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东莞——在中国这座巨大的工厂之城的北郊,闪烁着电焊的火光,工人们正在完成一个燃气发电厂的建设工作,新电厂将取代令周遭笼罩在烟尘下的燃煤电厂。
这是正在建设的几座大型燃气发电厂之一,以便为这座拥有约1000万人口的庞大工业城市提供更多的电力。不断增长的电力需求已引发了目前正在波及中国东部地区的限电和停电,并威胁到了国际供应链。
这些正在建设的发电厂凸显了全球减缓气候变化努力的一个令人不安的现实。中国的化石燃料消耗比世界上其他国家都要多,使其成为全球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温室气体排放是地球变暖的原因。而且,中国对电力的强烈胃口仍在变大。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已经做出承诺,中国因燃烧煤炭、天然气和石油而产生的二氧化碳和其他气体将在2030年前后达到峰值,并将在那之后,在2060年左右实现碳中和。但气候科学家警告,各国必须从现在开始快速放弃化石燃料,以避免气候变化带来的最具灾难性的后果。
广告
几周后,联合国将在格拉斯哥召开重要的气候峰会,人们目前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中国,以及它是否会采取更多减排措施上。世界最高能源机构上周表示,中国“有(减少污染)的途径和能力”。中国的行动可能对已经处于关键时刻的地球气候产生重大影响。
“我们希望看到来自中国的雄心,”英国掌管国际气候谈判的议会议员阿洛克·夏尔马(Alok Sharma)说。“目前,中国的排放量占全球总量的近四分之一。中国将是确保我们获得成功结果的一个关键部分。”
中国今年已采取了一些重要措施,开始限制煤炭使用,这是一种最脏的化石燃料。习近平在今年4月放话,“中国将严控煤电项目”。他还说,中国的煤炭消费将在2025年达到峰值,然后在接下来的五年里逐渐减少。
习近平做出这一承诺后,地方政府放缓了国内新建燃煤电厂的审批速度,此前,相关项目曾在2020年出现大幅增长。一些省份(比如沿海的山东)已在今年夏天下令关停了省内最老、效率最低的燃煤电厂。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今年9月在联合国大会上发表视频讲话时宣布,中国将停止为在海外建设新燃煤发电厂提供资金。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今年9月在联合国大会上发表视频讲话时宣布,中国将停止为在海外建设新燃煤发电厂提供资金。 Pool photo by Mary Altaffer
中国西南部建设中的云南白鹤滩水电站。虽然中国消耗的化石燃料比任何其他国家都多,但中国也在对清洁能源进行大量投资,并在水电、太阳能和风电领域处于世界领先地位。
中国西南部建设中的云南白鹤滩水电站。虽然中国消耗的化石燃料比任何其他国家都多,但中国也在对清洁能源进行大量投资,并在水电、太阳能和风电领域处于世界领先地位。 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今年9月,习近平在联合国大会上宣布,中国将停止在海外建设新燃煤发电厂。一些美国专家表示,这是重要的一步,但还不够。
“对中国来说,主要的事情是承诺现在、在这个十年里大幅削减碳排放,像美国、欧盟和其他国家已宣布的那样,”曾在奥巴马总统任内担任气候特使的托德·斯特恩(Todd Stern)在Twitter上写道。
广告
拜登总统的国际气候特使约翰·克里(John Kerry)一个月前在天津时指出,中国仍计划建设总量为247亿千瓦的新燃煤发电厂。这几乎是德国煤炭发电总量的六倍。克里说,中国的计划“会实际上抵消世界其他国家”将全球变暖控制在相对安全水平的能力。
“世界能承受已是全球第一大排放国的中国,在未来10年里继续增长这些排放量吗?不能,”克里在接受采访时说。
过去30年里,中国的能耗增长是爆炸性的。中国每年的煤炭消耗量超过世界其他国家的总和,每年的石油消耗量几乎与美国相当。
但中国也正在大量投资清洁能源领域。中国在水力发电、太阳能和风电领域都处于世界领先地位。虽然中国可建造水力发电大坝的河流已所剩无几,但近年来,中国建设太阳能和风电项目的速度已超出任何其他国家。
但这仍然不够。“新增的可再生能源产能仍跟不上电力需求的增长,”香港咨询公司大屿山集团(Lantau Group)的能源分析师余德伟(David Fishman)说。
美国和欧洲能够更容易地减少排放,因为它们的经济一直增长缓慢。美国的能源消耗在新冠病毒大流行前的十年里几乎没有增长,并在去年出现了大幅下降。欧洲的能源消耗甚至在疫情之前就在逐渐下降。
广告
具体到美国来说,美国一直能够通过逐渐从燃煤转向更大程度地依赖天然气(燃烧天然气排放的二氧化碳量约是燃煤的一半),以及增加可再生能源的使用来减少碳排放。
但中国需要找到一个在生产更多电能的同时减少碳排放的方法,这是个艰巨的任务。
美国和其他国家正在向中国施压,要求它同意帮助实现将本世纪全球变暖幅度控制在不高于工业革命前1.5摄氏度的目标。科学家说,变暖超过这个阈值,将让地球受到不可逆转的破坏。随着各国继续向大气层排放二氧化碳,地球的温度已经上升了约1.1摄氏度。
