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新冠病毒新变异株的威胁,就在全世界仍难让成年人打上疫苗之际,中国已经展开了一场号称能让这个国家更好地抵御新冠的声势浩大的运动:到今年年底,为国内1.6亿儿童完成接种。
这场运动得以迅速开展,部分推动力来源于用红花贴纸、气球和一盒盒玩具,用来奖励被护士赞为“接种小勇士”的孩子们。政府最新数据显示,10月底启动这项运动后的前两周内,已有8400万3–11岁的儿童人接种了两剂疫苗的第一针,占到该年龄段总人口约一半。
相比之下,同时期美国5–11岁的儿童中有260万人完成了一剂疫苗接种,约占该年龄段总人口的10%
这是中国向群体免疫迈进的不懈努力的一部分,群体免疫是指有足够多的人对病毒具备免疫力,从而让病毒无法在人群中传播。距离北京冬奥会还有不到三个月时间,中国官员正在加速推进这一战略。中国已有11亿成年人接种了疫苗,儿童也被视为此战略取得成功的重要环节。
广告
在这个儿童疫苗安全问题曾经多发的国家,这场运动面临着巨大的阻碍,包括家长的不情愿。政府坚称给儿童接种疫苗遵循自愿原则,但很多家长描述他们受到了给孩子接种疫苗的压力。
当游寻(音)拒绝让三岁的儿子在宁波市接种疫苗时,这个男孩突然被学校送回家了。“紧急通知!紧急通知!请所有未接种新冠疫苗的宝贝,家长现在来幼儿园把孩子接回家哈,”他收到的信息中写道。
因为害怕不接种就不能上学,许多家长赶紧带儿女打了疫苗。游寻和妻子决定不打,他们担心疫苗对年幼群体可能有害。幼儿园好几天都没有回应,随后他找到地方当局,就儿子等于是被园方开除这件事发起投诉。
官员告诉他,没有规定禁止没打疫苗的小孩上学。于是,游寻第二天就把儿子送回了幼儿园。“从上到下,都是变相强制在打,”他说。
中国的目标是在今年年底前为国内1.6亿儿童完成新冠疫苗接种。
中国的目标是在今年年底前为国内1.6亿儿童完成新冠疫苗接种。 Getty Images
虽然中国的疫苗总体上被认为是安全的,但该国也有疫苗失效和封锁负面事件消息的历史。
 在2018年的一起丑闻中,可能有数十万儿童接种了失效的白喉、破伤风和百日咳疫苗。2013年,17名婴儿在接种了中国生产的乙肝疫苗后死亡。该疫苗此后仍被广泛使用,而当局迅速将批评者噤声
广告
群体免疫是大多数国家已经放弃的目标,尤其是在奥密克戎和德尔塔这些新变异株出现后,但中国仍将其作为重新开放边境的先决条件。
“他们希望通过提高疫苗接种率,给未来的开放带来信心,”西东大学全球健康研究中心主任黄严忠表示。
实现这个目标将是困难的,部分原因是中国疫苗的效力似乎不如其西方疫苗。仅仅依靠现有的疫苗,“中国不太可能建立这种群体免疫,”他说道。
尽管如此,官员们还是不遗余力地将疫苗注射进年龄最小的国民群体的手臂里。全国各地的幼儿园教师都在以个人名义催促家长“尽快行动”,让他们的学生打上疫苗。“请响应国家号召,带领孩子主动、积极接种疫苗,”某地教育局在给家长的公开信中写道。
根据《纽约时报》查阅的采访和信息,在东部城市杭州、南部城市广州和深圳、还有北京,各地幼儿园都在家长参与的私人聊天群中发出通知,暗示必须接种疫苗。家长们经常被要求公开回答自己的孩子是否接种过一剂。如果家长拒绝回答,就会被要求以书面形式提交不让孩子接种疫苗的原因。
在回应置评请求时,广州和宁德教育局的官员表示,3–11岁儿童的疫苗接种不是强制性的。广州办事处的一名官员表示,没有发布禁止未接种疫苗的儿童上学的指令。
上个月,迪士尼员工在上海迪士尼度假区接受新冠肺炎检测。
上个月,迪士尼员工在上海迪士尼度假区接受新冠肺炎检测。 Chinatopix via Associated Press
中国在6月批准了在3–17岁的青少年人群中使用其科兴和国药疫苗。但直到10月底,除了年龄较小的高风险儿童外,只有12岁及以上的儿童才能接种疫苗。
 尽管提供的数据有限,但这两种疫苗是根据1期和2期试验获得批准的,这些试验表明它们对儿童是安全的。国家卫健委表示,相比较大儿童和成人,疫苗在3–11岁人群中的安全性和免疫原性与18岁以上的人群没有显著性差异。
广告
尽管如此,一些家长还是感到不安。
11月5日,在南方城市深圳,尼古拉斯·张(音)在其五岁女儿的幼儿园班级家长群里收到一条消息。张先生说,学校通知家长,他们的孩子必须接种疫苗。他和他的妻子都接种了疫苗。两人还在犹豫。
“我们国家大面积打了之后,有多少不良的反应?”35岁的张先生说,“也没有公共媒体去跟进报道,或者国家的有关的部门去真的去公开去处理这个事情。”
中国是世界上最后一个仍在坚持清零政策的国家,官员们没有表现出改变路线的打算。在小规模暴发期间,数百万人口的城市继续被封锁;上海迪士尼乐园等旅游景点关门进行现场核酸检测。尽管面临被关进监狱的风险,人们仍然隐瞒感染、掩盖症状或试图逃避隔离。
“这就是集体力量,所以如果你不遵守,你就会被甩在后面。你的孩子会被社区和他们的老师看不起,”纽约大学全球健康教授、中国公共卫生政策专家吴蓓说。
尽管像游讯和张先生这样的父母心存疑虑,但到今年年底,中国可能会成功让大多数少年儿童接种疫苗。当局鼓励护士、医生和社区卫生工作者说服每一位父母,他们的孩子应该接种,这不仅是为了自己的健康,也是为了国家的利益。
广告
执政的共产党将该国的低新冠数字——死亡人数不到5000——作为证据,表明中国的威权模式优于世界其他地区,然而其边境仍然关闭,普通公民的个人自由在疫情期间受到严格限制。
“我们需要的是集体的自由,社会的自由,国家的自由,”中国顶级疾病专家钟南山说。“只有有这些自由才会有个人的自由。”