育治疗的医院打出的中文海报,推广体外受精。
曼谷一家专门从事生育治疗的医院打出的中文海报,推广体外受精。 Lillian Suwanrumpha/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很多寻找代孕妈妈的是失去孩子或有生育问题的夫妇,上海德美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马宁说。他说,他曾和客户一起审查与海外代孕机构签的合同。
“我接触到的这些客户,其实他们也蛮无辜的,”马宁说。他还说,“非常想要孩子,家庭实力也允许。”
郑爽的律师和她前男友、电视制片人张恒的律师都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尚不清楚他们为什么要用代孕生孩子。
丑闻是在郑爽的电话录音被发到网上后曝光的,随后被中国新闻媒体广泛报道。郑爽的父亲郑成华在其微博认证账户上说,这些录音“完全是断章取义”。微博是中国流行的社交媒体平台。郑成华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
广告
郑爽在录音中似乎对代孕者已经怀了几个月的孕、过了可堕胎期限感到恼火,这在中国尤为让人愤怒。
郑成华在网上说,张恒试图迫使他的女儿达成和解,以解决她为一笔贷款赢得的300万美元的法律判决,并说张恒没有偿还这笔贷款。张恒正在向上海一家法院提起上诉。
现年29岁的郑爽在其官方社交媒体账户上说,她与现年30岁的张恒的争吵“是自己非常伤心和私密的事情”。郑爽在几年前曾是中国最受欢迎的女演员。
她没有得到多少人的同情。奢侈时尚品牌普拉达(Prada)表示,已经取消了她的品牌大使合同,一家化妆品公司和钟表制造商也这样做了。颁发中国电影行业最高奖的委员会取消了郑爽2016年获得的“中国近现代题材电视剧最佳女演员”和2014年获得的“全国观众最喜爱十佳电视明星”的称号。
周二,中国主要的官方电视台央视在微博上对代孕发出谴责,称“其对生命的漠视令人发指”。
虽然没有提及郑爽的名字,但央视的微博说,代孕可能会导致随意抛弃胎儿,比如一对夫妇想要男孩,而代孕妈妈怀上的是女孩。中国已在20世纪90年代将胎儿性别鉴定列为违法行为,以防止基于性别选择的堕胎。由于传统上的重男轻女,基于性别选择的堕胎已导致中国的男性比女性多出好几百万
广告
在央视发声的同一天,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指责郑爽安排代孕是“钻法律空子”。
其他官方媒体呼吁全面禁止代孕。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下属的一家媒体发视频解释了为什么不能让代孕合法化。中华全国妇女联合会是一个政府支持的组织,通常与党的路线保持一致。批评者认为,代孕让富人剥削那些没有其他挣钱途径的弱势女性。
但这起丑闻也发生在中国的一些人正在重新思考这些观念的时候。中国不断下降的出生率促使一些女权活动人士、学者和其他人质疑中国对代孕和卵子冷冻等生殖技术的限制。女权团体还提到了曾经实行的独生子女政策的骇人后果,该政策曾导致强制堕胎,以及政府为控制人口干预妇女的生育选择。中国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目前的人口为14亿。
独生子女政策的放宽和不育症患者的增加促使富裕的单身女性、同性恋伴侣和其他人去海外获取生育帮助。
独生子女政策的放宽和不育症患者的增加促使富裕的单身女性、同性恋伴侣和其他人去海外获取生育帮助。 Wu Hong/EPA, via Shutterstock
近年来,随着社会规范的变化、独生子女政策的放宽,以及不孕不育现象的增多,代孕已成为越来越受欢迎的选择,富裕的单身女性、同性恋伴侣和其他人前往海外寻求生育帮助。
据总部设在香港的数字媒体公司端传媒称,每年大约有1000名通过体外受精的中国婴儿在美国出生,关于代孕的法律各州不尽相同。这种做法已如此流行,中国最大的在线旅行服务公司携程旅行网甚至为一些公司经理提供冷冻卵子的补贴。
在一段电话录音中,郑爽对自己父母和张恒的父母说,如果她与张恒和好的话,他们仍然能用她冷冻的受精卵生孩子。
广告
在对郑爽的公众愤怒不断增长时,女权组织对张恒没有受到多少批评表示失望。女权活动人士、北京一家维护女性权利的非营利组织的联合创始人冯媛说,女性经常因她们与伴侣一起做出的生育决定受指责,导致更严格地限制女性使用生育服务。
“虽然争论的主要话题是代孕,但郑爽似乎是唯一的攻击目标,网民们都不提张恒,”冯媛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