工人正在给海安太阳能电站的光伏板做维修。
工人正在给海安太阳能电站的光伏板做维修。 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江苏天工国际钢铁厂。钢铁和水泥生产的碳排放占中国碳排放总量的四分之一。
江苏天工国际钢铁厂。钢铁和水泥生产的碳排放占中国碳排放总量的四分之一。 Hector Retamal/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中国是少数几个尚未同意1.5摄氏度目标的国家之一。
让问题变得复杂的是,中国认为气候变化主要是美国的责任。美国在过去一个世纪里释放的人为二氧化碳比任何国家都多,尽管中国目前是遥遥领先其他国家的最大排放国,而且中国的累积排放量也正在迅速赶上美国。
中国也对拜登政府要求其加大应对气候变化力度的压力表示不满。这是因为前总统特朗普曾在2017年让美国退出了各国为应对气候变化签订的《巴黎协定》。特朗普的决定实质上让美国在气候问题上的进展停滞了四年。
广告
“他们认为美国没有资格对他们指手画脚,”乔治敦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研究中国气候政策的专家乔安娜·I·刘易斯(Joanna I. Lewis)说。
另外,拜登政府对中国感到恼火是因为它威胁称,如果继续在人权和其他问题上挑战北京,将停止在气候变化问题上与美国合作。
中国能源消费显著增长的主要原因是制造业。虽然中国人口只占世界人口的五分之一,但中国生产了世界三分之一的工业产品。随着世界各国在新冠病毒大流行的19个月后重新恢复经济,全球对中国的健身器材、空调和其他产品的依赖也急剧上升。
不过,推动中国碳排放的最大因素是国内对钢铁和水泥无休止的需求。钢铁和水泥是住宅楼、高铁、地铁和其他大型建筑项目的关键原材料。生产这两种原材料的碳排放约占中国碳排放总量的四分之一。
电力短缺已在过去两周里导致数千家工厂临时停工,并导致中国东南部地区的低层建筑电梯停运。中国东北的一些市政供水站已被迫停止运行。停电也影响到家庭,这让人们更有理由进一步投资化石燃料发电厂。
汤幼松在东莞南部经营一家生产定制螺丝的工厂。与工厂隔街相望的地方正在为通用电气公司生产的三个巨型燃气涡轮发电机打地基。尽管噪音很大、灰尘飞扬,唐先生对发电厂的建成还是迫不及待。
“电很重要,”汤幼松说。由于限电,他的工厂曾在9月底停了四天工。“我们需要电,就像我们需要吃饭、睡觉。”
在紧挨东莞宁洲燃气电厂的一个小机械车间工作的工人胡级雁说,车间上周受到了停电的困扰。
在紧挨东莞宁洲燃气电厂的一个小机械车间工作的工人胡级雁说,车间上周受到了停电的困扰。 Gilles Sabrié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中堂燃气项目施工现场。“我们需要电,就像我们需要吃饭、睡觉,”当地一家工厂的经理说。
中堂燃气项目施工现场。“我们需要电,就像我们需要吃饭、睡觉,”当地一家工厂的经理说。 Gilles Sabrié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随着中国遭遇电力短缺,2016年前后已基本停止的煤矿投资开始复苏。
虽然中国在2025年之前仍允许建设燃煤发电厂,但该国电力行业的许多人预计,2025年后将禁止新煤电项目。中国的电力公司目前正试图做出是否要在这个最后期限前加快建成更多媒电项目的决定。煤电项目在中国一些沿海地区仍有利可图,因为这些地方多云少风,导致太阳能和风电的可行性降低。
广告
中国内陆地区的可再生能源发电量有时超过附近的消费需求,但有时生产的电量又太少。就在五年前,三个拥有丰富太阳能和风能的内陆地区——人口稀少的内蒙古、新疆和甘肃——生产的电能有高达40%被浪费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中国修建了将内陆与沿海地区连接起来的超高压输电线。但仍需建设更多的输电线。刘易斯说,如果扩大输电网的话,“可以通过清洁能源来满足新需求。”
中国政府也试图用市场的力量来发展可再生能源。中国政府已下令,在主要由煤炭生产的电力出现短缺的时候,公用事业公司向工业和商业用户收的电价,最高可高出用可再生能源生产的电价五倍。
尽管北京已经制定了目标,但各省的政府有自己的考虑。
“现在上演的是拉锯战,”塔夫茨大学弗莱彻学院(Fletcher School of Tufts University)研究中国气候政策的教授凯利·西姆斯·加拉格尔(Kelly Sims Gallagher)说。“中央政府正在试图减少煤炭生产,而地方政府正在干相反的事情。他们想重新开工或新建工厂,让当地经济在疫情后重新运转起来。”
宋河万是一名自行车修理工,他工作和生活的地方就在东莞北郊即将建成的新燃气发电厂附近。他说,他一点也不想念那个燃煤发电厂。“衣服挂在外面,会给弄脏。白色的车子停在这儿,过会儿也脏了,”他说。
这种经历让宋河万对发电厂的总体态度是没有热情。但他担心,如果不用新发电厂来取代被拆除的燃煤发电厂的话,中国经济40年的快速增长可能会结束。“没有电的话,日子就会回到70年代,”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