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岁的骆华忠做过很多工作:自2007年从职业高中辍学后,他当过轮胎厂工人、工厂质检员、保安,也在横店当过群演。他做的最轰动的一件事,是“躺平”。
他把自己的生活记录在一个《躺平即是正义》的帖子里,说“躺平才是人生真理”,人生就是“换着方式”“躺躺躺”。他对生活的超然态度迅速在互联网上吸引了一大批年轻拥趸,也因此引发了一场有关“躺平”是否“可耻”的大论战。
但对骆华忠来说,这些喧嚣太远。在杭州建德的一个村子里,他继续实践着自己的“躺平”生活。他在自家院子里种菜,喂了七只母鸡、五只母鸭,经常吃面,有时会加一颗蛋。他常去江边游泳,不时读读哲学书。在他看来,“躺平”不是一件那么复杂的事,“其实躺着也可以锻炼你的腹肌”。
是什么启发了骆华忠的“躺平”想法?他为何决定抛弃传统中国社会对人生价值的定义,选择去过另一种生活?他对当下的中国社会又有什么样的观察?带着这些问题,我们对骆华忠进行了采访。以下内容经过编辑和删节。
在家附近的江上“躺平”。
在家附近的江上“躺平”。 Courtesy of Luo Huazhong
问:您现在每天的生活是怎么样的呢?
答:每天睡到自然醒,然后在家锻炼一下,吃点简单的食物。下午可能是爬爬山、游游泳这样子。我也喜欢网上冲浪的,因为现在是信息化时代。基本上爱好就这些,不是那种非常丰富的生活。
我们国家的经济发展数据不断地攀升,但是我总体上感觉,尤其这几年,你发现没有?很多年轻人的心理可能都出现问题了,这些东西只会让人越来越累,有很多不必要的东西。
我做什么事特别慢,因为我不用为其他人做事。我们都是强调主观的感受,然后一切从简,尽量减少其他欲望。我还喜欢去旅行,喜欢融入自然,我觉得这样才是比较接近幸福的状态。
广告
问:这个帖子为什么发出来呢?
答:当时是4月14号,一个人口普查的官员说4月中旬会公布人口数据。我们等到4月17号还是没有发,然后贴吧在谈论一些关于人口方面的东西:为什么人这么多还是要一直生一直生?人多了怎么可能过上幸福生活?是这么一个概念范围的讨论,然后我就把我的想法提出来。我认为中国自古谈论的都是一些伦常的问题,但是从来没有关注人本身的精神方面的问题,也就是我说的人的主体性的问题,所以我就顺便把我的想法提出来了,沿用古希腊的智者运动和“人是万物的尺度”。
我不是像他们那样很冷静地、很审慎地在分析一些问题,拿出一些数据的对比来说明问题,我是以一种个人视角出发的,我是以我自己个人一个底层人士的视角出发,以底层男人的一个内心的独白的方式写出来的。所以是比较感性的东西,我觉得它不是理性的,我表达的一个想法是想形成一种更多元的价值观。
我就是说,想重新找回人对精神世界的探索,重新有更加多元的思想探索,脱离价值一元论,另外开辟一条道路出来。但是我也明白这毕竟不可能成为主流的,因为这样的话,它对撼动整个社会的价值观都会有影响,所以它注定只是一小部分人的一种可选择权。
问:发帖的时候有想到会引起这么大的关注吗?
答:我当时(是)带着娱乐的心理性质的,我这个人不是那么严肃的一个人,是比较有娱乐精神的一个人。这肯定是娱乐性质的呀,谁会把他当真。
广告
在横店“躺平”。
在横店“躺平”。 Courtesy of Luo Huazhong
问:在帖文里说,心情好的时候会去横店躺,为什么想要去横店呢?您都演过什么样的角色?
答:因为横店很自由,那里的工作跟社会上其他工作不太一样。群众演员的工作是,你想工作就工作,你不想工作了就不工作。
每天基本上也就是在等待主角化妆,我们做一个移动的背景。我们躺地上,然后要把那个情景烘托出来。
我演过老百姓、刺客和士兵,各种各样的角色。
 问:您躺着演尸体的时候,会想什么?
答:主角在说台词的时候或者在拍一些宏大的战争场面的时候,我会想,如果我是主角,我会用什么语气来说这些台词?会用什么表情来说?
事实上是,大部分人躺着可能已经在打呼噜睡觉了。
问:您为什么不喜欢现在的主流价值观?
答:(现在的社会)不是为了人的发展,而是人为了这些东西而发展,反过来了。这些钢筋水泥,一些数据华丽的办公楼,一些冰冷的没有什么价值的东西,已经成为了人追求的全部了。
广告
说明我们奋斗只是为了成为人上人,没有这种“人是万物的尺度”的这种思想。那只能是一个尊卑的社会,我们只能不断地接受精英人士、上层人士的批评,接受他们的说教。但年轻人有非常反叛的思想,他会有自己的思想,包括世界上很多变革的东西,全都是年轻人带来的,不可能是这些既得利益者(带来)的。
一个好的社会是可上可下的,你不用跟我强调这些,我随便做点什么,我慢慢生活就行了,强调“人”的一个生活,不用攀比定位,我自己过我的就可以了。现在都是紧绷着神经,我就感觉这个世界为什么这么不美好?
问:您觉得理想的生活状态是什么样的?
答:我想要的就是那种自然的、极简的、慢节奏的,然后还可以表达自己思想的。我们中国思想家不是有一个老子嘛,可以这样说,老子才是中国唯一的哲学家。我可以慢节奏地生活,可以自由地表达我的想法,这些就够了。我觉得不用弄那么麻烦,我不认可那种纸醉金迷的那些这些的东西。
我看见一些东西,看见一些现象,我都会想到背后形成的原因,看看到底是什么地方出问题了。我会比一下东西方的思想,到底是哪个节点出问题了,怎么会形成完全不同的文化,我都会想这些东西。
这些东西工作的人可能是不会去想的,他就自己埋头工作,但是我觉得还是很重要的。一个人首先要知道世界到底是怎么样的吧,然后(才是)我们应该要怎么样。
问:您觉得为什么这么多年轻人都对“躺平”产生了共鸣?
答:我觉得我们的社会就是一个等级森严的尊卑社会体系。共鸣的话是因为这几年出现了很多的成功学的激励家,(年轻人)看破了他们伪善的嘴脸。人活着应该是可上可下的一种生活方式,现在变成一种全民打鸡血的,这不太妥当。
问:有人说“躺平”是可耻的,年轻人应该要努力,未富先躺是需要警惕的,您怎么看这种说法呢?
广告
答:我们是不可能富的,因为人口基数摆在这里,你平摊一下有多少钱,而且数据查一下就知道贫富差距。他们总是忽略这方面非常现实的问题,只是谈一些老生常谈的东西——年轻人要奋斗。这个谁不会说。奋斗有什么用?我得到什么?我的精神位置在哪里?我追求的终极价值是什么?这些一概没有。
 (这个社会里)追求的终极价值只不过是结婚生孩子这种家庭关系的形成,但是这种东西在全世界绝大部分地区只是一种个人选择而已。现在这些东西也是慢慢被解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