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中国于上周五启动了全国碳排放权交易市场,这是人们期待已久的气候变化应对举措。
该交易市场将污染排放权转化为可供买卖的配额,是中国政府正在实施的一揽子政策的一部分,旨在证明其在未来几十年大幅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的承诺。
以下是这一机制的运作原理及其作用。
该市场对中国在气候问题上的雄心至关重要。
4月,北京的一个巨型屏幕上播放着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美国领导的气候峰会的画面。习近平承诺在2060年以前实现碳中和。
4月,北京的一个巨型屏幕上播放着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美国领导的气候峰会的画面。习近平承诺在2060年以前实现碳中和。 Greg Baker/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试图将他的国家塑造成一个对环境负责任的世界大国,并承诺应对气候变化。该市场是北京努力的最新成果,按排放量计算,它将立即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碳市场。
去年,习近平在气候问题上做出了两个重大承诺。他誓言,中国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将在2030年前达到峰值。他说,中国还将在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这意味着届时中国排放到大气中的二氧化碳量将通过植树造林等方式得到抵消。
广告
习近平的承诺如果得以实现,将对全世界对抗气候变化的努力产生重大影响。除非中国和其他大国采取紧急行动削减温室气体排放,否则旨在本世纪将全球变暖控制在2摄氏度(3.6华氏度)——并努力限定在1.5摄氏度——以内的一项国际协定将无法实现。
自2006年前后取代美国成为全球最大污染国以来,中国在国内外都承受了减少排放和缓解气候变暖的巨大压力。根据荣鼎咨询(Rhodium Group)的数据,2019年,中国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占全球的27%,超过了排在其后的三个最大排放方——美国、欧盟和印度——的总和。
以下是碳排放权交易的机制。
河津一家煤炭加工厂排出的烟雾和蒸汽。在中国的碳市场里,控制温室气体排放的责任由企业承担。
河津一家煤炭加工厂排出的烟雾和蒸汽。在中国的碳市场里,控制温室气体排放的责任由企业承担。 Olivia Zhang/Associated Press
这些碳排放市场的运作方式,是通过限制企业排放的二氧化碳量,创造竞争以鼓励企业提高能源效率,采用清洁技术。
成功减少碳排放的企业可以出售未使用的污染配额;超过排放限制的企业可能就必须得购买更多配额或支付罚款。
通过拍卖配额和逐步减少企业被允许排放的污染量,政府可以推动企业竞相采用碳减排技术。
广告
上周三,中国生态环境部副部长赵英民在北京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与自上而下的行政措施相比,排放权交易是一种更有效灵活的减排手段。
“(这)既能够将温室气体控排责任压实到企业,又能够为碳减排提供相应的经济激励机制,”他说。
中国碳市场的启动酝酿已久。
淮北一处矿场里的工人正在分拣煤炭。碳交易市场只覆盖了供电供暖的煤炭和天然气厂。
淮北一处矿场里的工人正在分拣煤炭。碳交易市场只覆盖了供电供暖的煤炭和天然气厂。 Huang Shi Peng/Chinatopix, via Associated Press
十多年前,中国政府开始了碳交易的地方试点。在2015年与贝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总统举行峰会会晤时,习近平表示,建立一个国家级交易机制将是中美气候合作的基石。
但中国当局一直在努力为全国范围内的启动做准备。
要保证交易市场能发挥作用,监管机构必须准确统计工厂和发电厂的排放量,并确保这些污染源不能靠隐瞒或操纵排放数据作弊。
广告
但在工业基础庞大、监管相对薄弱的中国,这可能是个挑战。参与这个新市场的一家位于中国北方内蒙古的公司,本月因虚报碳排放数据被罚款
中国政府起初表示,该市场可能包括钢铁制造、水泥和其他行业,以及发电厂。但它还是缩小了范围,只覆盖了供电供暖的煤炭和天然气厂——这一行业的参与者较少,更容易监管。未来几年,其他行业也可能被纳入市场。
“现在从电力行业开始,因为电力行业数据质量、各方条件比较成熟,”清华大学能源环境经济研究所执行所长张希良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但是我觉得很快,比如说水泥、电解铝、钢铁这些行业,也会进来。”
即便如此,中国煤炭和天然气发电行业规模太大,以至于该市场已经覆盖了全球二氧化碳排放总量的约十分之一。约有2225家发电厂运营商——其中许多是中国国有电力企业集团的子公司——被选中在上海环境能源交易所的平台上进行交易。
到目前为止,最大的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在欧洲,其次是加州。最终,这些市场和其他排放权交易项目可能会互相关联,创造一个潜在的全球市场。不过,目前中国的碳市场仍不允许国际投资者或金融企业进入。
该市场可能需要数年时间才能达成目标。
2月北京的空气污染。大多数专家预计,中国的碳交易项目还需要数年时间才能成熟到变为遏制排放的有效手段。
2月北京的空气污染。大多数专家预计,中国的碳交易项目还需要数年时间才能成熟到变为遏制排放的有效手段。 Carlos Garcia Rawlins/Reuters
在周五上午中国碳市场启动后达成的第一笔交易里,一家公司支付了790万元,以每吨约52.78元的价格购买了16万吨的排放量。一家中国媒体称这一新市场是应对全球变暖的“重大里程碑”。
“未来碳市场价格肯定还会上涨,”清华的张希良教授说。“我的看法是配额分配未来会更紧,碳价上升可能到15美元,翻番也可能。”
广告
但大多数专家预计,中国的这个项目还需要数年时间,才能成熟到变为遏制排放的有效手段。
参与其中的发电厂可以获得免费的污染配额,让它们习惯报告数据和交易。运营该项目的生态环境部表示,以后可能会引入配额拍卖。
中国的交易项目并没有对发电企业可以排放的二氧化碳量设置一个固定上限;而是对每单位发电的碳排放量作出了限制。这种宽松的做法意味着企业减少污染的压力更小,至少在一开始如此。
但随着时间推移,特别是当中国对排放设定上限,并对超标排放进行更严厉罚款的话,这一计划的威力可能也会越来越大。
“我觉得碳市场对电力行业的影响应该是Far reaching(深远)的,不一定是能够发挥马上的作用,”美国环保协会(Environmental Defense Fund)中国项目的首席代表张建宇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它影响的主要是我们对电力整个结构的规划,将碳成本显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